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宋詞鑑賞    P 2

作者:蘇軾等
頁數:2 / 521
類別:古典詞曲

 

這首詞藝術風格上一改宋初小令雍容典雅、柔靡無力的格局,顯示出別具一格的面目。詞中交替運用比擬手法和襯托手法,層層深入,含吐不露,語言清新自然,不事雕飾,讀來令人心曠神怡。從思想內容看,此詞對於改變北宋初年詞壇上流行的「秉筆多艷冶」的風氣起了重要作用,為詞境的開拓作了一定的貢獻。  


寇準詞作鑒賞 生平簡介

寇準(9611023)字平仲,下邽(今陝西渭南北)人。太宗太平興國五年(980)進士,授大理評事,知巴東縣。累遷樞密院直學士,判吏部東銓。為官敢直言。

景德初,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反對王欽若等南遷主張,力主抵抗遼軍進攻,促使真宗往澶州(今河南濮陽)前線親自抗敵,與遼訂立澶淵之盟。

後為王欽若所譖,罷知陝州。天禧三年(1019)再相。真宗病,劉皇后預朝政,準密奏請太子監國,事泄,為丁謂排擠,罷相,封萊國公。後貶道州司馬,再貶雷州司戶參軍。

天聖元年卒於貶所,年六十三,謚忠愍。著有《寇萊公集》七卷。《全宋詞》錄其詞四首,《全宋詞補輯》另從《詩淵》輯得一首。

●江南春  寇準

波渺渺,柳依依。

孤村芳草遠,斜日杏花飛。

江南春盡離腸斷,蘋滿汀洲人未歸。

寇準詞作鑒賞

此詞以清麗宛轉、柔美多情的筆觸,以景起,以情結,以景寄情,情景交融,抒寫了女子懷人傷春的情愫。南宋胡仔《苕溪漁隱叢話》中評此詞云:「觀此語意,疑若優柔無斷者;至其端委廟堂,決澶淵之策,其氣鋭然,奮仁者之勇,全與此詩意不相類。蓋人之難知也如此!」

起首四句勾勒出一幅江南暮春圖景:一泓春水,煙波渺渺,岸邊楊柳,柔條飄飄。那綿綿不盡的萋萋芳草蔓伸到遙遠的天涯。夕陽映照下,孤零零的村落闃寂無人,只見紛紛凋謝的杏花飄飛滿地。以上四句含有豐富的意藴和情思。

「波渺渺」,水悠悠,含有佳人望穿秋水的深情。「柳依依」,使人觸目傷懷,想起當年長亭惜別之時。「孤村」句說明主人公心情之孤寂,「斜陽」句則包含有「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淒涼和感傷。


結拍兩句承前面寫景的層層渲染鋪墊,直抒胸臆,情深意摯,將女主人公的離愁抒寫得淋漓盡致,使人感覺到她的青春年華正孤寂落寞的漫長等待中流逝。

●踏莎行·春暮  寇準

春色將闌,鶯聲漸老,紅英落盡青梅小。

畫堂人靜雨蒙蒙,屏山半掩餘香裊。

密約沉沉,離情杳杳,菱花塵滿慵將照。

倚樓無語欲銷魂,長空暗淡連芳草。

寇準詞作鑒賞

宋人胡仔稱寇準「詩思淒婉,蓋富於情者。」這一評語,用以評析寇準的詞作也是恰當的。這首閨怨詞便體現了上述藝術特色。詞中以細膩有致、沉鬱多情的語言,以寫景起,情由景生,又以寫景結,以景結情,將暮春時節一位閨中思婦懷念久別遠人的孤寂情懷抒寫得委婉動人。

全詞情景交融,意境渾然,風格清新,語言曉暢,堪稱閨怨詞中的佳作。

上片起首三句寫暮春殘景,首句是概括性的敘述,第二句是寫耳中所聞,第三句是目中所見。這三句,營造出衰殘、遲暮的情致,為寫女主人公的傷春情懷製造了氣氛。

接着由室外景轉向室內來,由寫景轉到寫人。房屋是華美的,此刻靜無人聲,但覺細雨濛濛;屏風掩住了室內景象,只見那尚未燃盡的沉香,余煙裊裊。

這是以「餘香裊裊」來襯托室內環境的靜這兩句,含蓄地寫出了女主人公對於遠人無結果的、渺茫的期待。

過片寫女主人公落寞失望中,又一次回憶起昔日依依惜別時那私下的約言,然而對方一直音信杳然。這兩句,把女主人公那種深以往昔戀情為念的內心情愫,深沉地表達出來了。「菱花塵滿慵將照」,寫女主人公懶于對鏡梳妝,鏡匣很久不打開,那上面都積滿塵土了。這三句連貫直下,把她為情所苦,但卻決不負情的心愫,通過句句加深,層層加重的覆疊手法,表現得沉摯凝煉。

結拍寫女主人公心情極度難過,似乎魂都為之「銷」,於是去倚樓望遠,可是這時候眼睛所能望見的,只是長空暗淡、芳香連綿。而翹望着的那個人,卻始終不見歸來!這兩句以寫景收束全篇,餘韻無窮。

這首傷時惜別之作,寫得情思綿綿,淒婉動人。

詞中雖然先寫景後寫情,但景中也是寄寓深情的。全詞于字裡行間處處躍動着抒情女主人公對於紅英落盡、芳歇春去的感傷與惋嘆,流露出一種美人遲暮、青春易逝的惆悵之情,讀之令人銷魂。  

錢惟演詞作鑒賞 生平簡介

錢惟演(9771034)字希聖,臨安(今浙江杭州)人。吳越王錢俶之子,生於太平興國二年,《全宋詞》作生於建隆三年(962),誤。隨父歸宋,為右屯衛將軍。真宗時,召試學士院,改太仆少卿,命直秘閣,預修《冊府元龜》,隨知制誥,為翰林學士,遷工部尚書。

仁宗即位,拜樞密使,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判許州。後因擅議宗廟罪,貶崇信軍節度使,謫居漢東。景祐元年卒,年五十八,謚文僖。

《宋史》、《東都事略》與《隆平集》有傳。文辭清麗,與楊億、劉筠齊名,為「西崑體」代表作家之一。著有《金坡遺事》、《玉堂逢辰錄》等。

●玉樓春  錢惟演

城上風光鶯語亂,城下煙波春拍岸。

綠楊芳草幾時休,淚眼愁腸先已斷。

情懷漸覺成衰晚,鸞鏡朱顏驚暗換,昔時多病厭芳尊,今日芳尊惟恐淺。

錢惟演詞作鑒賞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