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宋詞三百首 第 6 頁


②鳳髻金泥帶:用鳳釵及金絲帶梳飾的髮髻。 ③龍紋玉掌梳:圖案作龍形如掌大小的玉梳。 ④入時無:趕得上時興式樣麼?時髦麼? ⑤怎生:怎樣。 [賞析] 此首愛情詞,寫新婚夫妻的甜密。特殊之處是該詞脫去一般相思離別或花 ...
作者:朱孝臧 / 頁數:(6 / 75)

②鳳髻金泥帶:用鳳釵及金絲帶梳飾的髮髻。


③龍紋玉掌梳:圖案作龍形如掌大小的玉梳。

④入時無:趕得上時興式樣麼?時髦麼?

⑤怎生:怎樣。

[賞析]

此首愛情詞,寫新婚夫妻的甜密。特殊之處是該詞脫去一般相思離別或花前月下寄情之陳規,通過新婚女子的特殊妝梳和深情的語言及動作表情等的描寫,活現了新婚少婦對丈夫的一片純情,以及其對幸福的愛情生活的珍視和嚮往。全詞以生活的順序,表現新婦在閨房向丈夫示愛的細節,人物動作性強,神態畢現,達到爐火純青的藝術境界。

採桑子①

歐陽修

群芳過後西湖好,狼藉殘紅②,飛絮濛濛。垂柳闌幹盡日風。

笙歌散盡遊人去,始覺春空。垂下簾櫳。雙燕歸來細雨中。

[註釋]

①採桑子;詞牌名。又名《醜奴兒》、《醜奴兒令》、《轉調醜奴兒》、《羅敷歌》等。

②狼藉;雜亂不堪的樣子。此句意在欣賞落花繽紛,不是悼惜春殘。

[賞析]

這首詞詠贊春末夏初的西湖風光。全詞既讚美春末西湖動態的繁富美,又欣賞靜態的閒淡美,「笙歌散盡遊人去,始覺春空」表現出詞人重視人文景觀的審美意識。上闋寫自然,下闋詠人事。「遊人去」與「雙燕歸來」互為映對,極巧妙地表現出變化的佈局技巧,曲折而有韻味。風格空靈、淡遠。

踏莎行①

歐陽修

候館梅殘②,溪橋柳細,草熏風暖搖征轡③。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寸寸柔腸,盈盈粉淚,樓高莫近危欄倚④。平蕪盡處是春山⑤,行人更在春山外。


[註釋]

①候館:旅舍。

②征轡(pèi):馬繮繩。

③危欄:高樓上的欄杆。

④平蕪:平坦的草地。

[賞析]

這是一首傷春傷別之作。上闋寫行人客旅的思念。以時空的轉換,寫人在旅途,漂泊無際,且無止期,從而展示了遊子剪不斷的離愁。下闋寫居者對高樓的企盼和懸想。寫遠望之人的內心活動,春山本無內外之別,詞人將其界定,寫出居者念遠的迷茫心境,頗令人玩味。結構的「蒙太奇」處理是此作最大特色。上下闋是兩個生活畫面的組接,前者寫行人,後者寫思婦,一種相思,兩處閒愁,讓此情有一個交流互感的過程,比「單相思」來得厚重和深沉。

訴衷情①

歐陽修

清晨簾幕卷輕霜,呵手試梅妝②。都緣自有離恨,故畫作、遠山長。

思往事,惜流芳③。易成傷。擬歌先斂,欲笑還顰④,最斷人腸。

[註釋]

①訴衷情:詞牌名。五代詞人多用以寫相思之情。又名《步花間》、《偶相逢》、《試周郎》等。

②梅妝:南朝宋武帝女壽陽公主作梅花妝,即在眉宇間畫一朵梅花作為妝飾。

③流芳:流逝的時光。④顰(pín):皺眉。

[賞析]

這是一首詠歌女的作品。詞中主人公已有男朋友,但其遠在他鄉。上闋寫她思念親人的生活細節,賦予深刻的念遠寓意,新穎獨到,最見靈性。下闋寫憶舊愁情,以嘆惜時光飛逝陪襯,倍增其傷感。結尾寫兩個細節:準備唱歌,卻立即收斂住歌喉;想笑,卻先皺起了眉頭。藝術地將歌女內心的矛盾、淒苦的情懷和不得不強顏歡笑的處境都融入這一「斂」一「顰」的面部表情之中,具有很強的表現力。

蝶戀花

歐陽修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遊冶處①,樓高不見章台路②。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註釋]

①遊冶:冶遊,艷游。

②章台路:漢長安有章台街,無比繁華,後人因以章台為歌妓聚居之所。

[賞析]

這是一首寫女子失戀的名作,上闋寫這位失戀女身處深深庭院,被輕煙似的楊柳包圍更顯得幽深闃寂,而她卻被困閉在庭院更深處的重重簾幕之中。下闋以景語寫女主人公內心極度的悲痛情緒。「雨橫風狂」,女主人公心靈受摧殘的象徵;「門掩黃昏」,境界淒涼;「無計留春」,處境可憐。「淚眼問花」兩句最為傳神而受讚許。以細節的生動,強調此女哀苦無告才含淚問花,花亦正被摧逼損害,同病相憐,紅顏薄命,很有象徵意味。

蝶戀花

歐陽修

誰道閒情拋棄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日日花前常病酒①,不辭鏡裡朱顏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②,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後。

[註釋]

①病酒:醉酒,因酒而病。

②青蕪:青草。

[賞析]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