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唐詩鑑賞上    P 145


作者:唐代詩人
頁數:145 / 158
類別:古典詩

 

作者:唐代詩人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唐詩鑑賞上

因為只有把這一句寫得很濃,而且先聲奪人,形成一種壓倒的優勢,「留」才有意義,客人所擔心的問題才顯得無足輕重。所以這開頭的一句在表現上、在結構上都是值得細味的。由於第一句蘊含豐富,很有份量,第二句「莫為輕陰便擬歸」,雖然是否定了客人的想法,但卻顯得順流而下,毫不費力。是的,面對著這美不勝收的景緻,怎能因為天邊一片陰雲就打算回去呢?

光勸說客人「莫為輕陰便擬歸」還不夠,還必須使客人真正安下心來,遊興濃起來才行。怎樣才能達到這一步呢?說今日無雨,可天有不測風雲,何況「輕陰」已見,這種包票恐怕不一定保險,未必能解決客人心中的疑慮。詩人琢磨着客人的心理,他不是不想欣賞這春山美景,只是擔心天雨淋濕了衣服。既然如此,詩人就來一個以退為進。你是怕天雨濕衣嗎,天晴又怎樣呢?「縱使晴明無雨色,入雲深處亦沾衣。」「沾衣」雖是難免,可那空山幽谷,雲煙縹緲,水氣蒙蒙,露濃花葉,……卻也是另一番極富詩意的境界啊!然而,這可不是遠在一旁所能見到的。它必須登高山、探幽谷,身臨其境,才能領略。而且細咀那「入雲深處」四字,還會激起人們無窮的想象和追求,因為「入」之愈「深」,其所見也就愈多,但是,此「非有志者不能至也」。可見詩的三四兩句,就不只是消極地解除客人的疑慮,而是巧妙地以委婉的方式,用那令人神往的意境,積極地去誘導、去點燃客人心中要欣賞春山美景的火種。

客人想走,主人輓留,這是生活中常見的現象。不過要在四句短詩中把這一矛盾解決得完滿、生動、有趣,倒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詩人沒有迴避客人提出的問題,也不是用一般的客套話去輓留,而是針對客人的心理,用山中的美景和詩人自己的感受,一步一步地引導客人開闊視野,馳騁想象,改變他的想法,從而使客人留下來。事雖尋常,詩亦短小,卻寫得有景、有情、有理,而且三者水乳交融,渾然一體。其中虛實相間,跌宕自如,委婉蘊含,顯示出絶句的那種詞顯意深、語近情遙、耐人尋味的藝術魅力。

(趙其鈞)

戎昱●移家別湖上亭



  
戎昱●移家別湖上亭

好是春風湖上亭,柳條藤蔓系離情。

黃鶯久住渾相識,欲別頻啼四五聲。

這首詩作於搬家時,抒寫對故居一草一木依戀難捨的深厚感情。全詩是說,春風駘蕩,景色宜人,我來辭別往日最喜愛的湖上亭。微風中,亭邊柳條、藤蔓輕盈招展,彷彿是伸出無數多情的手臂牽扯我的衣襟,不讓我離去。這情景真叫人愁牽恨惹,不勝留戀;住了這麼久了,亭邊柳樹枝頭的黃鶯,也跟我是老相識了。在這即將分離的時刻,別情依依,鳴聲悠悠,動人心弦,使人久久難於平靜……

詩人採用擬人化的表現手法,創造了這一童話般的意境。詩中的一切,無不具有生命,帶有情感。這是因為戎昱對湖上亭的一草一木是如此深情,以致在他眼裡不只是自己不忍與柳條、藤蔓、黃鶯作別,柳條、藤蔓、黃鶯也象他一樣無限痴情,難捨難分。他視花鳥為摯友,達到了物我交融、彼此兩忘的地步,故能憂樂與共,靈犀相通,發而為詩,才能出語如此天真,詩趣這般盎然。

這首詩的用字,非常講究情味。用「系」字抒寫不忍離去之情,正好切合柳條、藤蔓修長的特點,又符合春日和風拂拂的情景,不啻是天造地設。這種擬人化的寫法為後人廣泛採用。宋人周邦彥「長條故惹行客,似牽衣待話,別情無極」,王實甫《西廂記》「柳絲長,玉驄難系」、「柳絲長,咫尺情牽惹」等以柳條寫離情,都是與這句詩的寫法一脈相承的。「啼」字既指黃鶯的啼叫,也容易使人聯想到辭別時離人傷心的啼哭。一個「啼」字,兼言情景兩面,而且體物傳神,似有無窮筆力,正是斫輪老手的高妙之處。

詠史


  

詠史

戎昱

漢家青史上,計拙是和親。

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婦人。

豈能將玉貌,便擬靜胡塵。

地下千年骨,誰為輔佐臣。

中唐詩人戎昱這首《詠史》,題又作《和蕃》,最早見于晚唐范攄的筆記小說《雲溪友議》「和戎諷」條。據說,唐憲宗召集大臣廷議邊塞政策,大臣們多持和親之論。於是唐憲宗背誦了戎昱這首《詠史》,並說:「此人若在,便與朗州刺史。」還笑着說:「魏絳(春秋時晉國大夫,力主和戎)之功,何其懦也!」大臣們領會聖意,就不再提和親了。這則軼聞美談,足以說明這首詩的流傳,主要由於它的議論尖鋭,諷刺辛辣。

這是一首借古諷今的政治諷刺詩。唐代從安史亂後。朝政紊亂,國力削弱,藩鎮割據,邊患十分嚴重,而朝廷一味求和,使邊境各族人民備罹禍害。所以詩人對朝廷執行屈辱的和親政策,視為國恥,痛心疾首。這首諷喻詩,寫得激憤痛切,直截了當,一針見血。

在中唐,詠漢諷唐這類以古諷今手法已屬習見,點明「漢家」,等於直斥唐朝。所以首聯是開門見山,直截說和親乃是有唐歷史上最為拙劣的政策。實際上是把國家的安危託付給婦女。三聯更鞭闢入裡,透徹揭露和親的實質就是妄圖將女色乞取國家的安全。詩人憤激地用一個「豈」字,把和親的荒謬和可恥,暴露無遺。然而是誰制訂執行這種政策?這種人難道算得輔佐皇帝的忠臣嗎?末聯即以這樣斬釘截鐵的嚴峻責問結束。詩人以歷史的名義提出責問,使詩意更為嚴峻深廣,更加發人思索。此詩無情揭露和親政策,憤激指責朝廷執政,而主旨卻在諷諭皇帝作出英明決策和任用賢臣。從這個角度看,這首詩雖然尖鋭辛辣,仍不免稍用曲筆,為皇帝留點面子。

對於歷史上和親政策的是非得失要作具體分析,詩人極力反對的是以屈辱的和親條件以圖苟安於一時。由於「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婦人」一聯,擊中了時政的要害,遂成為時人傳誦的名句。

(倪其心)

桂州臘夜

桂州臘夜

戎昱

坐到三更盡,歸仍萬里賒。

雪聲偏傍竹,寒夢不離家。

曉角分殘漏,孤燈落碎花。

二年隨驃騎,辛苦向天涯。

戎昱在廣德至大曆年間,先後在荊南衛伯玉、湖南崔瓘幕下任職,大曆後期宦遊到桂州(州治今廣西桂林),任桂管防禦觀察使李昌巙的幕賓。此詩是他到了桂州第二年的歲暮寫的,抒發臘夜懷鄉思歸之情。

開頭兩句寫除夕守歲,直坐到三更已盡。這是在離鄉萬里,思歸無計的處境中獨坐到半夜的。一個「盡」字,一個「賒」字,對照寫出了鄉思的綿長,故鄉的遙遠。一個「仍」字,又露透出不得已而滯留他鄉的淒涼心境。

三四兩句寫三更以後詩人淒然入睡,可是睡不安穩,進入了一種時夢時醒的矇矓境地。前句說醒,後句說睡。「雪聲偏傍竹」,雪飄落在竹林上,藉著風傳進一陣陣颯颯的聲響,在不能成眠的人聽來,就特別感到孤方淒清。這把南寂寒夜的環境氣氛渲染得很足。那個「偏」字,更細緻地刻畫出愁人對這種聲響所特有的心靈感受,似有怨惱而又無可奈何。「寒夢不離家」,在斷斷續續的夢中,總是夢到家裡的情景。在「夢」之前冠一「寒」字,不僅說明是寒夜做的夢,而且反映了詩人心理上的「寒」,就使「夢」帶上了悄愴的感情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