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自傳》    P 30


作者:沈從文
頁數:30 / 96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自傳》

作者:沈從文
第30,共96。
當營上的守兵不久有了幾名缺額,我們那一組應當分配一名時,我照例去考過一次。考試的結果當然失敗。但我總算把各種技術演習了那麼一下。也在小操場槓桿上做掛腿翻上,再來了十個背車。又躥了一次木馬,走了一度天橋,且在平台上拿了一個大頂,再丟手側身倒擲而下。又在大操場指揮一個十人組成的小隊作正步,跑步,跪下,臥下種種口令,完事時還跑到閱兵官面前,用急促的聲音完成一種報告。操演時因為有鎮守署中的參謀長和別的許多軍官在場,臨事雖不免有點慌張,但一切動作做得還不壞,不跌倒,不吃砂,不錯誤手續。且想想,我那時還是一個十三歲半的孩子!這次結果守兵名額雖然被一位美術學校的學生田大哥得去了,大家卻並不難過,(這人原先在藝術學校考第一名,在我們班裡作了許久大隊長,各樣都十分來得。這人若當時機會許可他到任何大學去讀書,一定也可做個最出色的大學生。若機會許可他上外國去學藝術,在繪畫方面的成就,會成一顆放光的星子。可是到後來機會委屈了他,環境限止了他,自己那點自足驕傲脾氣也妨礙了他。十年後跑了半個中國,還是在一個少校閒曹的位置上打發日月。)當時各人雖沒有得到當兵的榮耀,全體卻十分快樂。我記得那天回轉家裡時,家中人問及一切,竟對我親切的笑了許久。且因為我得到過軍部的獎語,彷彿便以為我未來必有一天可做將軍。為了歡迎這未來將軍起見,第二天殺了一隻雞,雞肝雞頭全為我獨佔。
第二回又考試過一次,那守兵的缺額卻為一個姓舒的小孩子佔去了,這人年齡和我不相上下,各種技術皆不如我,可是卻有一分獨特的膽量,能很勇敢的在一個兩丈餘高的天橋上,翻倒觔斗擲下,落地時身子還能站立穩穩的,因此大家仍無話說。這小孩子到後兩年卻害熱病死了。
第三次的兵役給了一個名「田棒捶」的,能跳高,撐篙跳會考時第一。這人後來當兵出防到外縣去,也因事死掉了。

我在那裡考過三次,得失之間倒不怎麼使家中失望。家中人眼看著我每天能夠把軍服穿得整整齊齊的過軍官團上操,且明白了許多軍人禮節,似乎上了正路,待我也好了許多。可是技術班全部組織,差不多全由那教官一人所主持,全部精神也差不多全得那教官一人所提起,就由於那點稀有精神,被那位鎮守使看中了意,當他衛隊團的營副出了缺時,我們那教官便被調去了。教官一去,學校自然也無形解體了。

這次訓練算來大約是八個月左右,因為起始在吃月餅的八月,退伍是次年開桃花的三月。我記得那天散操回家,我還在一個菜園裡摘了一大把桃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