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安徒生童話 第 12 頁


「它們都是海裡的牲口,」小克勞斯說,「我把全部的經過告訴你吧,同時我也要感謝你把我淹死。我現在走起運來了。你可以相信我,我現在真正發財了!我獃在袋子裡的時候,真是害怕!當你把我從橋上扔進冷水裡去的時候,風就在我耳朵旁邊叫。我馬上就沉到水底, ...
作者:安徒生 / 頁數:(12 / 537)

「它們都是海裡的牲口,」小克勞斯說,「我把全部的經過告訴你吧,同時我也要感謝你把我淹死。我現在走起運來了。你可以相信我,我現在真正發財了!我獃在袋子裡的時候,真是害怕!當你把我從橋上扔進冷水裡去的時候,風就在我耳朵旁邊叫。我馬上就沉到水底,不過我倒沒有碰傷,因為那兒長着非常柔軟的水草。我是落到草上的。馬上這口袋自動地開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姑娘,身上穿著雪白的衣服,濕頭髮上戴着一個綠色的花環,走過來拉著我的手,對我說:『你就是小克勞斯嗎?你來了,我先送給你幾匹牲口吧。沿著這條路,再向前走十二里,你還可以看到一大群——我把它們都送給你好了。』我這時才知道河就是住在海裡的人們的一條大道。他們在海底上走,從海那兒走向內地,直到這條河的盡頭。這兒開着那麼多美麗的花,長着那麼多新鮮的草。游在水裡的魚兒在我的耳朵旁滑過去,像這兒的鳥在空中飛過一樣。那兒的人是多麼漂亮啊!在那兒的山丘上和闐溝裡吃着草的牲口是多麼好看啊!」


「那麼你為什麼又馬上回到我們這兒來了呢?」大克勞斯問。「水裡面要是那麼好,我決不會回來!」

「咳,」小克勞斯回答說,「這正是我聰明的地方。你記得我跟你講過,那位海裡的姑娘曾經說:『沿著大路再向前走十二里,』——她所說的路無非是河罷了,因為她不能走別種的路——那兒還有一大群牲口在等着我啦。不過我知道河流是怎樣一種彎彎曲曲的東西——它有時這樣一彎,有時那樣一彎;這全是彎路,只要你能做到,你可以回到陸地上來走一條直路,那就是穿過田野再回到河裡去。這樣就可以少走六里多路,因此我也就可以早點得到我的海牲口了!」

「啊,你真是一個幸運的人!」大克勞斯說。「你想,假如我也走向海底的話,我能不能也得到一些海牲口?」

「我想是能夠的。」小克勞斯回答說。「不過我沒有氣力把你背在袋子裡走到河邊,你太重了!但是假如你自己走到那兒,自己鑽進袋子裡去,我倒很願意把你扔進水裡去呢!」

「謝謝你!」大克勞斯說。「不過我走下去得不到海牲口的話,我可要結結實實地揍你一頓啦!這點請你注意。」

「哦,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厲害吧!」於是他們就一起向河邊走去。那些牲口已經很渴了,它們一看到水,就拚命衝過去喝。

「你看它們簡直等都等不及了!」小克勞斯說。「它們急着要回到水底下去呀!」


「是的,不過你得先幫助我!」大克勞斯說,「不然我就要結結實實地揍你一頓!」

這樣,他就鑽進一個大口袋裏去,那個口袋一直是由一頭公牛馱在背上的。

「請放一塊石頭到裡面去吧,不然我就怕沉不下去啦。」大克勞斯說。

「這個你放心,」小克勞斯回答說,於是他裝了一塊大石頭到袋裏去,用繩子把它繫緊。接着他就把它一推:嘩啦!大克勞斯滾到河裡去了,而且馬上就沉到河底。

「我恐怕你找不到牲口了!」小克勞斯說。於是他就把他所有的牲口趕回家來。

豌豆上的公主

從前有一位王子,他想找一位公主結婚;但是她必須是一位真正的公主。所以他就走遍了全世界,要想尋到這樣的一位公主。可是無論他到什麼地方,他總是碰到一些障礙。公主倒有的是,不過他沒有辦法斷定她們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公主。她們總是有些地方不大對頭。結果,他只好回家來,心中很不快活,因為他是那麼渴望着得到一位真正的公主。

有一天晚上,忽然起了一陣可怕的暴風雨。天空在掣電,在打雷,在下着大雨。這真有點使人害怕!這時,有人在敲門,老國王就走過去開門。

站在城門外的是一位美麗的公主。可是,天哪!經過了風吹雨打之後,她的樣子是多麼難看啊!水沿著她的頭髮和衣服向下面流,流進鞋尖,又從腳跟流出來。她說她是一個真正的公主。

「是的,這點我們馬上就可以考查出來。」老皇后心裡想,可是她什麼也沒說。她走進臥房,把所有的被縟都搬開,在床榻上放了一粒豌豆。於是她取出二十床墊子,把它們壓在豌豆上。隨後,她又在這些墊子上放了二十床鴨絨被。

這位公主夜裡就睡在這些東西上面。

早晨大家問她昨晚睡得怎樣。

「啊,不舒服極了!」公主說,「我差不多整夜沒有合上眼!天曉得我床上有件什麼東西?有一粒很硬的東西硌着我,弄得我全身發青發紫,這真怕人!」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