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大清三傑    P 1

作者:徐哲身
頁數:1 / 307
類別:古典小說

 


自序

興觀群怨,範圍弗過,品彙事物,曲成弗遺;其大指達于書,通於易,可以從政,可以處變,可以發乎天地之情,可以舒乎山川之氣;然能感覺上智,不能感覺下愚。
若夫挽救澆風,醫治薄俗,其維村婦牧豎,走卒販夫,人人能讀之通俗小說乎。
余既有鑑於斯,乃廢舉業,而以稗官自任,以故兩應鄉試,皆未獲售。
光緒戊申,納粟末職,聽鼓蘇垣,名雖已入仕途,仍以我行我素為務;舉凡勝朝掌故之學,清室治亂之源,遠稽史籍,近咨輿論;徵集較為詳實,有益世道人心之事,一一筆諸手冊。
同僚揶揄,妻孥訕笑,咸置枉聞。
積月而年,冊乃漸厚,私心竊喜,可展夙願。
先是稟到之日,三吳人士,因余薄負虛名,樂與為友,旋即邀人白雪詩社,養花軒詩鈔所成,知是時倡和之功焉。
某月日,偶題寒山寺壁云:詩心此日何人會,獨聽寒山夜半鐘。

見者目以為狂,獨泉唐之陳子蝶仙,力排眾議,頗覺許可,乃結文友。
后余凡有詩文小說之作,輒向蝶仙請益。
蝶仙亦語人曰:徐某言情之筆,吾堪與敵;若寫宦途人物,吾或遜彼一籌。
有人傳述斯語,余益自勉。
不圖言猶在耳,而歲月云邁,余與蝶仙,兩鬢皆皤,各具龍鍾之象矣。
惟蝶仙因有家庭工業社之設,久已脫離文字生涯。
余雖依然故我,一事無成,猶幸久為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之古語所激勵,只需一支禿管尚存,斯志永久不懈。
去歲春天,以某老友之紹介,得識大眾書局之樊劍剛君,遂有訂撰《曾左彭三杰傳》之約。
本書宗旨,乃以曾左彭三氏之奇聞秘史為經,復以道咸同光四朝之循環治亂為緯;他書已載者,不厭加詳,他書未載者,敘述尤盡。
且先君子杏林方伯,亦于「紅羊」一役,追隨川督劉秉璋太夫子,先後凡三十年,非第目睹曾左彭三氏之一生顛末,即其他之中興名臣,撥亂饒將,莫不共事多年。
暇時庭訓之餘,常談「天寶」故事,余既耳聞已熟,又與平時手冊所記,一一吻合;余文雖陋,尚無面壁虛構之嫌,益以老友二人,代為詳評細注,補余不足之處,尤非淺鮮,縱多醜女簪花之誚,或少齊東野語之譏歟,書將出版,愛贅數言,即以為序。
時在中華民國二十一年三月三日。
剡-徐哲身氏
序于上海養花軒小說編輯社
徐哲身小傳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