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太平廣記 四 第 133 頁


東漢時,扶風袁次陽的妻子,是扶風馬季長的女兒。剛結婚時,娘家陪送的嫁妝特別豐厚,袁妻每天都精心梳妝打扮。袁次陽問妻子:「已經作了媳婦,每天只是捧着箕畚、掃帚,料理家務而已。為什麼這樣過于打扮呢?」袁妻回答說:「我的父母陪送這麼多的嫁妝是他們 ...
作者:李昉 / 頁數:(133 / 396)

東漢時,扶風袁次陽的妻子,是扶風馬季長的女兒。剛結婚時,娘家陪送的嫁妝特別豐厚,袁妻每天都精心梳妝打扮。袁次陽問妻子:「已經作了媳婦,每天只是捧着箕畚、掃帚,料理家務而已。為什麼這樣過于打扮呢?」袁妻回答說:「我的父母陪送這麼多的嫁妝是他們對我這個女兒的慈愛,我不能忤逆父母不用這些嫁妝。郎君如果想仰慕漢朝的鮑宣、梁鴻的高尚志節,為妻也一定效仿鮑宣的妻子少君、梁鴻的妻子孟藝,將飯菜高高地奉舉到眉間來侍奉你啊!」袁次陽又問:「弟弟先於哥哥結婚,會被世人恥笑,現在你的姐姐還未出嫁呢,你先出嫁好嗎?」袁妻回答說:「我姐姐品德高尚卓異,到現在還沒有尋找到可以嫁給他的好丈夫。不象我啊這麼卑下,管他好賴呢,找個男人嫁給他就算了。」袁次陽聽了後沉默不語,但還不服氣。在新房外面偷聽人,很為袁次陽感到慚愧。


伊籍

蜀先主以伊籍為左將軍從事中郎,使吳。孫權聞其才辨,欲逆折其辭。籍適入拜,權曰:「勞事無道之君。」籍應聲對曰:「一拜一起,未足為勞。」吳主大慚,無語對。(出《三國志》)

【譯文】

蜀漢先主劉備任用伊籍為左將軍行事中郎將,派他出使東吳。吳王孫權聽說他很有辯才,想逆着說話,藉以打亂伊籍的思維。伊籍剛剛進入吳宮正殿叩拜吳主孫權,孫權開口說道:「你這不是徒勞事奉無道的昏君嗎?」伊籍應聲回答道:「一拜一起,不算什麼操勞。」吳主孫權聽了深感慚愧,無話可答。

張裔


蜀張裔為益州太守,為郡人雍闓縛送孫權。武侯遣鄧芝使吳,令言次從權請裔。裔自至吳,流徙伏匿。權未之知,故許芝遣。裔臨發,乃引見。問裔曰:「蜀卓氏寡女,亡奔相如。貴土風俗,何以乃爾。」裔對曰:「愚以為卓氏寡女,猶賢于買臣之妻。」(出《啟顏錄》)

【譯文】

蜀漢益州太守張裔,被本郡人雍闓暗中綁架到東吳欲送給吳主孫權。諸葛亮派遣鄧芝出使東吳,讓鄧芝拜見孫權時在言談中向孫權提出請張裔回蜀。張裔自從被綁架到東吳後,便從雍闓手裡逃出來各處流落躲藏。孫權並不知道他被綁架來,因此允許鄧芝帶他離吳回蜀。臨行前,張裔被引見去拜辭吳主孫權。孫權問張裔:「蜀中卓氏寡婦卓文君,跟司馬相如私奔。貴地的風俗怎麼這樣呢?」張裔回答說:「我認為卓氏寡婦卓文君,儘管跟人私奔,還比貴國吳縣朱買臣的妻子嫌貧愛富易夫而嫁賢慧多了呢!」

張裕

□□□□□劉璋會涪,時張裕為從事,侍坐。其人饒須,先主嘲之曰:「吾涿縣特多毛姓,東西南北,皆諸毛也。涿令稱曰:‘諸毛繞涿居乎!」裕即答曰:「昔有作上黨潞長,遷為涿令者,去官還家。時人與書,欲署潞則失涿,署涿則失潞,乃署曰潞涿君。’」先主大笑。先主無須,故裕雲及之。(《藝文類聚》卷二五引《蜀志》[《蜀志》十二周群傳文]文略同,疑出《啟顏錄》)

【譯文】

蜀漢先主劉備與劉璋在涪州相見。當時,張裕任劉障的從事,在旁邊坐陪。張裕臉上長着連鬢鬍鬚,劉備嘲笑他說:「我的家鄉河北涿縣姓毛的特別多,東西南北,都是毛啊。涿縣的縣令自稱為:‘眾多的毛繞着涿而居住啊!’」張裕聽了反唇相譏說:「從前有個人任上黨潞長,後遷任涿縣縣令,辭官回家了。當時有人給他寫信,想在信頭寫‘潞’就遺漏下‘涿’,寫‘涿’就遺下‘潞’。於是,所興寫上‘潞涿君’。」劉備聽了後哈哈大笑。劉備臉上沒長鬍鬚,因此張裕這樣講。(按:「涿」,另有一義為「陰器」,即'生殖器「;」潞「,諧音為」露"。)

薛綜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