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王陽明全集 第 286 頁


及歸而先一日,遂止於野亭。須期乃入曰:懼違信于諸兒也。吾聞侯之來也,鄉父老與侯為歸期矣。而復濡遲于此,以徇一朝之樂,隳其所以期父老者,此侯之所懼,而有不容已于急行也。 毋為侯淹!」侯起拜曰:「正學非敢及此,然敢不求承吾子之教?」 ...
作者:王陽明 / 頁數:(286 / 462)

及歸而先一日,遂止於野亭。須期乃入曰:懼違信于諸兒也。吾聞侯之來也,鄉父老與侯為歸期矣。而復濡遲于此,以徇一朝之樂,隳其所以期父老者,此侯之所懼,而有不容已于急行也。


毋為侯淹!」侯起拜曰:「正學非敢及此,然敢不求承吾子之教?」

送方壽卿廣東僉憲序

士大夫之仕于京者,其繁劇難為,惟部屬為甚。而部屬之中,惟刑曹典司獄訟,朝夕恆窘于簿書案牘,口決耳辯,目證心求,身不暫離于公座,而手不停揮于鉛槧,蓋部屬之尤甚者也。而刑曹十有三司之中,惟雲南以職在京幾,廣東以事當權貴,其劇且難,尤有甚于諸司者。若是而得以行其志,無愧其職焉。

則固有志者之所願為,而多才者之所欲成也。

然而紛揉雜沓之中,又從而拂抑之,牽制之。言未出於口,而辱已加于身;事未解于倒懸,而機已發於陷阱。議者以為處此而能不撓於理法,不罹于禍敗,則天下無復難為之事,是固然矣。然吾以為一有惕于禍敗,則理法未免有時而或撓。

苟惟理法之求伸,而欲不必羅于禍敗,吾恐聖人以下,或有所不能也。訟之大者,莫過於人命;惡之極者,無甚于盜賊。朝廷不忍一民冒極惡之名,而無辜以死也,是俗之論皆然。而壽卿獨以僉事為樂,此其間夫亦容有所未安,是以寧處其簿與淹者,以求免于過慝歟?夫知其不安而不處,過慝之懼而淹薄是甘焉,是古君子之心也。

吾于壽卿之行,請以此為贈。

提牢廳壁題名記

京師,天下獄訟之所歸也。天下之獄分聽于刑部之十三司,而十三司之獄又並系于提牢廳。故提牢廳天下之獄皆在焉。獄之系,歲以萬計。


朝則皆自提牢廳而出,以分佈于十三司。提牢者目識其狀貌,手披其姓名,口詢耳聽,魚貫而前,自辰及午而始畢。暮自十三司而歸,自未及酉,其勤亦如之。固天下之至繁也。

其間獄之已成者,分為六監。其輕若重而未成者,又自為六監。其桎梏之緩急,局鑰之啟閉,寒暑早夜之異防,饑渴疾病之殊養,其微至于箕帚刀錐,其賤至于滌垢除下,雖各司于六監之吏,而提牢者一不與知,即弊興害作,執法者得以議擬于其後,又天下之至猥也。

獄之重者入于死,其次亦皆徒流。夫以共工之罪惡,而舜姑以流之於幽州。則夫拘繫于此,而其情之苟有未得者,又可以輕棄之於死地哉?是以雖其至繁至猥,而其勢有不容于不身親之者,是蓋天下之至重也。

舊制提牢月更主事一人,至是弘治庚申之十月,而予適來當事。夫予天下之至拙也,其平居無恙,一遇紛擾,且支離厭倦,不能酬酢,況茲多病之餘,疲頓憔悴,又其平生至不可強之日。而每歲決獄,皆以十月下旬,人懷疑懼,多亦變故不測之虞,則又至不可為之時也。夫其天下之至繁也,至猥也,至重也,而又適當天下至拙之人,值其至不可強之日,與其至不可為之時,是亦豈非天下之至難也?

以予之難,不敢忘昔之治于此者,將求私淑之。而廳壁舊無題名,搜諸故牒,則存者僅百一耳。大懼泯沒,使昔人之善惡無所考徵,而後來者益以畏難苟且,莫有所觀感,於是乃悉取而書之廳壁。雖其既亡者不可復追,而將來者尚無窮已,則後賢猶將有可別擇以為從違。

而其間苟有天下之至拙加予者,亦得以取法明善,而免過愆,將不為無小補。然後知予之所以為此者,固亦推己及物之至情,自有不容于已也矣。弘治庚申十月望。

重修提牢廳司獄司記

弘治庚申七月,重修提牢廳工畢。又兩越月,而司獄司成,於是餘姚王守仁適以次來提督獄事,六監之吏皆來言曰:「惟茲廳若司建自正統,破敝傾圮且二十年。其卑淺隘陋,則草創之制,無尤焉矣。是亦豈惟無以凜觀瞻而嚴法制,將治事者風雨霜雪之不免,又何暇于職務之舉而奸細之防哉?然茲部之制,修廢補敗,有主事一人以專其事,又壞不理,吾儕小人,無得而知之者。

獨惟拓隘以廣,易朽以堅,則自吾劉公實始有是。吾儕目睹其成,而身享其逸,劉公之功不敢忘也。」又曰:「六監之囚,其罪大惡極,何所不有,作孽造奸,吏數逢其殃,而民徒益其死。獨禁防之不密哉?亦其間容有以生其心。

自吾劉公,始出己意,創為木閒,令不苛而密,奸不弭而消,桎梏可馳,縲紲可無,吾儕得以安枕無事,而囚亦或免于法外之誅。則劉公之功,於是為大。小人事微而謀室,無能為也。敢以布于執事,實重圖之。



於是守仁既無以禦其情,又與劉公為同僚,嫌于私相美譽也,乃謂之曰:「吾為爾記爾所言,書劉公之名姓,使承劉公之後者,益修劉公之職。繼爾輩而居此者,亦無忘劉公之功。則于爾心其亦已矣。」皆應曰:「是小人之願也。

」遂記之曰:劉君名璉,字廷美,江西鄱陽人也。由弘治癸丑進士,今為刑部四川司主事雲。弘治庚申十月十九日。

祭外舅介閹先生文

維弘治八年,歲次乙卯,夏四月甲寅朔,寓金台甥王守仁帥妻諸氏南向泣拜,馳莫于故山東布政司左參政岳父諸公之靈曰:

嗚呼痛哉!孰謂我公,而止於斯,公與我父,金石相期。公為吏部,主考京師,來視我父,他方兒嬉。公曰:「爾子,我女妻之。」公不我鄙,識我于兒。

服公之德,感公之私。憫我中年,而失其慈。慰書我父教我以時。弘治己酉,公參江西,書來召我,我父曰:「咨,爾舅有命,爾則敢遲。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