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巴爾札克中短篇小說選 第 33 頁


「先生,」我說,「我首先跟您談,這就盡了我的一項責任;我不願意不通知您,就把一個陌生人托我捎給伯爵夫人的東西交給她。但是,他托我送交的是一種正當的遺贈,也是一個我無權支配的秘密。從他的言談裡,我知道您為人極好,我想您是不會阻止我完成他的遺願 ...
作者:巴爾札克 / 頁數:(33 / 95)

「先生,」我說,「我首先跟您談,這就盡了我的一項責任;我不願意不通知您,就把一個陌生人托我捎給伯爵夫人的東西交給她。但是,他托我送交的是一種正當的遺贈,也是一個我無權支配的秘密。從他的言談裡,我知道您為人極好,我想您是不會阻止我完成他的遺願的。至于以後,夫人完全有自由向您講出我不得不保守的這個秘密。」


聽到稱讚他,這位貴人很得意地晃了晃腦袋,回了一句含糊不清的恭維話,最後表示由我自便。於是我們往回走。這時,莊園的鐘聲宣佈開晚飯了,我被邀請與主人共進晚餐。朱麗葉見我們倆神情嚴肅,一言不發,便偷偷地觀察我們。過了一會兒,她丈夫找了個小小的藉口,讓我們單獨在一起,她更是詫異,停下了腳步,瞟了我一眼,只有女人才能用那種目光看人。她的目光裡含着好奇,一位主婦看到家裡從天而降似地來了一個不速之客,當然可以這樣好奇地看他;她的眼光裡含着疑問,確實,我的穿著打扮、年齡和相貌形成那麼奇特的對照,無怪她有疑問!她的目光帶著傲慢,被人狂熱地愛着的女人往往如此,因為在她們眼裡,世上的男人除卻一個,其他的都不值一顧;她的目光裡還含着不由自主的恐懼、害怕以及厭煩,因為她剛纔無疑準備享受與情人單獨在一起的幸福,現在卻要接待一個不期而至的客人。我懂得這富有表情的目光,這無聲的語言,於是回報了一個充滿憐憫和同情的微笑。這時,我對她凝視了片刻,在這晴朗的日子裡,站在兩旁開滿鮮花的小徑中間,她美麗的容貌真是光彩照人。看著這幅令人讚嘆的畫面,我禁不住嘆了口氣。

「唉!夫人,我剛剛作了一次很艱難的旅行,是為……您一個人而來的。」

「先生!」她說。

「噢!」我接著說,「我是代表一個把您稱為朱麗葉的人來的,」她的臉刷地一下白了,「您今天見不到他了。」

「他病了?」她低聲說。

「是的,」我答道,「但是,我求您剋制住自己的感情。他托我交給您一些與您有關的秘密物件。請相信,不會有比我更能守口如瓶、忠人之事的信使了。」

「出什麼事了?」

「也許是他不再愛您了?」

「啊!那是不可能的!」她叫道,同時不由地露出一絲坦率的微笑。

突然,她似乎哆嗦了一下,用驚恐的目光急速看了我一眼,接着臉上一陣紅,問我:「他活着嗎?」


上帝啊,多麼可怕的字眼!、我年紀太輕,忍受不了那種聲調,一時答不上話來,只是獃獃地看著這個不幸的女人。

「先生!先生,回答我呀!」她大聲說。

「他活着,夫人。」

「這是真話?啊,把真實情況告訴我,我能接受,告訴我吧!無論什麼痛苦,也沒有不知他是死是活更叫我難受!」

我不回答,眼裡忍不住滾出兩顆淚珠,因為她說這些話時的語調太奇特了。

她把身體靠到一棵樹上,同時發出一聲微弱的叫喊。

「夫人,」我對她說,「您丈夫來了!」

「能說我有個丈夫嗎?!」

說著,她飛快地跑開,不見了。

「喂,好了,晚飯都快涼了,」伯爵喊道,「來吧,先生。」

我只得跟着主人走去,他把我領到一間餐廳,那裡,晚飯已經擺好,菜餚的豐盛精美只有在巴黎才能常見。桌上擺着五副餐具:伯爵夫婦的、小女孩的、我的——本應該是他的,最後一副是為聖德尼[注]的一位司鐸預備的。司鐸做過餐前禱告後問道:

「伯爵夫人呢?」

「啊,她就會來的,」伯爵回答。他慇勤地先給我們舀了湯,然後給自己舀了滿滿一盆,並且其快無比地吃光了。

「啊!侄兒,」司鐸大聲說,「要是你夫人在這兒,你就會理智些了。」

「爸爸這麼吃法會傷身體的,」小女孩帶著狡黠的神情說。

這段有關飲食學的奇怪的小插曲發生後不久,正當伯爵急煎煎地切一塊我叫不出名稱的野味肉時,一個貼身女仆跑來稟告:「先生,我們到處找不到太太!」

一聽此話,我猛然站起身來,心裡害怕發生什麼不幸的事,我的臉上一定明顯地流露了這種擔憂,使得老司鐸也跟我往花園裡跑去。那位丈夫礙於情理,一直走到餐廳門口。

「別走,別走!用不着擔心。」他對我們喊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