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鯨記 第 233 頁


「斯達巴克,自從我們倆那回對看了一下後,我近來覺得非常想跟你談談~你是知道彼此看來看去有什麼意義的。不過,就大鯨這件事說來,你的臉,在我看來,就跟這隻手掌一樣~一片空白,既無嘴巴,又無面貌特徵。亞哈始終是亞哈,朋友。這整幕戲就是既定不易的天 ...
作者:梅爾維爾 / 頁數:(233 / 239)

「斯達巴克,自從我們倆那回對看了一下後,我近來覺得非常想跟你談談~你是知道彼此看來看去有什麼意義的。不過,就大鯨這件事說來,你的臉,在我看來,就跟這隻手掌一樣~一片空白,既無嘴巴,又無面貌特徵。亞哈始終是亞哈,朋友。這整幕戲就是既定不易的天意。這是你我在海洋滾動之前的無數年代就已經排練過了的。傻瓜!我就是命運之神的副手;我是受命辦事的。你這部下,得注意!你得聽從我的命令~。大夥兒都得以我為中心。你們看到一個老人只剩下了這麼一個樁頭;倚着一根爛槍;撐着孤零零的一條腿。這就是亞哈~他身體給分裂了;可是亞哈的精神卻是條靠一百隻腳活動的蜈蚣。我感到精疲力竭,半死不活,跟大風裡拖着一艘折桅斷桿的巡洋艦的繩子一樣;我的樣子也許就是這樣。可是,在我這根繩子斷掉以前,你們會聽到我的格格聲;就是等到你們聽到那響聲的時候,你們還會知道,亞哈的大纜索還拖着他那個目的物呢。你們都相信那種叫做預兆的東西嘛?那麼大笑一陣,再嚷一遍吧!因為任何東西在淹死前,都要浮上來兩趟,等它再浮上來後,這才永遠沉下去。莫比-迪克就是這樣~它已浮上來兩天啦~明天將是它第三次上來。唉,你們聽著,它還要再浮上來一趟~不過,只是上來噴它最後一口水罷了!你們大夥兒可都有勇氣,勇氣?」


「象百無所畏的火神一樣,」斯塔布嚷道。

「還象木瓜,」亞哈喃喃道。接着,在大夥兒都向前走去時,他又喃喃着:「竟然有預兆這東西!我昨天跟斯達巴克在那邊談到我那只破艇時,就談到這個。啊!我多勇敢,竟想打別人心裡挖出那個在我心裡貼得多緊的東西!~那教徒~教徒!~沒啦,沒啦?他竟不得不先走啦!~不過,在我完蛋以前,還是會再看到他的~這是怎麼回事?~這個難解的謎,這會兒,也許會把那些有一長串鬼神的法官做後盾的律師們都難倒吧:~真象只鷹喙在啄我的腦子。可是,我一定,一定要來解這個謎!」

這時,暮色攏來,還看到大鯨在下風的地方。


於是,又再一次收縮篷帆,一切都跟上一天晚上差不多;只不過聽到陣陣的鎚子聲和咿咿唔唔的磨刀石聲,快近天亮才止息,因為大家都藉著燈籠,有的忙着把備用的小艇仔細裝配停妥,有的在磨他們的新刀槍,以備明天使用。與此同時,那個木匠正在用亞哈那只破艇的龍骨給亞哈再做一隻腿;低掛着帽子的亞哈,則還是象昨天夜裡一樣,一動不動地站在小艙口中;他那遮蓋着的反射器似的眼睛,有所期待地望着後邊的羅盤面板,那只羅盤朝正東方擺在那兒,迎接晨曦降臨。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追擊~第三天

第三天的清晨晴朗地來臨了,前桅頂上那個孤寂的守夜人再次由一群日夜的望者接了班,每根桅杆,几乎每根圓木都佈滿了人。

「你們可看到它嗎?」亞哈叫道;可是,大鯨卻還沒有看到。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