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巴菲特 第 146 頁


廣告刊登的同一天,專挖人才的加利。哥德斯坦就接到了許多所羅門的經理們來的電話,他們希望忠誠是有標價的。 還有,這次創華爾街的削減程度也讓他們獃若木鷄。莫漢減了經理70%的獎金,投資銀行家是25%,減得最多的 ...
作者:魯文斯坦 / 頁數:(146 / 153)

廣告刊登的同一天,專挖人才的加利。哥德斯坦就接到了許多所羅門的經理們來的電話,他們希望忠誠是有標價的。


還有,這次創華爾街的削減程度也讓他們獃若木鷄。莫漢減了經理70%的獎金,投資銀行家是25%,減得最多的人達50萬美元之多。巴菲特和莫漢還解僱了80名專業人員和200名後勤人員。

巴菲特很快就因此頗受微詞了。人們感謝他拯救了所羅門,但現在又受不了了。他們認為巴菲特對執法者曲意奉承,而且對他冷落戈弗洛德也嚴加指責。一位老分析家說:「我們當中在這兒獃了很長時間的人對戈弗洛德很同情,沃倫是個救星,你知道人們對救星是又愛又恨的。」

戈弗洛德的老部下中最受同情的是所羅門主要的股票經銷商斯坦利。夏普康。過去戈弗洛德常在他的辦公室裡抽雪茄,穿金帶銀的壯漢夏普康在一邊做着股票交易。在華爾街夏普康做大買賣和展示自己塊頭是出了名的。

但他經管的證券部卻效益不佳。巴菲特對他的魅力無動于衷,他命令他

賣出一些賠錢的股票並放棄投機行為。夏普康辭職了。

他的離開給證券帶來了一些麻煩。當巴菲特宣佈了為數極少的獎金額後,接替夏普康的布魯斯。哈克特暴跳如雷地對下屬說:「我都快瘋了,你們猜猜是為什麼吧!」巴菲特對公司大刀闊斧的改革就像在所羅門的閣樓上開了個暗門,作祟數十載的鬼怪們紛紛着了道兒跌落下來。

1991年冬季是個災難時節。所羅門包銷的證券份額從醜聞前的8%跌到了2%。那是個可怕的時期,整條華爾街的推銷商、分析家還有銀行家都無所事事。於是他們紛紛離去。

「沃倫認識不到讓人離開有多容易,他真是太自作聰明了,」一位離任的銀行家斜倚在男子漢俱樂部的一張皮靠背椅上,怒氣沖沖地說,「他經營公司就像經營股票一樣,從不考慮人的因素。」

他越說越激動:「你以為他的全部紀錄敢上頭版嗎?除非他不是人,是聖賢什麼的。」


19921月,巴菲特又面臨着一場危機。曾受巴菲特的集體觀念鼓舞的銀行分析家湯姆。漢利威脅說,如果他的工資不加到200萬,他就要為第一波士頓工作了。他過去就是這樣給自己加薪的(1991年甚至加了40%),雖然喜怒無常,但他是一位有價值的分析家,在為銀行爭取業務中很有影響。

巴菲特還是讓他走了。

同時還有4位分析家離去了。這引起了恐慌:大牌走了,該部正面臨着人才被挖空的危險。在莫漢的一再催促下,巴菲特稍加讓步,他保證了6位青年分析家的獎金。這是他第一次妥協。

巴菲特同時也正與莫漢試圖建立一種把各組獎金和利潤掛鉤的體制。這可不太容易,所羅門從未算過下屬眾多單位要用多少獎金,巴菲特認為這是致命的疏忽。

坦率地講,我覺得很奇怪,一個經手近40億證券資金的人,竟不知道是誰在用它。

當獎金大戰還在繼續時,傑克。拜恩的兒子,正攻讀斯坦福大學經濟學和哲學博士的巴其克來拜望巴菲特。他們就激勵問題進行了一次長談。巴菲特鼓勵小拜恩對書上的教條提出質疑,他說,人——至少有些人——並不像經濟學家描述的那樣是經濟動物,他們還可用忠誠來激勵。

客氣地講,華爾街上看不出這一點。人們當投資銀行家就是為了賺錢。

如果你不付報酬他們就走人。曾是投資銀行家的尼克。布拉迪認為巴菲特對此很不適應:“這就像一幕歌劇,你得與很自私的人打交道,與主角打交道。

我想他不完全瞭解這一行。“

許多人同意此觀點,還有人補充說巴菲特是想把自己的中西部道德標準應用在社會關係上。他們的批判暴露出華爾街總是與巴菲特格格不入。他們雖然對此大加批評,但又對自己的專業人員的報酬和表現深感不安。華爾街上一家主要的非公共競爭公司的總裁嘲諷地評價巴菲特是「清潔先生,一個來自奧馬哈的眼睛瞪得亮亮的小子」。

說他是什麼都不如說是一位儉樸、精明的商人。但他試圖使報酬合理化未免太天真。(他緊張地訕笑着。)他的話至少有部分說到點子上了,我同意報酬並不合理;我的工資就得由公眾投票決定。

真討厭。 (又是一陣訕笑。)他很對,是該把它當作生意來管。

就像豪伊預言的一樣,等着從背後給他父親一槍的人終於從樹林中鑽出來了。《商業周刊》從韋爾斯法戈和所羅門的失敗中(就是不提可口可樂)

斷言巴菲特已失去了投資者的內質。三周後,《商業周刊》再次斷言巴菲特在所羅門的職位也告吹了。雖然雜誌也承認巴菲特的確拯救了所羅門,但猛烈抨擊他犯了「一系列錯誤」。他讓僱員們吃了不少苦頭,卻減少了他們的工資,他磨去了公司敢擔風險的稜角,而且越來越「缺乏領導才能和用人不疑的風度了」。

有些批評帶有很強的個人色彩。有一期《華爾街日報》上對巴菲特有情婦一事大肆渲染,並暗示巴菲特傳奇般的形象純粹是騙局。從這種修正主義的觀點看,巴菲特精心構思的年度報告是為了躲避「嚴肅問題」,他用自己的形象使股票浮在半空,他的成功完全是因為他的交際圈無人能比。《華爾街日報》引用金融界競爭者麥克。

普萊斯的話,認為巴菲特是「最大之一的幕後市場操縱者,在套利和所有活動中他得到的市場信息比任何人都有用,但大家卻以為他只是個普通的正常人」。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