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宋詞三百首 第 7 頁


這是一首由傷春而引發的抒情之作。所抒的是難以實指的濃重的感傷之情。第一句以反詰的語氣直接抒情,意謂儘管久已想將人生的惆悵拋到一邊去,可每逢春天,惆悵依舊。接着對「惆悵」加以具體說明:天天在花前喝醉,眼見得鏡裡朱顏變得憔悴瘦損,但也在所不辭。 ...
作者:朱孝臧 / 頁數:(7 / 75)

這是一首由傷春而引發的抒情之作。所抒的是難以實指的濃重的感傷之情。第一句以反詰的語氣直接抒情,意謂儘管久已想將人生的惆悵拋到一邊去,可每逢春天,惆悵依舊。接着對「惆悵」加以具體說明:天天在花前喝醉,眼見得鏡裡朱顏變得憔悴瘦損,但也在所不辭。下闋開頭是對「春來惆悵」的申說。新草新柳本應給人以新的希望,可詞人所得到的,只是「新愁」而已!而且「年年」如此,這就成為人生憂患了。何以會如此?則啟人思索。最後以場景作結,更具魅力。


生查子·元夕

歐陽修

去年元夜時①,花市燈如晝②。 月到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

[註釋]

①元夜:正月十五為元宵節。這夜稱為元夜、元夕。

②花市:繁華的街市。

[賞析]

這是首相思詞,寫去年與情人相會的甜蜜與今日不見情人的痛苦,明白如話,饒有韻味。詞的上闋寫「去年元夜」的事情,花市的燈像白天一樣亮,不但是觀燈賞月的好時節,也給戀愛的青年男女以良好的時機,在燈火闌珊處秘密相會。「月到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二句言有盡而意無窮。柔情密意溢於言表。下闋寫「今年元夜」的情景。「月與燈依舊」,雖然只舉月與燈,實際應包括二三句的花和柳,是說閙市佳節良宵與去年一樣,景物依舊。下一句「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表情極明顯,一個「滿」字,將物是人非,舊情難續的感傷表現得淋漓盡致。

木蘭花

歐陽修

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淒涼多少悶! 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沉何處問①?

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 故敧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②。

[註釋]

①魚沉:傳說魚能傳書,魚沉則書信無以傳送了。


②燼:結燈花。

[賞析]

此詞寫思婦念遠的愁情。上闋寫思婦別後的孤淒苦悶和對遠遊人深切的懷念。「觸目」句概括而凝練。「漸行漸遠漸無書」,既寫出行人離家遠去,又暗示隨着距離愈來愈遠、時間越來越長,行人也漸漸將家中親人淡忘的心態變化。上闋寫白晝的思念,下闋寫夜晚的思念。描寫思婦秋夜難眠獨伴孤燈的愁苦。最後兩句,通過寫伊人欲尋夢而不成、天又將曉的事實,將全詞悲劇效果推向高潮,並就此收筆。此詞語言淺白,情感樸實,雅俗兼備,在宋詞中少見。

蝶戀花

歐陽修

幾日行雲何處去?忘了歸來,不道春將暮①。百草千花寒食路②,香車系在誰家樹?

淚眼倚樓頻獨語,雙燕來時,陌上相逢否?撩亂春愁如柳絮,依依夢裡無尋處。

[註釋]

①不道:不覺。

②寒食:據《荊楚歲時記》,冬至後一百零五日,即有疾風甚雨,謂之寒食。其時在清明前一天(一說清明前二天)。古俗,寒食節禁火三日。

[賞析]

這是首閨怨詞。上闋寫愛人如行雲遊蕩在外,春色將盡,百草千花紛呈,在寒食踏青路上遊人成雙成對,閨中人自然深懷哀怨。「行雲」喻漂蕩在外的男子,他離家不歸。從詞意看,「香車系在誰家樹」隱含的是尋花問柳去了。下闋着重寫被冷落而獨守空房的思婦淒苦的表情。這首詞以家常話和白描手法寫女子失戀的悲哀,深隱而沉痛。

青玉案①

歐陽修

一年春事都來幾?早過了、三之二。綠暗紅嫣渾可事②,綠楊庭院,暖風簾幕,有個人憔悴。

買花載酒長安市,又爭似家山桃李③?不枉東風吹客淚④,相思難表,夢魂無據,惟有歸來是。

[註釋]

①青玉案:詞牌名,又名《橫塘路》、《西湖路》等。

②渾:還是。可事:小事,尋常事。

③爭似:怎似。④不枉:不怪。

[賞析]

這是一首寫遊子思家之作。開頭通過計算春光過去多少,引出「有個人憔悴」的傷感。「綠暗紅嫣」一句指春去夏來,是年年如此的事情,困居在「綠楊庭院,暖風簾幕」中的主人公,卻不能不為之動情。下闋通過在京都「買花載酒」與在家鄉見到桃李花的對比,強化思鄉的真情。後四句,通過欲夢鄉而不得,思鄉情又難以傳述,只得迎風流淚,指出只有歸家才是惟一了卻心事的辦法。全詞在平淡的語言、紆緩的節奏和曲折的對比中,抒發人人心中常有的傷春的感受。

浪淘沙①

歐陽修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②。垂柳紫陌洛城東③,總是當時攜手處,遊遍芳叢。

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註釋]

①浪淘沙:唐教坊曲名,本七言絶句。李煜始自創新聲為長短句,分上下闋。

②從容:留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