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國語譯註 第 87 頁


范。你為我準備整羊的宴席,我用來陪他喝酒。我是個戲子,話說過頭也沒關係。”驪姬答應下來,於是準備了宴席,讓優施送去給裡克喝酒。喝到半醉時,優施站起來舞蹈,對裡克的妻子說:「夫人請我吃一頓的話,我會教這位大夫如何輕鬆愉快地事奉好國君。」隨即就 ...
作者:劉知幾 / 頁數:(87 / 203)

范。你為我準備整羊的宴席,我用來陪他喝酒。我是個戲子,話說過頭也沒關係。”驪姬答應下來,於是準備了宴席,讓優施送去給裡克喝酒。喝到半醉時,優施站起來舞蹈,對裡克的妻子說:「夫人請我吃一頓的話,我會教這位大夫如何輕鬆愉快地事奉好國君。」隨即就唱起來:「一心想事奉好國君啊,卻不知如何才能愉快而且有閒暇。這個人真是笨啊,他的智慧還不及鳥雀烏鴉。別人都往草木豐盛的地方去了,他卻獨自留在枯朽的枝丫。」裡克笑着問:「什麼叫草木豐盛的地方?什麼叫枯朽的枝丫?」優施說:「母親是國君的夫人,兒子將要做國君,能不叫草木豐盛的地方嗎?另一個母親死了,兒子又被人說壞話,能不叫枯朽的枝丫嗎?這枯枝還會折斷呢。」優施走後,裡克撤去酒萊,飯也不吃就睡下了。半夜時分,他召來優施,問道:「剛纔你說的話是開玩笑呢?還是聽到了什麼風聲?」優施說:「確有其事。國君已經答應驪姬殺掉太子改立奚齊,計劃已經定了。」裡克說:「如果要我順從國君殺死太子,我不忍心。如果和往常一樣仍與太子交往,我也不敢,採取中立的態度大概可以免禍吧?」優施說:「可免。」早晨,裡克去見丕鄭,說:「史蘇預言的事快要發生了!優施告訴我,國君的計劃已定,將要立奚齊為太子。」丕鄭問:「你對優施說了些什麼?」裡克說:「我回答他將保持中立。」丕鄭說:「真可惜啊!不如對他說不相信有這回事而使他們心灰意冷,這樣也就加強了太子的地位而分化了他們的黨羽。應該多想些辦法迫使他們改變計劃,他們的計劃被拖延下來,就可以找機會離間他們了。現在你說保持中立,越發加強了他們的陰謀,他們準備就緒以後就不容易被離間了。」裡克說:「我說過的話已無可輓回,況且驪姬的心思肆無忌憚,十分頑固,又怎麼能挫敗他們呢!不知你將如何對付?」丕鄭說:「我沒有一定的主意。我是事奉國君的人,以國君的意見為我的意見,決定權不在我手裡。」裡克說:「把弒君救太子看作是耿直,誇大這種耿直會產生驕傲,憑這種驕傲之心去裁決人家父子之間的關係,我不敢這麼做。但是違心地順從國君,廢了太子而給自己謀私利,或者利用手段與奚齊妥協,我也做不到。我只有隱退了!」第二天,便稱病不再上朝。一個月後,驪姬策劃的宮廷政變就發生了。驪姬用國君的名義命令申生說:「昨晚國君夢見你母親齊姜,你必須盡快去祭祀她,然後把祭祀的酒肉送來。」申生答應照辦,就去到曲沃的祖廟祭祀,回來後把祭祀的酒肉送到宮中。獻公正外出打獵,驪姬收下祭品後,便把鴆毒放入酒中,又把一種叫烏頭的毒藥放入肉中。獻公回來,吩咐申生獻上酒肉,獻公把酒灑在地上祭地,地馬上鼓了起來。申生驚恐地跑出去。驪姬用肉喂狗,狗死了;給近侍喝那酒,也死了。獻公下令殺死申生的師傅杜原款,申生逃到曲沃。杜原款臨死前,吩咐一個名叫圉的小臣轉告申生,說:“我沒有才幹,智謀少,又遲鈍,不能負教導之責,以至被處死。我沒能洞察國君的心思,讓你及早拋棄太子的地位跑到別國隱伏下來。我又生性拘謹守本分,不敢與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