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山鬼》    P 2

作者:沈從文
頁數:2 / 19
類別:文學

 

  萬萬當真不說了。但是毛弟想到他癲子哥哥的消息,立時又為萬萬服了禮。
  萬萬在草坪上打了一個飛跟頭,就勢只一滾,滾到毛弟的身邊,扯著毛弟一隻腿。

  「莫鬧,我也不鬧了,你說吧。我媽著急咧,問了多人都說不曾見癲子。這四天五天都不見他回家來,怕是跑到別村子去了。」
  「不,」萬萬說,「我就上到峒裡去,還不到頭門,只在那堆石頭下,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聲音又很熟。我就聽。那聲音是誰?我想這人我必定認識。但說話總是兩個人,為什麼只是一個口音?聽到說:」你不吃麼?你不吃麼?吃一點是好的。剛才燒好的山薯,吃一點兒吧。我餵你,我用口哺你。『就停了一會兒。不久又做聲了。是在唱,唱:「嬌妹生得白又白,情哥生得黑又黑;黑墨寫在白紙上,你看合色不合色?』還打哈哈,肏媽好快活!我聽到笑,我想起你癲子笑聲了。」
  毛弟問:「就是我哥嗎?」
  「不是癲子是秦良玉?哈,我斷定是你家癲子,躲在峒裡住,不知另外還有誰,我就大聲喊,且飛快跑上峒口去。我說癲子大哥唉,癲子大哥唉,你躲在這裡我可知道了!
  你說他怎麼樣?你家癲子這時真癲了,見我一到峒門邊,蓬起個頭瓜,赤了個膊子,走出來,就伸手抓我的頂毛。我見他眼睛眉毛都變了樣子,嚇得往後退。他說狗雜種,你快走,不然老子一巖頭打死你。身子一蹲就——我明白是搬大塊石頭了,就一口氣跑下來。癲子嚇得我真要死。我也不敢再回頭。「

  顯然是,毛弟家癲子大哥幾日來就住在峒中。但是同誰在一塊?難道另外還有一個癲子嗎?若是那另外一人並不癲,他是不敢也不會同一個癲子住在一塊的。
  「萬萬你不是扯謊吧?」
  「我扯謊就是你兒子。我賭咒。你不信,我也不定要你信。
  明兒早上我們到那裡去放牛,我們可上峒去看。「
  「好的,就是明天吧。」
  萬萬爬到牛背上去翻天睡,一路唱著山歌走去了。
  毛弟顧自依然騎了牛,到老虎峒的黑白相間顏色石壁下。
  這裡有條小溪,夾溪是兩片牆樣的石壁,一刀切,壁上全是一些老的黃楊樹。當八月時節,就有一些專砍黃楊木的人,扛了一二十丈長的竹梯子,腰身盤著一卷麻繩,爬上崖去或是從崖頂垂下,到崖腰砍樹,斧頭聲音它它它它……滿谷都是。
  老半天,便聽到喇喇喇的如同崩了一山角,那是一段黃楊連枝帶葉跌到谷裡溪中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