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方哲學史 第 205 頁


對於始自公元十四世紀中的天主教綜合體系的崩潰來說,一些外界的事件比哲學起着遠為重大的作用。公元1204年拜占庭帝國為拉丁人所征服,並從此一直到公元1261年受到他們的統治;在此期間其政府的宗教是天主教,而不是希臘 ...
作者:羅素 / 頁數:(205 / 341)

對於始自公元十四世紀中的天主教綜合體系的崩潰來說,一些外界的事件比哲學起着遠為重大的作用。公元1204年拜占庭帝國為拉丁人所征服,並從此一直到公元1261年受到他們的統治;在此期間其政府的宗教是天主教,而不是希臘正教。公元1261年之後教皇失掉了君士坦丁堡,儘管公元1438年在費拉拉有過一度名義上的合併,但教皇卻從來沒有收復該城。由於法蘭西、英格蘭等民族的君主政體的興起,西方帝國(指神聖羅馬帝國—譯者)在與教皇的衝突中雖被挫敗,但結果並未給教會帶來任何益處;教皇于公元十四世紀的大部分時期中在政治方面只是法蘭西王掌握下的一個工具。比這些原因更為重要的一項即是,富商階級的興起和俗眾知識的增進。這種情況都起始於意大利,直至公元十六世紀中葉為止,其發展經常是遙遙領先於西方其他地區的。公元十四世紀時,意大利北部諸城市比北方諸城市更為富庶;有學問的俗眾,特別在法學和醫學方面為數日益增多。這些城市具有一種獨立自主的精神,由於皇帝在現時已不足為患,於是它們便易於起而反抗教皇了。儘管程度上較差,但這同一運動也還存在於其他地方。弗蘭德斯繁榮起來了:漢撒諸城市也不居後。在英格蘭,羊毛貿易成為它的一項財源。在這期間裡,堪稱廣義的民主傾向是十分強大的,但民族主義傾向卻較此更為強大。教廷已然變得很世俗化,大體上表現為一個稅收機構,徵收大部分國家願意保留于其國內的巨額稅收。教皇已不再享有或不配享有那種給予他們權柄的道德威望。以前聖弗蘭西斯曾經能夠和尹諾森三世以及格雷高裡九世和其共事,但公元十四世紀中一些至為熱誠的人們卻被迫與教廷進行了鬥爭。


然而,在本世紀初葉,這些使教廷衰落的原因還不很明顯。鮑尼法斯八世在‧兀‧納‧姆‧傘‧克‧塔‧姆教令(BullUnam Sanctam)中提出了以前任何教皇從未提過的極端要求他于公元1300年,創立了大赦年制度,凡到羅馬來遊歷,並在此舉行某種儀式的天主教徒都可獲得大赦。這事給教廷的金庫以及羅馬市民的衣袋帶來了巨額的錢財。原先規定每百年舉行一次大赦年祭典,其後終因利潤巨大而縮短為每五十年舉行一次,以後又縮短至二十五年,並從此一直傳到現代。公元1300年的即第一次大赦年祭典,可視為教皇成功的極點,同時,為了方便起見也可以把這個日期當作教廷開始衰落的日期。

鮑尼法斯八世是個意大利人,生於阿納格尼,當他在英格蘭時,他曾替教皇援助英王亨利三世征討叛亂諸侯而被幽囚于倫敦塔中。公元1267年他受到亨利之子即以後的愛德華一世的解救。在他所處的時期裡教會內部已然出現了一個強力的法蘭西派,而他的被選就曾遭到法蘭西籍紅衣主教們的反對。關於國王是否有權對法蘭西籍僧侶征稅的問題,他與法蘭西王腓力普四世之間有過激烈的衝突。鮑尼法斯經常援用親屬同時又貪得無厭;因此,他願意盡多地掌握一些經濟來源。他被人指控為異端一事可能是公道的;他似乎是個阿弗羅埃斯主義者而且不相信靈魂不死。他和法蘭西王構怨很深。因而導致後者企圖通過全教會議把他廢黜,而去派兵捉拿他。他在阿納格尼被人捕獲了,但事後卻逃往羅馬,並歿于該地。此後許久再也沒有一個教皇膽敢冒險敵對法蘭西王了。


在一段短暫的過渡統治之後,紅衣主教們于公元1305年選立了博爾多的大主教為教皇,號稱克萊門特五世。他是一個戛斯坎尼人,並在教會內一貫代表着法蘭西派,在他作教皇的任期中他從來沒有去過意大利。他在里昂接受加冕禮,並在公元1309年定居于阿維農,此後教皇們繼續留住在這里約達七十年之久。教皇克萊門特五世曾借反對聖殿騎士團時和法蘭西王改採取的共同行動,而大肆宣揚他和法蘭西王的結盟。雙方都需要錢財,教皇方面是為了慣于寵幸私人和私黨,腓力普方面則是為了同英格蘭作戰,鎮壓弗蘭德斯人的叛亂,和維持日益增強的政府。在他掠奪了倫巴底人銀行主之後,又「在商業所能容許的範圍內」迫害了猶太人。他發現聖殿騎士團不僅是些銀行家,而且在法蘭西境內擁有巨大的地產,同時這些地產若借教皇的支援,是可由他攫取的。於是國王與教皇商定首先由教會揭發聖殿騎士團業經陷入了異端;然後再由國王和教皇合夥瓜分這些臓物。在公元1307年某一既定的日期,法蘭西境內所有首要聖殿騎士團分子都遭到了逮捕;

他們全都必須回答一連串事前擬好了的誘導訊問,在嚴刑拷打下,他們招認他們禮拜過撒旦和犯有其他種種醜行;公元1313年,教皇終於下令鎮壓了該騎士團,並沒收了其所有的財產。關於這個案件亨利‧C.李在他的《異端裁判史》中敘述得最好。經過綿密的調查之後,他在書中作出了以下的結論:指控聖殿騎士團的罪名是全然沒有根據的。

在整個聖殿騎士團事件中,教皇與國王在經濟利益上是一致的。然而,在基督教世界的大部分地區中,在大多數情況下,兩者之間的利益卻是衝突的。鮑尼法斯八世期間,腓力四世為征稅與教皇發生爭執時曾得到各階層人民甚至僧侶階級的支持。當教皇在政治上屈從法蘭西時,一些仇視法蘭西國王的君主們也必然要仇視教皇。這曾導致了皇帝對奧卡姆的維廉以及巴都阿人馬西哥利歐的庇護;並在稍後的時代中,引起剛特人約翰來保護威克利夫。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