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宋詞鑑賞    P 3

作者:蘇軾等
頁數:3 / 521
類別:古典詞曲

 

此為作者暮年遣懷之作。詞中以極其淒婉的筆觸,抒寫了作者的垂暮之感和政治失意的感傷。作品中的「芳草」、「淚眼」、「鸞鏡」、「朱顏」等意象無不充滿絶望後的濃重感傷色彩,反映出宋初纖麗詞風的藝術特色。


上片起首兩句,從城上和城下兩處着墨,聲形兼備、富於動感地描繪春景,勾勒出一幅城頭上鶯語陣陣、風光無限;城腳下煙波浩淼、春水拍岸的圖畫,使讀者隱然感覺到主人公的傷春愁緒,從而為下文的遣懷抒情作好了鋪墊。

上片結末兩句轉而抒情,言綠楊芳草年年生發,而詞人已是眼淚流盡,愁腸先斷,愁慘之氣溢於言表。從表現手法上講,用綠楊芳草來渲染淚眼愁腸,也就達到了情景相生的效果,情致極為淒婉。此二句由景入情,詞意陡轉,波瀾突起。

過片兩句,從精神與形體兩方面感嘆老之已至,抒寫了詞人無可奈何的傷感情懷。從中可以窺見,一貶漢東,默默無聞,大勢已去,這對於曾經「官兼將相,階勛、品皆第一」的作者來說,打擊是多麼巨大。結拍兩句將藉酒澆愁這一司空見慣的題材賦予新意,敏鋭而恰切地扣住詞人對「芳尊」態度的前後變化這一細節,形成強烈反差,由景入情,畫龍點睛,傳神地抒發出一個政治失意者的絶望心情。宋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卷二云:「侍兒小名録云:」錢恩公謫漢東日(指錢惟演晚年謫隨州),撰《玉樓春》詞曰:「城上風光鶯語亂,城下煙波春拍岸。

綠楊芳草幾時休,淚眼愁腸先已斷。情懷漸變成衰晚,鸞鏡朱顏驚暗換。往年多病厭芳樽,今日芳樽惟恐淺。」每酒闌歌之,則泣下。

後閣有白髮姬,乃鄧王歌鬟驚鴻也。遽言:「先王將薨,預戒輓鐸中歌木蘭花引紼為送。今相公亦將亡乎。果薨于隨州。

」可為此詞註腳。  

陳堯佐詞作鑒賞 生平簡介

陳堯佐(9631044)字希元,號知餘,世稱潁川先生,閬中(今屬四川)人。端拱間登進士第,翰林學士、樞密副使、參知政事。景祐四年(1037),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次年罷相。慶歷四年卒,年八十二,謚文惠。

《宋史》有傳。工詩文,善古隷八分,點畫肥重,世稱之「堆墨書」。其詞作《踏莎行》一首,見《湘山野錄》卷中。

●踏莎行  陳堯佐

二社良辰,千秋庭院。


翩翩又見新來燕。

鳳凰巢穩許為鄰,瀟湘煙暝來何晚。

亂入紅樓,低飛綠岸。

畫梁時拂歌塵散。

為誰歸去為誰來,主人恩重珠簾卷。

陳堯佐詞作鑒賞

此詞為作者唯一留傳于世的詞作,是作者為感謝宰相申國公呂夷簡薦引其拜相之恩德而作。詞中採用比興、暗喻手法,以燕子自喻,寄寓了詞人的感恩思想。

詞的起首三句點節序,寫環境,以燕子的翩然來歸,喻朝廷的濟濟多士,同時也寄寓了詞人對如同明媚春光的盛世的讚美與熱愛,以及詞人悠然自得的心情。二社,指春社與秋社,是祭祀社神(土地神)的節日。春社立春後第五個戊日,秋社立秋後第五個戊日。聯繫下文來看,這裡主要指春社,之所以要說是「二社」,因為要與下句的「千秋」對舉。

就作為候鳥的燕子來說,相傳春社來,秋社去,故亦可稱「二社」。「千秋庭院」,一作「千家庭院」。「千秋」義較勝,即鞦韆。燕子于寒食前後歸來,而鞦韆正是寒食之戲。

此亦暗點時令,與「二社」照應。「翩翩」,輕快。燕子一會兒飛向空中,一會兒貼近地面,自由之態可掬。句中着一「又」字,說明燕子的翩然來歸,非止一雙,「新來」切己之初就任,語雖淺而意深,進一步歌頌朝廷的無量恩德。

三、四兩句暗喻呂夷簡的退位讓賢,並自謙依附得太晚。詞人把這一層意思,表達得極為婉曲,令人覺得含蓄蘊藉而不直白、浮淺。「鳳凰巢穩許為鄰」,以鳳凰形容鄰座之巢,意突出其華美與高貴。不說「占得」,而說「許為鄰」,亦謙恭之意。

「瀟湘」謂燕子從來之處,當系虛指。「來何晚」三字,充滿感情色彩。從語氣上看,似為自責,其中大有「相從恨晚」之意。

過片二句以象徵、比擬手法,通過描寫心情舒暢的燕子亂入紅樓、低飛綠岸的意象,表達出詞人當時的歡樂、暢適心境。「紅樓」為富貴之家,「綠岸」為優美之境。「亂入」形容燕子的紛飛。下片第三句「畫梁時拂歌塵散」,據劉向《別錄》雲,漢代有虞公者,善歌,發聲能震散樑上灰塵。

華堂歌管,是富貴人家常事,燕子棲于畫梁,則梁塵亦可稱作「歌塵」。此亦為居處之華貴作一點綴。

結尾二句以「主人」喻呂夷簡,以「燕」喻詞人自身,委婉曲折地表達了感恩之情。「為誰歸去為誰來」,純為口語,一句提問,引起讀者充分注意,然後輕輕逗出「主人恩重珠簾卷」,悠然沁入人心,完成了作品的主題。這種代燕子立言以表示對主人感激的象徵手法,收到了極好的藝術效果。

此詞雖然格調不高,但它以曲筆抒深情,筆愈曲而情愈濃,讀來令人回味無窮,藝術上不乏可取之處。  

潘閬詞作鑒賞 生平簡介

潘閬(?—1009)字逍遙,又號逍遙子,大名(今河北大名)人。至道元年(995),賜進士及第,授四門國子博士。後坐事亡命。真宗時釋其罪,任滁州參軍。

大中祥符二年卒。事蹟見于《咸淳臨安志》卷六五、卷九三。工詩。有《逍遙集》一卷,《逍遙詞》一卷。

●酒泉子  潘閬

長憶西湖。

盡日憑闌樓上望:三三兩兩釣魚舟,島嶼正清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