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續資治通鑑 中 第 4 頁


十二月,戊子,遼以樞密副使張琳知樞密院事,翰林學士張奉珪參知政事兼同知樞密院事。 遼知樞密院使越國公耶律儼徙封秦國公。 儼以諛佞得信任于道宗,及遼主即位,元妃之兄蕭奉先為遼主所眷注,儼舊與奉先相結,益務為逢迎取媚,遼主又寵任之。嘗與 ...
作者:畢沅 / 頁數:(4 / 518)

十二月,戊子,遼以樞密副使張琳知樞密院事,翰林學士張奉珪參知政事兼同知樞密院事。


遼知樞密院使越國公耶律儼徙封秦國公。

儼以諛佞得信任于道宗,及遼主即位,元妃之兄蕭奉先為遼主所眷注,儼舊與奉先相結,益務為逢迎取媚,遼主又寵任之。嘗與牛溫舒有隙,各進所親厚,朋黨紛然。儼恃奉先為內主,溫舒不能勝。

庚寅,以知洪州葉祖洽為寶文閣待制,代呂希純知瀛州;呂希純改知潁州。帝以河朔諸帥皆元佑人,欲盡易之,故希純、祖洽有是命,皆曾布為請也。布初擬召祖洽為侍郎,帝許之;韓忠彥以為不可,乃止。

先是責降者皆得旨以赦恩牽復,唯章惇、蘇轍進呈不行。惇子援刺血上書,帝封援書付曾布,布欲留白,未果。已而于憂人曾誕持長書抵布,並奏疏一通,所陳十事,其四言惇有功于國,責太重,當復收用,類皆狂妄語。是日,呈援書,帝頗稱其孝,有憐之之意。布欲且與徙廣南近裡一州,帝許之。又以誕所陳事目進呈,帝曰:「須與勒停編管。」既而韓忠彥見之,怒,請除名,送湖南,從之。惇亦不復內徙。

左仆射韓忠彥與曾布異議,布數傾之。忠彥累乞罷相,不許。甲午,遂出居東府,有詔押入。

戊戌,提舉洞霄宮蔡京,復龍圖閣直學士,知定州。

供奉官童貫,開封人,性巧媚,善測人主微旨,先事順承,以故得幸。乃使三吳,訪書畫奇巧,留杭累月,京與之遊,不捨晝夜,凡所畫屏障扇帶之屬,貫日以達禁中,且附言語論奏于帝所,由是屬意用京。左階道錄徐知常,以符水出入元符皇后所,太學博士范致虛與之厚,因薦京才可相。知常入宮言之,已而宮妾、宦官合詞譽之,遂起京知定州。

辛丑,以知隨州張商英權戶部侍郎,尋改吏部。

壬寅,知滁州范鏜復職,知澶州。少府少監邢恕、光祿少卿呂嘉問、司農少卿路昌衡,並落分司,恕知隨州,嘉問知蘄州,昌衡知滁州。放歸田裡人安惇、蹇序辰,並散官,予祠。通議大夫林希,追復資政殿學士。尋又詔蔡卞復官,予祠。

乙巳,遼主詔:「先朝已行事不得陳告。」時方治耶律伊遜之黨,其黨多賂權貴以求寬免,遼主不悟,而下此詔。

丙午,奉安神宗神禦于景靈西宮;丁未,詣宮行禮。

己酉,降德音于西京,減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


癸丑,詔:「章惇親子孫,許在外指射差遣,不得輒至京師及上章疏。」從曾布所請也。

秘書省正字陳師道,性孤介,與趙挺之為友婿,而素惡其人。適預郊祀,天寒甚,衣無綿,其妻就假於挺之家,師道問所從得,卻去,不肯服,遂中寒疾,乙卯,卒。

是歲,以修奉景靈西宮,下蘇、湖二州采太湖石四千六百枚。

河東地震,京畿蝗,兩浙、湖南、福建旱。

○徽宗體神合道駿烈遜功聖文仁德憲慈顯孝皇帝崇寧元年遼乾統二年

春,正月,丁丑,河東、大原等郡地震;詔死者家賜錢有差。

遼主如鴨子河。

二月,丙戌朔,以聖瑞皇太妃疾,慮囚。

辛卯,遼主如春州。

甲午,皇太子亶改名烜。

以蔡確配享哲宗廟庭。

丙申,雄州防禦推官、知鄧州錄事參軍朱肱奏言:「陛下即位以來,兩次日蝕,在正陽之月;河東十一郡地震,至今未止,人民震死,動以千數。自古災異,未有如此。臣不避死亡,妄舉輔弼之失,以究災異之應,言詞激切,死有餘罪。然惓惓孤忠,不敢隱默者,食陛下之祿,念國家之重,而不敢顧其私也。」並以其所上宰相曾布書隨進。

書曰:「今監察御史劉燾,相公門人也。相公為山陵使,闢燾掌箋表,又薦入館,相公于燾厚矣。如燾者,置之詞掖,不忝也;以燾為御史,則不可也。相公有過舉,燾肯言乎?言之則忘恩,不言則欺君,蓋非所以處燾也。今右正言范致虛兄上捨生致君,相公之侄婿也。致虛乃致君之親弟,如致虛者,置之館閣,不忝也;以致虛為諫官,不可也。相公有過舉,致虛爭之則忤親,不爭則失職,亦非所以處致虛也。相公旁招俊乂,陶冶天下,肱之所論,止及燾與致虛者,特以台諫人主耳目之官,非若百職可以略而不論也。相公以門人、親戚為諫官、御史,此日月所以剝蝕,天地所以震動也。」又曰:「章惇之過惡,不可殫數,其最大者四五。相公在樞府,坐視默然,亦不得為無過。再貶元佑臣僚,范純仁能言之,相公未嘗救也;廢元佑皇后,龔夬能言之,相公未嘗救也;置諫官于死地,黃履能言之,相公未嘗救也;冊元符皇后,鄒浩能言之,相公未嘗救也。此四五事,惇之過惡最大,而相公無半詞之助,肱竊疑之。伏唯相公遇災而懼,然後可以弭天變,來直言。肱之區區所望于相公者,如此而已。」詔付三省。肱,烏程人,禮部侍郎服之從弟也。

戊戌,詔:「士有懷抱道德、久沈下僚及學行兼備、可厲風俗者,待制以上各舉所知二人。」

奉議郎趙諗謀反,伏誅。

辛丑,以知定州蔡京為端明殿學士、知大名府,蔡卞改知揚州。

先是大名闕帥,曾布白帝,前兩府唯有劉奉世,帝默然。韓忠彥與布交惡,陰欲結京,乃言熙寧故事,嘗除學士,不必前兩府,因請用京,故有是命。

聖瑞皇太妃朱氏薨,追尊為皇太后,上謚曰欽成。

追封孔鯉為泗水侯,孔亻及為沂水侯。

三月,丁巳,奉安哲宗神禦于景靈西宮寶慶殿;戊午,詣宮行禮。

辛酉,以兵部侍郎鄒浩為寶文閣待制、知江陵府,以浩乞補外也。尋改知杭州。

甲戌,以知大名府蔡京為翰林學士承旨,兼修國史。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