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山鬼》    P 3


作者:沈從文
頁數:3 / 19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山鬼》

作者:沈從文
第3,共19。
  接著不久又是它它它它的聲響。看牛看到這裡頂遭殃。但不是八月,沒有伐木人,這裡可涼快極了。沿這溪上溯,可以到萬萬所說那個碾房。碾房是一座安置在谷的盡頭的坎上的老土屋,前面一個石頭壩,壩上有閘門,閘一開,壩上的積水就衝動屋前木水車,屋中碾石也就隨著轉動起來了。碾房放水時,溪裡的水就要凶一點,每天碾子放水三次,因此住在沿溪下邊的人忘了時間就去看溪裡的水。
  毛弟到了老虎峒的石壁下,讓牛到溪一邊去吃水。先沒有上去,峒是在巖壁的半腰,上去只一條小路,他在下面叫:「大哥!大哥!」
  「大哥呀!大哥呀!」
  像打鑼一樣,聲音朗朗異常高,只有一些比自己聲音來得更宏壯一點的回聲,別的卻沒有。萬萬適間說的那巖鷹,昨天是在空中盤旋,此時依舊是在盤旋。在喊聲回聲餘音歇憩後,就聽到一隻啄木鳥在附近一株高樹上落落落落敲梆梆。

  「大哥呀!癲子大哥呀!」
  有什麼像在答應了,然而仍是回聲學著毛弟聲音的答應!
  毛弟在最後,又單喊「癲子」,喊了十來聲。或者癲子睡著了。

  一些小的山雀全為這聲音驚起,空中的鷹也像為了毛弟喊聲嚇怕了,盤得更高了。
  若說是人還在睡,可難令人相信的。
  「他知道我在喊他,故意不作聲,」毛弟想。
  毛弟就慢慢從那小路走,一直走到萬萬說的那一堆亂石頭處時,不動了。他就聽。
  聽聽是不是有什麼人聲音。好久好久全是安靜的。的確是有巖鷹兒子在咦咦的叫,但是在對面高高的石壁上,又聽到一個啄木鳥的擂梆梆,這一來,更冷靜得有點怕人了。
  毛弟心想,或者上面出了什麼事,或者癲子簡直是死了。
  心思在划算,不知上去還是不上去。也許癲子就是在峒裡為另一個癲子殺死了。也許癲子自己殺死了。……「還是要上去看看,」他心想,還是要看看,青天白日鬼總不會出現的。
  爬到峒口了,先伸頭進去。這峒是透光,乾爽,毛弟原先看牛時就是常到的。不過此時心就有點怯。到一眼望盡峒中一切時,膽子復原了。裡面只是一些干稻草,不見人影子。
  「大哥,大哥,」他輕輕的喊。沒有人,自然沒有應。
  峒內有人住過最近才走那是無疑的。用來做床的稻草,和一個水罐,罐內大半罐的新鮮冷溪水,還有一個角落那些紅薯根,以及一些撒得滿地雖萎謝尚未全枯的野月季花瓣,這些不僅證明是有人住過,毛弟從那罐子的式樣認出這是自己家中的東西,且地上的花也是一個證,不消說,癲子是在這峒內獨自做了幾天客無疑了。
  「為什麼又走了去?」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