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中    P 4


作者:蒲松齡
頁數:4 / 160
類別:古典小說

 

聊齋誌異 中

作者:蒲松齡
第4,共160。
女矢死不二,因囚置之。生一男,棄諸曲巷(34);聞在育嬰堂,想已長成。此君遺體也。”王出涕曰:「天幸孽兒已歸。」因述本末。問:「君何落拓至此?」嘆曰:「今而知青樓之好(35),不可過認真也。夫何言!」

先是,媼北徙,趙以負販從之。貨重難遷者,悉以賤售。途中腳直供億(36),煩費不貲。因大虧損。妮子索取尤奢。數年,萬金蕩然。媼見床頭金盡,旦夕加白眼。妮子漸寄貴家宿,恆數夕不歸。趙憤激不可耐,然亦無奈之。適媼他出,鴉頭自窗中呼趙曰:「構欄中原無情好,所綢繆音,錢耳。君依戀不去,將掇奇禍。」趙懼,如夢初醒。臨行,竊往視女。女授書使達王,趙乃歸。因以此情為王述之。即出鴉頭書。書云:「知孜兒已在膝下矣(37). 妾之厄難,東樓君自能緬悉。前世之孽,夫何可言!妾幽室之中,暗無天日,鞭創裂膚,饑火煎心,易一晨昏,如歷年歲。君如不忘漢上雪夜單衾(38),迭互暖抱時,當與兒謀,必能脫妾于厄。母姊雖忍,要是骨肉,但囑勿致傷殘,是所願耳。」王讀之,泣不自禁,以金帛贈趙而去。時孜年十八矣。王為述前後,因示母書。孜怒眥欲裂,即日赴都,詢吳媼居,則車馬方盈。孜直入,妮子方與湖客飲,望見孜,愕立變色。


孜驟進殺之,賓客大駭,以為寇。及視女屍,已化為狐。孜持刃逞入,見媼督婢作羹。孜奔近室門,媼忽不見。孜四顧,急抽矢,望屋樑射之;一狐貫心而墮,遂決其首。尋得母所,投石破扁,母子各失聲。母問媼,曰:「已誅之。」母怨曰:「兒何不聽吾言!」命持葬郊野。孜偽諾之,剝其皮而藏之。檢媼箱篋,盡卷金資,奉母而歸。夫婦重諧,悲喜交至。既問吳媼,孜言:「在吾囊中。」驚問之,出兩革以獻。母怒,罵曰:「忤逆兒!何得此為!」號慟自撾,轉側欲死。

王極力撫慰,叱兒瘞革。孜忿曰:「今得安樂所,頓忘撻楚耶?」母益怒,啼不止。孜葬皮反報,始稍釋。

王自女歸,家益盛。心德趙,報以巨金。趙始知媼母子皆狐也。孜承奉甚孝;然誤觸之,則惡聲暴吼。女謂王曰:「兒有拗筋,不剌去之,終當殺人傾產。」夜伺孜睡,潛縶其手足。孜醒曰:「我無罪。」母曰:「將醫爾虐(39),其勿苦。」孜大叫,轉側不可開。女以巨針刺踝骨側,三四分許,用力掘斷,崩然有聲;又于肘間腦際並如之。已,乃釋縛,拍令安臥。天明,奔候父母,涕泣曰:「兒早夜憶昔所行,都非人類!」父母大喜(40),從此媼和如處女,鄉裡賢之。

異史氏曰:“妓盡狐也。不謂有狐而妓者;至狐而鴇(41),則獸而禽矣。

滅理傷倫,其何足怪?至百折千磨,之死靡他(42),此人類所難,而乃于狐也得之乎?唐君謂魏徵更饒嫵媚(43),吾于鴉頭亦云。“

【註釋】

(1) 諸生:儒生。明清時,一般生員也稱「諸生」。

(2) 東昌:舊府名,府治在今山東聊城縣。

(3) 薄游:即遊歷。薄,語助詞。楚:泛指南方地區,長江中下游一帶古屬楚國。

(4) 六河:地名。就文中所寫的地理方位,應在東昌以南,漢口之東。又,江蘇省太倉縣北,有六合鎮,也稱「陸河」。

(5) 臨存:到家看望。敬辭。


(6) 話溫涼:互致問候。陸機《門有車馬客行》:「拊膺攜客泣,掩淚敘溫涼。」溫涼,寒暖。

(7) 方直:正直;正派。「王素方直」至「女亦起」,底本殘缺,據鑄雪齋抄本補。

(8) 纏頭者:指嫖客。纏頭,古時舞者以錦纏頭,舞罷,賓客贈以羅錦,稱為「纏頭」。後來,對勾欄歌妓的贈與,也叫「纏頭」。

(9) 酬應悉乖:酬酢應答,都有差錯!形容心不在焉。乖,違背、差錯。

(10)憮然:茫然自失。

(11)囊澀:晉人阮孚攜皂囊,游于會稽。客問囊中何物,阮說:「但有一錢守囊,恐其羞澀。」見《韻府群玉》。後遂稱身邊無錢為「阮囊羞澀」

或「囊澀」。

(12)錢樹子:猶言「搖錢樹」,舊時以之比喻賺錢的伎女。唐開元時,樂伎許和子選入宮中,籍于宜春院,深受唐玄宗賞識。許臨卒,謂其母曰:「阿母,錢樹子倒矣!」見《樂府雜錄。歌》。

(13)煙花下流:煙花女子,地位低賤。煙花,代指娼妓。匹敵:匹配。

(14)委風塵:墮落于風塵中,指淪落為妓女。委,委身。風塵,此指花街柳巷。

(15)惇篤:惇厚誠實。

(16)譙鼓已三下:已打三更。譙鼓,城樓夜間報時的鼓聲。譙,譙樓,可以望遠的城樓。

(17)主人:指王生所住旅舍的店主。

(18)室對芙蓉:意思是在家面對美妻。芙蓉,荷花。《西京雜記》:“(卓)

文君姣好,眉色如望遠山,臉際常若芙蓉。「(19)家徒四壁:家中只有四堵牆壁,形容一無所有。《史記。司馬相如列傳》:相如與卓文君,」馳歸成都,家居徒四壁立。“

(20)淡薄:同「淡泊」,指清淡寡慾的貧窮生活。(21)披肩:舊時婦女圍在頸上,披在肩頭的一種服裝;也叫「雲肩」。又,清代官員穿禮服時也戴披肩。

(22)荷囊:荷包。隨身佩戴的小囊。《通俗篇。服飾》:「今名小袷囊曰荷包,亦得綴袍處以見尊上。」按,清代官場及婚禮多佩荷包。

(23)顧贍:據二十四卷抄本,原作「顧膳」。

(24)不着犢鼻:指不親自操作。犢鼻,即「犢鼻褌」,見《田七郎》注。

漢代司馬相如與卓文君設褌賣酒,相如親自着犢鼻褌與保傭雜作。事見《史記。司馬柏如列傳》。

(25)居無何:據鑄雪齋抄本,底本缺「何」字。

(26)從一者:指不嫁二夫之女。《易。恆》:「婦人貞吉,從一而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