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九層雲 第 38 頁


皇爺問道:「帝王治規,當以何時為盛?可法者在何時?」學士對道:「三代籲腐之治,尚矣難效。成康之治,又不敢論。漢之文、宣,雖雲少康,政尚文法,用律太過,非可效則。唐之貞觀,實多可法。太宗嘗謂群臣曰:『朕見人之善,若己有之。人難兼備,朕嘗取其所 ...
作者:无名子 / 頁數:(38 / 115)

皇爺問道:「帝王治規,當以何時為盛?可法者在何時?」學士對道:「三代籲腐之治,尚矣難效。成康之治,又不敢論。漢之文、宣,雖雲少康,政尚文法,用律太過,非可效則。唐之貞觀,實多可法。太宗嘗謂群臣曰:『朕見人之善,若己有之。人難兼備,朕嘗取其所長,去其所短。賢者敬之,不肖者憐之。』此固盛德之可法。以房、杜為相,直臣如魏徵,而外雖苦之,內實優容,從諫如流。重以文學之士虞世南、褚遂良等佐之。文明之治,最稱貞觀。俱是後世帝王之可法也。」龍顏大悅道:「卿言良是。」又問道:「文章詩詞之最優,帝王何如,其它熟最麼?」學士對道:「漢、魏帝王之詩,如漢高祖《大風歌》,魏太祖『月明星稀』之句,範圍弘大。晉朝之謝靈運、陶淵明,最其表着。唐之李太白、杜子美,得詩家之正宗。至于國朝,如李攀龍、李夢陽諸人,能得盛唐口氣者也。」天子稱善,又問道:「君臣際遇,當以何時為稱?」學士復對道:「治世賢臣,無不得君。如昭烈帝時,諸葛亮魚水之契;宋太祖時,趙普雪夜之訪。君臣知心,莫如此二代也」皇爺喜道:「朕于此有得兼二者。卿之文章,可以上下于李、杜。寡人際遇,又不讓魚水。豈非可喜乎?」學士俯伏謙讓不敢。皇爺命賜酒膳。


及至夜深,退出直廬。時銅漏催滴,月色明亮。學士着酒醺,凴欄遐想,豪興自適。忽聞一聲洞簫,引風入耳,音韻清絶,回超塵俗。

學士不勝詫異,又復歡喜,更令進酒,連到數觥。遂將匣中玉簫吹來,其聲直幹雲霄,星漢傾瀉,彩雲四起。忽見青鶴一隻,飛來庭中,舞翮翩躚。院吏皂隷,莫不神異叫奇,以為王子晉現生,齊聲喝采。

你道先時簫聲自何而來?原來世宗皇帝張皇后誕下一位公主,下適駙馬都尉李世迪。公主素有夙德,一日夢見神女,曾一顆明珠。公主受而吞下,乃生一女,真是生得胭脂染成,玉粉炷來。三歲,公主棄世。穆宗李皇后極為悲憐,取以入宮,養育為女,賜爵號蘭陽公主,實為禦妹。公主及長,德儀夙就,又言談爽明,心機深細。又是文墨音樂,鍼黹刺繡,無有不精通。太后鍾愛,如同掌上明珠。

時上林苑太液也中得一古玉簫,外雕龍紋,極其精妙。天子出給樂府,令樂工吹來,絶不出聲,屬他無用。一日,蘭陽夢一神女,自天上翩翩下來,命指玉簫,自吹一曲,教蘭陽九成之曲,節奏神妙。公主覺來,大為他異,取玉簫吹一吹,其聲清絶,直幹雲霄,太后、皇爺大為奇異,乃改名公主為簫和。


公主每月明之夜,凴欄吹簫起來,睡鵲、乳燕一時飛下庭前,群鶴起舞翩翩,宮商自葉。太后喜的不勝,嘗對皇爺道:「古之秦穆公女弄玉,善吹玉簫。今蘭陽妙調,禽鳥飛舞,多勝弄玉幾倍。必有如簫史,然後方可下嫁」是夜公主見月色如晝,便上蓬萊殿東樓上,吹來韶簫一曲,庭鶴又來對舞,到極調叫。俄而一曲簫聲,又自金鑾殿和風飛來,暗合于公主之簫,庭中一雙青鶴忽然飛向翰林院而去。宮娥無不異之。

後日太后異而廣詢,知前夜吹簫,便是大學士楊少游,夜深醉醺,乘興吹來,苑鶴一雙,飛去舞下,大為奇異。一日,言于皇爺道:「蘭陽年方及笄,駙馬之揀尚遲者,蓋緣人物風彩,文章才藝,必與蘭陽上下,然後可配蘭陽。」遂將昨夜楊學士吹簫翰苑,蓬萊殿青鶴飛去的事,一一說道:「楊學士年紀才貌,能與蘭陽彷彿,則揀定駙馬,實合予意。但予不親眼看見,以是躊躇了。」皇爺告道:「這甚不難。他日召見楊少游于別殿,娘娘備一畫簾見之,可察其虛實呢。」太后大喜。

一日,天子設宴于蓬萊殿,使小黃門召楊少游。少游適與翰林僚員韓浩吉、趙應度諸翰林,飲酒賦詩,大醉,偃臥不省,召命有旨,韓、趙諸人大驚,即地便歸直所。學士特地偃臥,大嚷道:「昔李太白在翰林之職,醉臥酒家,詩有曰『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殿』獨我不如李青蓮乎!」堅臥不起。

黃門官無奈,以此告于天子。天子大笑道:「楊少游文章風彩,真不讓李青蓮。」乃命宮娥數人,往翰林院扶起學士入朝。

於是黃門官同那宮娥三數人,再到翰林院,扶起學士,道:「萬歲爺依唐朝李學士古例,詔使太監同宮娥扶將學士爺,至禦座前賦詩。望學士人朝承命罷。」學士呵呵大笑道:「最好,正合我意。」使宮娥扶起來,就着朝衣,左捋右護,蹣跚至殿前。

此時,學士引着些風吹拂面,酒已半醒來,便揚起精神,整整衣襟,伏龍案前。天子笑下旨道:「卿飲幾斗酒?」學士俯伏仰對道:「臣量狹飲過,以致召命之久遲。臣罪萬死。」天子笑道:「不妨。聞卿自擬于天寶時李太白『天子呼來不上殿』,何罪之有?」學士惶恐,奏道:「臣雖不飲不詩,李太白清平詞,臣實不讓也。」天子大喜。即命小黃門,仿高力士脫靴、楊太真奉硯古事,召女中書十人來。不消半刻,女中書十人,打粉施指,分花拂柳的來侍龍榻前。

原來女中書,天子遵唐朝古事,選了宮女之中有文墨、嫻詩詞、容貌美麗者十人,號「女中書」。一來掌御用宮中翰墨之任,二則為蘭陽伴侍,輪次吟詠詩章等事。被選的莫不以為榮。

天子命女中書道:「今你們也依楊太真古事,奉硯請詩于學士,以為一時之勝事。」於是女中書各以手裡所持的羅巾,或團扇、折諲一時併進,堆在學士面前。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