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自傳》    P 14


作者:沈從文
頁數:14 / 96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自傳》

作者:沈從文
第14,共96。
感謝我那爸爸給了我一分勇氣,人雖小,到什麼地方去我總不害怕。到被人圍上必需打架時,我能挑出那些同我不差多少的人來,我的敏捷同機智,總常常佔點上風。有時氣運不佳,不小心被人摔倒,我還會有方法翻身過來壓到別人身上去。在這件事上我只吃過一次虧,不是一個小孩,卻是一隻惡狗,把我攻倒後,咬傷了我一隻手。我走到任何地方去都不怕誰,同時因換了好些私塾,各處皆有些同學,大家既都逃過學,便有無數朋友,因此也不會同人打架了。可是自從被那只惡狗攻倒過一次以後,到如今我卻依然十分怕狗。(有種兩腳狗我更害怕,對付不了。)
至於我那地方的大人,用單刀、扁擔在大街上決鬥本不算回事。事情發生時,那些有小孩子在街上玩的母親,只不過說:「小雜種,站遠一點,不要太近!」囑咐小孩子稍稍站開點兒罷了。本地軍人互相砍殺雖不出奇,行刺暗算卻不作興。這類善於毆鬥的人物,有軍營中人,有哥老會中老,有好打不平的閒漢,在當地另成一幫,豁達大度,謙卑接物,為友報仇,愛義好施,且多非常孝順。但這類人物為時代所陶冶,到民五以後也就漸漸消滅了。雖有些青年軍官還保存那點風格,風格中最重要的一點灑脫處,卻為了軍紀一類影響,大不如前輩了。
我有三個堂叔叔兩個姑姑都住在城南鄉下,離城四十里左右。那地方名黃羅寨,出強悍的人同猛鷙的獸。我爸爸三歲時在那裡差一點險被老虎咬去。我四歲左右,到那裡第一天,就看見四個鄉下人抬了一隻死虎進城,給我留下極深刻的印象。

我還有一個表哥,住在城北十里地名長寧哨的鄉下,從那裡再過去十里便是苗鄉。表哥是一個紫色臉膛的人,一個守碉堡的戰兵。我四歲時被他帶到鄉下去過了三天,二十年後還記得那個小小城堡黃昏來時鼓角的聲音。

這戰兵在苗鄉有點威信,很能喊叫一些苗人。每次來城時,必為我帶一隻小鬥雞或一點別的東西。一來為我說苗人故事,臨走時我總不讓他走。我歡喜他,覺得他比鄉下叔父能幹有趣。
第一部分 從文自傳第5節 辛亥革命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