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自傳》    P 13


作者:沈從文
頁數:13 / 96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自傳》

作者:沈從文
第13,共96。
我生活中充滿了疑問,都得我自己去找尋解答。我要知道的太多,所知道的又太少,有時便有點發愁。就為的是白日裡太野,各處去看,各處去聽,還各處去嗅聞,死蛇的氣味,腐草的氣味,屠戶身上的氣味,燒碗處土窯被雨以後放出的氣味,要我說來雖當時無法用言語去形容,要我辨別卻十分容易。蝙蝠的聲音,一隻黃牛當屠戶把刀進它喉中時歎息的聲音,藏在田塍土穴中大黃喉蛇的鳴聲,黑暗中魚在水面撥剌的微聲,全因到耳邊時份量不同,我也記得那麼清清楚楚。因此回到家裡時。夜間我便做出無數希奇古怪的夢。這些夢直到將近二十年後的如今,還常常使我在半夜裡無法安眠,既把我帶回到那個「過去」的空虛裡去,也把我帶在空幻的宇宙裡去。
在我面前的世界已夠寬廣了,但我似乎就還得一個更寬廣的世界。我得用這方面得到的知識證明那方面的疑問。我得從比較中知道誰好誰壞。我得看許多業已由於好詢問別人,以及好自己幻想所感覺到的世界上的新鮮事情新鮮東西。結果能逃學時我逃學,不能逃學我就只好做夢。
照地方風氣說來,一個小孩子野一點的,照例也必需強悍一點,才能各處跑去。因為一出城外,隨時都會有一樣東西突然撲到你身邊來,或是一隻兇惡的狗,或是一個頑劣的人。無法抵抗這點襲擊,就不容易各處自由放蕩。一個野一點的孩子,即或身邊不必時時刻刻帶一把小刀,也總得帶一削光的竹塊,好好的插到褲帶上,遇機會到時,就取出來當作武器。尤其是到一個離家較遠的地方去看木傀儡戲,不準備廝殺一場簡直不成。你能幹點,單身往各處去,有人挑戰時,還只是一人近你身邊來惡鬥。若包圍到你身邊的頑童人數極多,你還可挑選同你精力相差不大的一人,你不妨指定其中一個說:

「要打嗎?你來。我同你來。」

到時也只那一個人攏來。被他打倒,你活該,只好伏在地上盡他壓著痛打一頓。你打倒了他,他活該,把他揍夠後你可以自由走去,誰也不會追你,只不過說句「下次再來」罷了。
可是你根本上若就十分怯弱,即或結伴同行,到什麼地方去時,也會有人特意挑出你來毆鬥。應戰你得吃虧,不答應你得被仇人與同伴兩方面奚落,頂不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