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柳宗元集    P 126


作者:柳宗元
頁數:126 / 143
類別:古典散文

 

作者:柳宗元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柳宗元集

非曰:是非子犯之言也,後之好事者為之。若五鹿之人獻塊,十二年以有衛土,則涓人疇枕楚子以塊,後十二年其復得楚乎?何沒而不雲也,而獨載乎是?戊申之雲,尤足怪乎!

○懷贏

秦伯歸女五人,懷贏與焉。

非曰:重耳之受懷贏,不得已也。其志將以守宗廟社稷,阻焉,則懼其不克也。其取者大,故容為權可也。秦伯以大國行仁義交諸侯,而乃行非禮以強乎人,豈習西戎之遺風歟?

○筮



  
公子親筮之,曰:「尚有晉國。”得貞《屯》、悔《豫》皆八。筮史占之,皆曰:「不吉。」司空季子曰:“吉。」

非曰:重耳雖在外,晉國固戴而君焉;又況夷吾死,圉也童昏以守內,秦、楚之大以翼之,大夫之強族皆啟之,而又筮焉是問,則末矣。季子博而多言,皆不及道者也,又何載焉!

○董因

董因迎公于河,公問焉,曰:「吾其濟乎?”對曰:“歲在大梁。」

非曰:晉侯之入,取於人事備矣,因之雲可略也。大火、實沈之說贅矣。

○命官

胥、籍、狐、箕、欒、郄、柏、先、羊舌、韓,實掌近官。諸姬之良,掌其中官。異姓之能,掌其遠官。

非曰:官之命,宜以材耶?抑以姓乎?文公將行霸,而不知變是弊俗,以登天下之士,而舉族以命乎遠近,則陋矣。若將軍、大夫必出舊族,或無可焉,猶用之耶?必不出乎異族,或有可焉,猶棄之耶?則晉國之政可見矣。

○倉葛

周襄王避昭叔之難,居于鄭地汜。晉文公迎王入于成周,遂定之於郟。王賜公南陽陽樊、溫、原、州、陘、、Θ、攢、茅之田。陽人不服,公圍之,將殘其民。

倉葛呼曰:「君補王闕,以順禮也。陽人未狎君德而未敢承命,君將殘之,無乃非禮乎?」公曰:「是君子之言也。」乃出陽人。



  
非曰:于《周語》既言之矣,又辱再告而異其文,抑有異旨耶?其無乎,則耄者乎?

○觀狀

文公誅觀狀以伐鄭。鄭人以名寶行成,公弗許。鄭人以瞻與晉。晉人將烹之,瞻曰:「天降禍鄭,使淫觀狀,棄禮遺親。」

非曰:觀晉侯之狀者,曹也。今于鄭胡言之,則是多為誣者且耄,故以至乎是。其說者云「鄭效曹也」,是乃私為之辭,不足以蓋其誤。

○救饑

晉饑,公問于箕鄭曰:「救饑何以?”對曰:「信。」公曰:「安信?」對曰:“信于君心,信于名,信于令,信於事。」

非曰:信,政之常,不可須臾去之也,奚獨救饑耶?其言則遠矣。夫人之困在朝夕之內,而信之行在歲月之外。是道之常,非知變之權也。其曰「藏出如入」則可矣,而致之言若是遠焉,何哉?或曰:「時之信未洽,故雲以激之也。

信之速于置郵,子何遠之耶?」曰:夫大信去令,故曰信如四時恆也,恆固在久。若為一切之信,則所謂未孚者也。彼有激乎則可也,而以為救饑之道,則未盡乎術。

○趙宣子

趙宣子言韓獻子于靈公。以為司馬。河曲之役,趙孟使人以其乘車干行,獻子執而戮之。

非曰:趙宣子不怒韓獻子而又褒其能也,誠當。然而使人以其乘車干行,陷而至乎戮,是輕人之死甚矣!彼何罪而獲是討也?孟子曰:「殺一不辜而得天下,君子不為。」是所謂無辜也歟?或曰:「戮,辱也,非必為死。」曰:雖就為辱,猶不可以為君子之道。

舍是其無以觀乎?吾懼司馬之以死討也。

○伐宋

宋人殺昭公,趙宣子請師以伐宋。曰:「是反天地而逆民則也,天必誅焉。晉為盟主而不修天罰,將懼及焉。」

非曰:盟主之討殺君也,宜矣。若乃天者,則吾焉知其好惡而暇征之耶?古之殺奪有大於宋人者,而壽考佚樂不可勝道,天之誅何如也?宣子之事則是矣,而其言無可用者。

○Θ

靈公虐,趙宣子驟諫。公患之,使Θ賊之。晨往,則寢門闢矣,盛服將朝,早而假寐。退而嘆曰:「趙孟敬哉!夫不忘恭敬,社稷之鎮也。

賊國之鎮不忠,受命而廢之不信。」觸庭之槐而死。

非曰:之死善矣。然而趙宣子為政之良,諫君之直,其為社稷之衛也久矣,胡不聞之,乃以假寐為賢耶?不知其大而賢其小歟!使不及其假寐也,則固以殺之矣。是宣子大德不見赦,而以小敬免也。固賊之悔過者,賢可書乎?

○祈死

及自鄢,範文子請其宗祝曰:「君驕泰而有烈,吾恐及焉。凡吾宗祝為我祈死,先難為免。」七年夏,範文子卒。

非曰:死之長短而在宗祝,則誰不擇良宗祝而祈壽焉?文子祈死而得,亦妄之大者。

○長魚矯

長魚矯既殺三,乃脅欒、中行,公曰:「一旦而屍三卿,不可益也。」對曰:「亂在內為宄,在外為奸。禦宄以德,禦奸以刑。今治政而內亂,不可謂德;除鯁而避強,不可謂刑。

德刑不立,奸宄並至。臣脆弱,不能忍俟也。」乃奔狄。三月,厲公殺。

非曰:厲公,亂君也;矯,亂臣也。假如殺欒書、中行偃,則厲公之敵益眾,其尤可盡乎?今左氏多為文辭,以著其言而征其效,若曰矯知幾者然,則惑甚也。

○戮仆

晉悼公四年,會諸侯于鷄丘。魏絳為中軍司馬。公子揚干亂行于曲梁,魏絳斬其仆。

非曰:仆,稟命者也。亂行之罪在公子。公子貴,不能討,而稟命者死,非能刑也。使後世多為是以害無罪,問之,則曰魏絳故事,不亦甚乎!然則絳宜奈何?止公子以請君之命。

○叔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