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亨利八世 第 10 頁


亨利王: 用溫和的態度把這個交給王後。(噶登納下)接待這樣一些有學問的人,我所能想到的最合適的場所是黑衣僧團的寺院。你們就在那裡聚會來辦理這件重大的事情吧。我的伍爾習,派人去佈置一下。咳,大人,一個精力充沛的人要和這樣一個可愛的同榻人分離,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0 / 27)

亨利王: 用溫和的態度把這個交給王後。(噶登納下)接待這樣一些有學問的人,我所能想到的最合適的場所是黑衣僧團的寺院。你們就在那裡聚會來辦理這件重大的事情吧。我的伍爾習,派人去佈置一下。咳,大人,一個精力充沛的人要和這樣一個可愛的同榻人分離,這是多令人傷心啊?但是,良心,良心,它是最敏感的。我必須把她拋棄。(同下。)
第三場

王後內宮的一間前廳

安·波琳和老婦人上。
安: 也不是因為那個。叫人難過的原故是:皇上和她生活在一起已經這麼久了,她為人又是這麼好,誰也沒法子說她一句壞話,我拿我的性命擔保,她從來不懂得什麼叫損害別人,咳,登位以來,已度過這麼多的春秋,尊嚴和榮華有增無已——放棄這些東西而感到的痛苦比當初得到它們的時候感到的甜蜜,何止大過千倍——有過這麼一段經歷之後,今天忽然下令驅逐她,妖怪也會感到淒惻的。
老婦人: 鐵石心腸的人也為她心軟,為她難過。
安: 天意如此啊,她從來沒有享受這份榮華倒還好些。雖說榮華易逝,但是如果真是因為不和,因為命運的關係,使她和榮華富貴一刀兩段,這痛苦也真跟靈魂和肉體分家一樣啊。
老婦人: 哎,可憐的王後,她現在又變成外國人了。
安: 這就更加叫人可憐她了。說實話,我認為與其綾羅綢緞,珠光寶影,生活在憂愁痛苦之中,不如出身清寒,和貧賤人來往,倒落個知足長樂,還更好些。
老婦人: 知足就是我們最大的財富啊。
安: 說實話,我以閨女家身分發誓,我可不願意當王後。
老婦人: 我不怕造孽,我倒願意,我還敢豁出我閨女家身分,偏要當一回王後呢。別看您裝模作樣,其實您心裡也願意。看您長得這副女人家的俊俏模樣,您那顆心也是女人的心,女人的心總是愛地位、金銀、權力的,這些東西,說實話,就是福氣,就是上帝的禮物,別看您假正經,您那顆軟羔皮做的良心,只要您願意把它撐開,這些禮物滿都裝得下。

安: 說實話,您這都是胡說。
老婦人: 實話,實話,可不是實話麼?您真不願意當王後?
安: 我不當,天下的金銀財寶都給我,我也不當。
老婦人: 這可怪了。我雖然老了,誰要是肯花一個軋彎了的三便士銅幣僱我,我也願意跟他做一回夫妻。不過請您告訴我,當個公爵夫人,您覺得怎麼樣呢?
安: 說實話,我也不願意。
老婦人: 您的骨頭可太軟了。再降一級;我要是遇上個青年伯爵,最多紅一紅臉,早不像您這樣還保住閨女家的身分了。您的脊樑上連這些份量都不肯經受,那可太軟了,永遠也弄不到個孩子。
安: 瞧您這亂扯!我再起誓,把全世界給我,我也不願意當王後。
老婦人: 我看,只要把小小英格蘭給您,您就會願意手裡攥個球兒啦⑾。我自己只要得到卡那文郡就夠了,雖說這地方也不屬於國王。瞧,誰來了。
宮內大臣上。
宮內大臣: 早安,兩位貴人的密談有一聽的價值麼?
安: 我的好大人,不值得您問起,我們在替我們的主母難過呢。
宮內大臣: 你們作的倒是件好事,是善良的婦女應該作的啊。還有結局完滿的希望呢。
安: 我祝告上帝,但願如此。
宮內大臣: 您的心地真是善良,願上天降福給您這樣的人。好貴人,我這話是說得很誠懇的,國王陛下見您具備許多品德,為了表示他對您的尊崇,特降鴻恩,晉封您為彭布洛克侯爵夫人,除封號之外,每年還加賞年祿一千鎊。
安: 我真不知道應該怎麼表示我的忠心。把我的一切都獻出來也不足以報答皇上的恩典;為皇上祈禱,不足以表示我的虔誠;為他祝願,最多也只流於空洞,沒有價值。但是我也只能用祈禱和祝願來報答了。懇求大人在皇上面前替我謝恩,以表我的忠心,就說婢女實在有愧,願聖躬康健,皇圖昌盛。
宮內大臣: 我一定在皇上面前證明他對您的推崇是有道理的。(旁白)我已經把她仔細考量,她真是德貌兼備,無怪皇上看中了她。說不定這位貴人會生出一顆明珠來,照亮我們這座島國呢。⑿(向安·波琳)我去見皇上了,告訴他我已向您下達了他的旨意。(宮內大臣下。)
安: 大人,再見。
老婦人: 咳,真是碰巧了,瞧,我像個叫化子似的在宮裡獃了十六年,今天還是個叫化子:東求錢,西求錢,總是不巧,不是去得太早了,就是太晚了。可是您呢——這也是命呀——是條新來的魚兒——真是逼上門來的好運氣——還沒張口,嘴裡就填滿了。
安: 我也沒有想到。
老婦人: 味道怎麼樣?苦嗎?我敢賭四十便士,不會苦的。從前有位姑娘——這是個老故事——她不願當王後,把埃及的泥巴⒀都給她,她也不肯。您聽見過麼?
安: 算了算了,您又在開玩笑了。
老婦人: 有您這樣的好題目,我能唱得比雲雀還好聽。彭布洛克侯爵夫人?就因為皇上尊敬您,一年一千鎊?沒有別的責任?我敢用性命擔保,還不知道有幾個一千鎊等著您呢。皇恩就像一件衣裳,前襟長,後邊的下襬還更長呢。到了現在我敢說您脊樑上也背得動公爵夫人的頭銜了。您倒說說,是不是比剛纔體力強了些呢?
安: 好大娘,您愛高興,儘管自己高興,別把我也拉扯在裡頭。這件事要讓我高興,還不如我娘沒有生我的好,我想到後果就渾身發軟。王後正在傷心,我們在這兒獃了半天,都把她忘了,請您千萬別把在這兒聽見的事告訴她。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