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下    P 112

作者:蒲松齡
頁數:112 / 141
類別:古典小說

 

異史氏曰:「余鄉有攻煤者,洞沒于水,十餘人沉溺其中。竭水求屍,兩月餘始得涸,而十餘人並無死者。蓋水大至時,共泅高處,得不溺。縋而上之,見風始絶,一晝夜乃漸蘇。始知人在地下,如蛇鳥之蟄,急切未能死也。然未有至數年者。苟非至善,三年地獄中,烏復有生人哉(36)!」


據《聊齋誌異》手稿本

(註釋)

(1) 安慶:府名,治所在今安徽安慶市。

(2) 少薄行:年輕時輕薄無行。

(3) 無檢幅:不修邊幅。

(4) 昏眊:視覺模糊。

(5) 亦忘其死,問:此從鑄雪齋抄本,原「其」字缺,「問」字除去。

(6) 異物:指死亡的人。

(7) 轉輪王:梵語意譯,一譯「轉輪聖帝」,「轉綸聖王」,「輪王」等。

古印度神話中法力極大的「聖王」。據說他自天感得輪寶,以轉輪寶而降伏四方,因名。見《長阿含經。大本經》和《俱舍論》。

(8) 烏得不知:此從鑄雪齋抄本,原「不」字下衍一「不」字。

(9) 黑暗獄:傳說中的地獄之一。

(10)惡籍盈指:猶言記錄惡跡的簿冊堆滿一尺厚。極言其罪惡之多。籍,記事簿。指,指尺。古時以中指中節為寸,十倍為尺,名曰指尺。

(11)相準:相準折,謂善惡之事兩相抵銷。

(12)砥(d ǐ底)行:砥礪自己的言行,使之合乎正道。《禮記。儒行》:「博學以知服,近文章,砥礪廉隅。」礪,砒礪,砂石,磨石。引申為磨煉、磨厲。


(13)差(cuō蹉)跌:同「蹉跌」,失足跌倒,喻失誤。

(14)掩執之:乘其不備抓獲他。

(15)眢(yuán 宛)井:枯井,廢井。

(16)移閉洞中:轉移而藏身洞中。閉,伏藏。

(17)劚(zhú竹)土:掘土。劚,同「」……,大鋤,引申為挖掘。

(18)蒲伏:同「匍匐」,四肢着地而行。

(19)重泉:謂地下,猶九泉。下文「九地」,同此。

(20)長宣佛號:長日宣誦佛的名號。佛,此指阿彌陀佛,佛教淨土宗稱其為「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能接引唸佛人往生「西方淨土」。

(21)超拔:猶超度。佛、道謂使死者靈魂得以脫離地獄之苦。

(22)「捻塊」二句:捻泥塊代替佛珠,以記其誦唸佛經之數。珠,佛珠,

僧人誦經時用以計數。詳《瞳人語》「捻珠」注。藏數,佛經數。藏,佛道經典的總稱。此指佛經。

(23)水沮:水深難行。沮,阻。

(24)耳孫:遠孫,亦稱「仍孫」,見《漢書。惠帝紀》。

(25)無立錐:貧無立錐之地,言其貧困到一無所有。

(26)其後烏得昌:他的後代怎能興盛。

(27)成、洪制藝:明代成化、弘治年間的八股文。成,成化,明憲宗朱見深年號(14651487)。洪,應作「弘」,即弘治,明孝宗朱祐樘年號(14881505)。制藝,經義的別稱。因是制舉應試文章,故稱制藝。此指八股文。

(28)命題課文:出題考查其文章寫得如何。課,考核,定有程式而加以稽核。

(29)系縲(l éi 累)多人:牽連入獄多人。縲,縲紲,拘繫犯人的繩索,引申為牢獄。

(30)亡:逃。

(31)俾各為具:使其各各湊成完整的屍骨。俾,使。具,完備。

(32)叢塚:叢聚之塚。叢,聚集。

(33)是科以優等入闈:謂這年科考以優等參加鄉試。科,科舉考試。明清科舉制度,生員經學政歲、科兩試錄科之後,才能選送參加鄉試。闈,秋闈。詳《陸判》注。

(34)捷于鄉:謂考中舉人。鄉,指鄉試。

(35)營兆;營建墳墓。兆:指墓地。

(36)生人:活人。

珊瑚

安生大成,重慶人(1) ,父孝廉,蚤卒(2).弟二成,幼。生娶陳氏,小字珊瑚,性嫻淑。而生母沈,悍謬不仁(3) ,遇之虐,珊瑚無怨色。每早旦,靚妝往朝(4).值生疾,母謂其誨淫,詬責之。珊瑚退,毀妝以進。母益怒,投顙自撾(5).生素孝,鞭婦,母始少解。自此益憎婦,婦雖奉事惟謹(6) ,終不與交一語。生知母怒,亦寄宿他所,示與婦絶。久之,母終不快,觸物類而罵之(7) ,意皆在珊瑚。生曰:「娶妻以奉姑嫜(8) ,今若此,何以妻為!」

遂出珊瑚(9) ,使老嫗送諸其家。方出裡門,珊瑚泣曰:「為女子不能作婦,歸何以見雙親?不如死!」袖中出剪刀刺喉。急救之,血溢沾衿,扶歸生族嬸家。嬸王氏(10),寡居無耦(11),遂止焉。

媼歸,生囑隱其情,而心竊恐母知。過數日,探知珊瑚創漸平,登王氏門,使勿留珊瑚。王召生入;不入,但盛氣逐珊瑚(12). 無何,王率珊瑚出見生,便問:「珊瑚何罪?」生責其不能事母。珊瑚脈脈不作一言(13),惟俯首嗚泣,淚皆赤,素衫盡染。生慘惻不能盡詞而退。又數日,母已聞之,怒詣玉,惡言誚讓。王傲不相下,反數其惡,且言:「婦已出,尚屬安家何人?我自留陳氏女,非留安氏婦也,何煩強與他家事(14)!」母怒甚而窮於詞,又見其意氣匈匈(15),慚沮大哭而返。珊瑚意不自安,思他適。先是,生有母姨于媼,即沈姊也。年六十餘,子死,止一幼孫及寡媳;又嘗善視珊瑚。遂辭王,往投媼。媼詰得故,極道妹子昏暴,即欲送之還。珊瑚力言其不可,兼囑勿言。於是與于媼居,如姑婦焉(16). 珊瑚有兩兄,聞而憐之,欲移之歸而嫁之。珊瑚執不肯,惟從于媼紡績以自度。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