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自傳》    P 31


作者:沈從文
頁數:31 / 96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自傳》

作者:沈從文
第31,共96。
那年我死了一個二姐,她比我大兩歲,美麗,驕傲,聰明,大膽,在一行九個兄弟姐妹中,這姐姐比任何一個都強過一等。她的死也就死在那分要好使強的性格上。我特別傷心,埋葬時,悄悄帶了一株山桃插在墳前土坎上。過了快二十年從北京第一次返回家鄉上墳時,想不到那株山桃樹已成了兩丈多高一株大樹。
第一部分 從文自傳第9節 一個老戰兵

當時在補充兵的意義下,每日受軍事訓練的,本城計分三組,我所屬的一組為城外軍官團陳姓教官辦的,那時說來似乎高貴一些。另一組在城裡鎮守使衙門大操坪上操的,歸鎮守使署衛隊杜連長主持,名分上便較差些。這兩處都用新式入伍訓練。還有一處歸我本街一個老戰兵滕四叔所主持,用的是舊式教練。新式教練看來雖十分合用,鋼鐵的紀律把每個人皆造就得自重強毅,但實在說來真無趣味。且想想,在附近中營游擊衙門前小坪操練的一群小孩子,最大的不過十七歲,較小的還只十二歲,一下操場總是兩點鐘,一個跑步總是三十分鐘,姿勢稍有不合就是當胸一拳,服裝稍有疏忽就是一巴掌。盤槓桿,從平台上拿頂,向木馬上撲過,一下子摜到地上時,哼也不許哼一聲。過天橋時還得雙眼向前平視,來回作正步通過。野外演習時,不管是水是泥,喊臥下就得臥下。這些規矩紀律真不大同本地小孩性格相宜。可是舊式的那一組,卻太瀟灑了。他們學的是翻觔斗,打籐牌,舞長槊,耍齊眉棍。我們穿一色到底的灰衣,他們卻穿各色各樣花衣。他們有描花皮類的方盾牌,籐類編成的圓盾牌,有弓箭,有標槍,有各種華麗悅目的武器。他們或單獨學習,或成對廝打,各人可各照自己意見去選擇。他們常常是一人手持盾牌軍刀,一人使關刀或戈矛,照規矩練「大刀取耳」、「單戈破牌」或其他有趣廝殺題目。兩人一面廝打一面大聲喊「砍」、「殺」、「摔」、「坐」,應當歸誰翻一個觔斗時,另一個就用敏捷的姿勢退後一步,讓出個小小地位。應當歸誰敗下時,戰敗的跌倒時也有一定的章法,做得又自然,又活潑。作教師的在身旁指點,稍有了些錯誤自己就佔據到那個地位上去示範,為他們糾正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