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傲慢與偏見 第 24 頁


班納特太太說:「我相信這一切都做得很得體,很有禮貌,我看她一定是個和顏悅色的女人。可惜一般貴夫人們都比不上她。她住的地方離你很近嗎,先生?」 「寒舍那個花園跟她老夫人住的羅新斯花園,只隔着一條衚衕。」 「你說她是個寡婦嗎,先生?她還 ...
作者:珍奧斯汀 / 頁數:(24 / 139)

班納特太太說:「我相信這一切都做得很得體,很有禮貌,我看她一定是個和顏悅色的女人。可惜一般貴夫人們都比不上她。她住的地方離你很近嗎,先生?」


「寒舍那個花園跟她老夫人住的羅新斯花園,只隔着一條衚衕。」

「你說她是個寡婦嗎,先生?她還有家屬嗎?」

「她只有一個女兒,……也就是羅新斯的繼承人,將來可以繼承到非常大的一筆遺產呢。」

「噯呀,」班納特太太聽得叫了起來,一面又搖了搖頭。「那麼,她比多少姑娘們都福氣她。她是怎樣的一位小姐?長得漂亮嗎?」

「她真是個極可愛的姑娘。咖苔琳夫人自己也說過,講到真正的漂亮,德·包爾小姐要勝過天下最漂亮的女性;因為她眉清目秀,與眾不同,一看上去就知道她出身高貴。她本來可以多才多藝,只可惜她體質欠佳,沒有進修,否則她一定琴棋書畫樣樣通曉,這話是她女教師說給我聽的,那教師現在還跟她們母女住在一起。她的確是可愛透頂,常常不拘名份,乘着她那輛小馬車光臨寒舍。」

「她覲見過皇上嗎?在進過宮的仕女們中,我好象沒有聽見過她的名字。」


「不幸她身體柔弱,不能過京城去,正如我有一天跟咖苔琳夫人所說的,這實在使得英國的宮庭裡損失了一件最明媚的裝潢;她老人家對我這種說法很是滿意。你們可以想象得到,在任何場合下,我都樂於說幾句巧妙的恭維話,叫一般太太小姐們聽得高興。我跟咖苔琳夫人說過好多次,她的美麗的小姐是一位天生的公爵夫人,將來不管嫁給哪一位公爵姑爺,不論那位姑爺地位有多高,非但不會增加小姐的體面,反而要讓小姐來為他爭光。這些話都叫她老人家聽得高興極了,我總覺得我應該在這方面特別留意。」

班納特先生說:「你說得很恰當,你既然有這種才能,能夠非常巧妙地捧人家的場,這對於你自己也會有好處。我是否可以請教你一下,你這種討人喜歡的奉承話,是臨時想起來的呢,還是老早想好了的?」

「大半是看臨時的情形想起來的;不過有時候我也自己跟自己打趣,預先想好一些很好的小恭維話,平常有機會就拿來應用,而且臨說的時候,總是要裝出是自然流露出來的。」

班納特先生果然料想得完全正確,他這位表侄確實象他所想象的那樣荒謬,他聽得非常有趣,不過表面上卻竭力保持鎮靜,除了偶而朝着伊麗莎白望一眼以外,他並不需要別人來分享他這份愉快。

不過到吃茶的時候,這一場罪總算受完了。班納特先生高高興興地把客人帶到會客室裡,等到茶喝完了,他又高高興興地邀請他朗誦點什麼給他的太太和小姐們聽。柯林斯先生立刻就答應了,於是她們就拿了一本書給他,可是一看到那本書(因為那本書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從流通圖書館借來的)他就吃驚得往後一退,連忙聲明他從來不讀小說,請求她們原諒。吉蒂對他瞪着眼,麗迪雅叫起來了。於是她們另外拿了幾本書來,他仔細考慮了一下以後,選了一本弗迪斯的《講道集》。他一攤開那本書,麗迪雅不禁目瞪口獃,等到他那麼單調無味,一本正經地剛要讀完三頁的時候,麗迪雅趕快岔斷了他:

「媽媽,你知不知道腓力普姨爹要解僱李卻?要是他真的要解僱他,弗斯脫上校一定願意僱他。這是星期六那一天姨爹親自告訴我的。我打算明天上麥裡屯去多瞭解一些情況,順便問問他們,丹尼先生什麼時候從城裡回來。」

兩個姐姐都吩咐麗迪雅住嘴;柯林斯先生非常生氣,放下了書本,說道:

「我老是看到年輕的小姐們對正經書不感興趣,不過這些書完全是為了她們的好處寫的。老實說,這不能不叫我驚奇,因為對她們最有利益的事情,當然莫過于聖哲的教訓。可是我也不願意勉強我那年輕的表妹。」

於是他轉過身來要求班納特先生跟他玩「貝加夢」,班納特先生一面答應了他,一面說,這倒是個聰明的辦法,還是讓這些女孩子們去搞她們自己的小玩藝吧。班納特太太和她五個女兒極有禮貌地向他道歉,請他原諒麗迪雅打斷了他朗誦對書,並且說,他要是重新把那本書讀下去,她保證決不會有同樣的事件發生。柯林斯先生請她們不要介意,說是他一點兒也不怪表妹,決不會認為她冒犯了他而把她懷恨在心。他解釋過以後,就跟班納特先生坐到另一張桌子上去,準備玩「貝加夢」。

第十五章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