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水滸傳 上 第 4 頁


 大尉拿着提爐,再尋舊路,奔下山來。眾道士接着,請至方丈坐下,真人便問太尉道:「曾見夭師麼?」大尉說道:「我是朝廷中貴官,如何教俺走得山路,吃了這般辛苦,爭些兒送了性命!為頭上至半山裡,跳出一隻弔睛白額大蟲,驚得下官魂魄都沒了。又行不過一個 ...
作者:施耐庵 / 頁數:(4 / 299)

 大尉拿着提爐,再尋舊路,奔下山來。眾道士接着,請至方丈坐下,真人便問太尉道:「曾見夭師麼?」大尉說道:「我是朝廷中貴官,如何教俺走得山路,吃了這般辛苦,爭些兒送了性命!為頭上至半山裡,跳出一隻弔睛白額大蟲,驚得下官魂魄都沒了。又行不過一個山嘴,竹籐裡搶出一條雪花大蛇來,盤做一堆,攔住去路。若不是俺福分大,如何得性命回京?儘是你這道眾,戲弄下官!」真人復道:「貧道等怎敢輕慢大臣?這是祖師試探大尉之心。本山雖有蛇虎,並不傷人,」大尉又道:「我正走不動,方欲再上山坡,只見松樹傍邊轉出一個道童,騎着一頭黃牛,吹着管鐵笛,正過山來。我便間他:‘那裡來?識得俺麼?,他道:’已都知了。'說天師吩咐,早晨乘鶴駕雲望東京去了,下官因此回來。」真人道:「大尉可惜錯過,這個牧童正是天師!」大尉道:「他既是天師,如何這等狠催?」真人答道:「這代天師非同小可,雖然年幼,其實道行非常。他是額外之人,四方顯化,極是靈驗。世人皆稱為道通祖師。」洪大尉道:「我直如此有眼不識真師,當面錯過!」真人道:「大尉且請放心,既然祖師法旨道是去了,比及大尉回京之日,這場醮事祖師已都完了。」大尉見說,方纔放心。真人一面教安排筵宴,管待大尉;請將丹詔收藏於禦書匣內,留在上清宮中,龍香就三清殿上燒了。當日方丈內大排齋供,設宴飲酌。至晚席罷,止宿到曉。


次日早膳已後,真人道眾並提點執事人等請大尉遊山。大尉大喜。許多人從跟隨着,步行出方丈,前面兩個道童引路,行至宮前宮後,看玩許多景緻。三清殿上,富貴不可盡言。左廊下,九天殿、紫微殿、北極殿;右廊下,太乙殿、三官毆、驅邪殿,諸宮看遍。

行到右廊後一所去處,洪太尉看時,另外一所殿宇:一遭都是搗椒紅泥牆,正面兩扇朱紅梧子,門上使着胳膊大鎖鎖着,交叉上面貼著十數道封皮,封皮上又是重重疊疊使着朱印。棺前一面朱紅漆金字牌額,上書四個金字,寫道:「伏魔之殿」。大尉指着門道:「此殿是甚麼去處?」真人答道:「此乃是前代老祖天師,鎖鎮魔王之殿,」太尉又問道:「如何上面重重疊疊貼著許多封皮?」真人答道:「此是老祖大唐洞玄國師封鎖魔王在此。但是經傳一代天師,親手便添一道封皮,使其子子孫孫下敢妄開。走了魔君,非常利害。今經八九代祖師,誓不敢開。鎖用銅汁灌鑄,誰知裡面的事,小道自來往持本宮三十餘年,也只聽聞。」


洪大尉聽了,心中驚怪,想道:「我且試看魔王一看。」便對真人說道:「你且開門來,我看魔王甚麼模樣。」真人告道:「大尉,此殿決不敢開!先祖天師叮嚀告戒:'今後潛入,不許擅開。,」大尉笑道:「胡說!你等要妄生怪事,煽惑百姓良民,故意安排這等去處,假稱鎖鎮魔王,顯耀你們道術。我讀一鑒之書,何曾見鎖魔之法?神鬼之道,處隔幽冥,我不信有魔王在內」快快與我打開,我看魔王如何。「真人三回五次稟說:」此殿開不得,恐惹利害,有傷於人。「大尉大怒,指着道眾說道:」你等不開與我看,回到朝廷,先奏你們眾道土阻當宣詔,違別聖旨,不令我見天師的罪犯;後奏你等私設此殿,假稱鎖鎮摩王,煽惑軍民百姓。把你都追了度牒,刺配遠惡軍州受苦。"真人等懼怕大尉權勢,只得喚幾個火工道人來,先把封皮揭了,將鐵鎚打開大鎖。

眾人把門推開,看裡面時,黑洞洞地,但見:昏昏默默,杏奮冥冥。數百年不見太陽光,億萬載難瞻明月影。不分南北,怎辨東西。黑煙召霄撲人寒,冷氣陰陰侵體顫。人跡下到之處,妖精往來之鄉。閃開雙目有如盲,伸出兩手不見掌。常如三十夜,卻似五更時。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