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大清三傑    P 4

作者:徐哲身
頁數:4 / 0
類別:古典小說

 

  江氏慌忙簡單的告知一切。竟希即命兩孫一同前去救人。話猶未說完,突見一具屍身氽過船邊,竟希正想自己俯身船外去救,虧得江氏自幼即知水性,又有幾斛蠻力,她比竟希搶在先頭,早將那尸拖上船頭。星岡忙摸屍身胸際,尚有一點溫氣,急用手術,將他救活。
不料一連來了幾個巨浪,竟將曾氏兩船卷入浪中,立即船身朝天,人身落水。幸虧除了星岡一人,素在行醫,未知水性外,其餘的老少男女,常在小河擔水,田里車水,統統懂點水性;對於全村地勢,何處高岸,何處水坑,又極熟悉,尚沒甚麼危險。竟希站在水中,首先倡議,索性就在水中救人。大家自然贊同,連那星岡,也在水中爬起跌倒發號施令,指揮兒媳各處救人。

那天恰是端節,日子還長,可以從容辦事。又虧縣官李公會鑒,得信較早,率領大隊人馬,多數船隻,趕來救災。竹亭因與李公曾經見過幾面,連忙趕去,趁此大上條陳。李公知道曾氏是份良善人家,又見一班女眷都能如此仗義,忙請竟希同著女眷,到他官船之中休歇。竟希因見官府到臨,有了主持人物,料定他的小輩,也已乏力,只好答應。
哪知王氏婆媳三個,因為單衣薄裳,浸在水中半天,弄得纖細畢露,難以見人,情願坐了自家糞船,先行回家。星岡也說應該先行回去。只有竹亭一個,卻在嘴上嘰咕,怪著她們婆媳幾個到底婦流,不識縣官的抬舉。王氏婆媳三個,明明聽見,不及辯白,逕自坐船回家。
及至夜半,水始退凈,大家方去收拾什物,整理器具,打掃水漬,一直鬧到天亮,竟希祖孫父子四人,方才迴轉。
竟希不問家中有無損失,又命竹亭出去募捐施賑,星岡出去挨家看病。後來救活數個人命,因此得了善人曾家之號。
又過月餘,已是三伏。有天晚上,王氏因見翁夫兒子,都已出去乘涼,方在房內洗上一個好澡①,洗完之後,便叫江氏進房,幫同擡出澡盆,去到天井傾水。江氏抬著前面,王氏抬著後面,江氏只好倒退著擡出王氏臥房。剛剛走到天井,一眼瞥見那株虬藤,陡然變成一條腰粗十圍,身長數丈,全身鱗甲的大蟒,直從屋檐之上,掛將下來,似在階上俯首吃水。只把江氏嚇得頓時心膽俱碎,砰的一聲,丟去手上澡盆,拖了她的婆婆,就向大門外面飛逃。

王氏未曾瞧見那蟒,自然不知就里,一邊被她媳婦拖著奔跑,一邊還在上氣不接下氣的問著媳婦:如此慌張,究竟何事。江氏此時那有膽子答話,忙向門外跑去,不防對面恰巧走來一人,正和江氏撞了一個滿懷。
江氏一見那人,正是她的丈夫竹亭,連忙低聲說道:「那株虬藤,真個變成了一條大蟒,你快不要進去。」竹亭性子素剛,不及答話,早已一腳奔入裡面,仔細一看,何曾有條大蟒,只有那株虬藤,映著月光,正在那兒隨風飄蕩,且有一股清香之氣,送到鼻邊,正待喚進母親妻子,江氏因不放心,早已躡足躡手悄悄的追蹤跟入,躲在竹亭背後,偷眼一看,那蟒忽又不見,忙去扶進婆婆。尚未立定,竹亭已在向江氏發話道:「你在見鬼吧。何處有條蟒蛇。下次切切不可再像這樣的造言生事。」
江氏不願辯白,自去提起澡盆,送回王氏臥房。等得竟希等人回來,王氏告知江氏瞧見大蟒之事,竟希聽了點首出神,星岡、驥云聽了疑信參半,竹亭仍不相信。
江氏以後雖不再提此話,可是她一個人再也不敢近那虬藤。王氏已知其意,即命江氏單在樓上縫紉全家的穿著,中饋之事,改由郭氏擔任。
原來曾家的宅子,本只三樓三下,還是歷代祖上相傳下來的老屋。竟希生怕改造正屋,傷了那株寶貝的老藤,因此只添馀屋,所以自己也住在靠近虬藤的樓下單屋。對面西屋,給與星岡夫婦居住。樓上東屋,給與竹亭夫婦居住。西邊給與驥云夫婦居住。
江氏安居樓上之後,身體較為清閑,即于次年,就是嘉慶十六年十月十一日那天的亥時,不聲不響的,安然產下一個頭角崢嶸,聲音洪亮的男孩,此孩子即是曾文正公。
這年竟希,恰巧七十,因是四世見面,自然萬分高興。便又記起產母曾見大蟒,料定此子必有來歷,便將官名取作國藩二字,也是望他大發,好替國家作事之意。接見國藩滿月之後,滿身生有鱗癬,無論如何醫治,不能有效,又以滌生為字,伯涵為號。
又過幾年,江氏續生三子二女。那時竟希業已逝世,即由星岡將他次孫取名國潢,字叫澄侯;四孫取名國荃,字叫沅甫;五孫取名叫國葆,字叫事恒;兩個孫女,長名潤姑,幼名湄姑。又因次子驥云,也生一子,取名國華,字叫溫甫,排行第三。
國藩長至八歲,滿身鱗癬之疾,愈加利害,還是小事,最奇怪的是,兩試掌上,並無一條紋路。非但曾氏全家,個個莫名其妙,就是一班相家,都也不能舉出甚麼例子,只有混而沌之說是大貴之相罷了。這年國藩已在村中私塾唸書,有天散學回家,把他一張小嘴嘟得老高。江氏愛子情切,未免一嚇,忙問這般樣兒,爲著甚事。
國藩方始忿然的答道:「今天先生的一個朋友硬說孩兒手上沒有紋路,不是讀書種子。孩兒和他辯駁幾句,他又挖苦孩兒,說是要末只有前去隻手擎天,若要三考出身,萬萬莫想。」
江氏聽畢,一把將國藩抱入懷內,笑著撫摩他的腦袋說道:「這是我兒的一個預兆,將來果有這天,我兒還得好好的謝他。」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