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處刑軍團    P 61


作者:大藪春彥
頁數:61 / 63
類別:推理懸疑

 

處刑軍團

作者:大藪春彥
第61,共63。
  津場他們即使現在就乘直升機去攻擊增援部隊,也根本來不及。明擺著,距離太遠。
而且沖山似乎已下定決心,一天不把津場等人抓住或殺死,他就一天不出長津田的家宅。
但是,津場他們並沒放棄襲擊沖山的計劃。對津場幾人來說,有利條件是,沖山的宅院被丘陵和谷地包圍著。利用複雜地形,藏身其中一步步接近,然後實施突襲的原可能性很大。
可是,在襲擊沖山之間,還有些需要了結的事情。還得去會會既是保守黨三巨頭之一、又為新世界康采思代表的田代(香衫的恩師)。

三天後,津場同巖下及本城,悄悄來到了位於世田谷櫻上水的日大櫻之丘高級中學附近的田代光一的妾宅。宅子附近有幾大片耕地,這是座茶室式的建築,外頭是一道凸梭的墻。庭院約三百坪,津場三人翻墻而過,用超小型飛鏢和匕首結果了正在院子里巡邏的新世界康采思僱傭兵。
屋子裡兩個女僕正沉浸在同性歡愛之中,田代的私人司機透過鑰匙孔邊看他手淫,津場他們從廚房進入屋裡,三下五除二干倒了這三個人。
田代的臥室裡,六角紙燈放出黯淡的光芒,他躺在那裡,讓愛妾干代子騎在他身上。
千代子鬆開上翹的髮束,急於要使田代興奮起來。
津場三人輕輕打開房門,踏進臥室。津場對著已經硬直可忽感氣氛不對的田代說道,「繼續,繼續,我們等得起,儘管繼續。」
千代子發出一聲快被壓死的悲呼橫倒在邊下,用長襯衫遮住了臉部和胸部。
「有,有何貴幹?」田代吸聲道,平時強烈的自信早已不知跑哪兒去了。
「有兩件事。第一,希望你謹守諾言,我們的偽造日本護照、加拿大、美國、瑞士、意大利等國的護照……以及這些國家的就業許可證、身份證,還有駕駛執照,全都交給我們吧。」津場說道。
「現在不在這裡,也不可能在這兒。而、而且,我也想說幾句。」田代的聲音頗顫微微。

「儘管說好了。」
「我、我們只是在表面上跟沖山派簽訂了休戰協定,所、所以當時請你們暫時不要施暴,可是你們竟拒絕了我的諸求,繼續動用武力,結果又襲擊了世界幸福協會日本總支局,還殺了葉山,逼成粟口發瘋。」
「我們想怎麼幹就怎麼幹,我們並沒有被新世界康采思僱傭。」津場說道。
「可是沖山他們不這麼想,他們認定是我們命令你們幹的,真煩死人了。」
「是嗎?只是,沒有了葉山、粟口這樣的絆腳石,應該說是幫你們大忙了。而且,你們就不用再顧忘沖山他們了。」
「想、想不到,你們竟……?」
「是的,我們要折騰死沖山。」
「……」
「說殺就殺。不過,這回我倒想借用一下你們,不過,並不是要你們參與實際殺人……你們也知道,沖山在長津田的邸宅現有重兵把守。人數超過四百。所以,希望你們新世界康采思搞到關於那裡人員配屬,準備備的儘可能準確的情報」津場說道。
「這、這不可能。」
「那就把你和香杉的孫子都殺了。」
「……」
「別以為我們從不對孩于下手,就不會殺了你們的孫子。這次可是例外又例外。你這個頑固不化的老骨頭。」
「明、明白了!護照和駕駛執照明後天就準備好,對衝山住處的調查也從明天開始。」田代嘆道。
「你總算明白了,另外要忠告你幾句,想把洪野扣作人質你是癡心妄想,我們已撤走所有的地下指揮所,你們對洪野的突襲不可能成功。」本城說道。
橫洪野市長津田夾東名高速公路和二四六號國道之間,靠近東名橫派高速公路出口處。
不過,哪裡現代化痕跡並不重,除了沖山佔有包括三座丘陵的十五平方公里地之外,很多山林和家農雖被住宅公團買下了,但因予算困難,一直未興土木。
沖山的宅第被圍在高達五米的金屬網圍墻之中,圍墻有兩重,內外墻之間留有十米寬的空隙,鋪有細沙,即使是小島停落也會留下極其清晰的印記。
據新世界康采思的調查,砂子地到處埋有地雷,沿著內墻,幾乎每隔一百米就建有一座預製件小崗亭,若有獵人或遠足者或是挖山芋的人走近,全副武裝的國際統合聯盟的土兵們就會把槍口對準他們,讓他們回去。沖山的宅地形狀是一個南北約三公里,東西約五公里的矩形,因而圍墻全長約十六公里,即一萬六千米。沿圍墻大約每隔一百米,設有帶廁所和行軍床的小崗亭,那麼小崗亭的數字就應是一百六十。一個哨所住一組兩人,共計之三百二十人。也就是說,那裡的三百五十名國際統合士兵的絕大部分被安置在哨所里。剩下約三十各國際統合成員兼有巡邏和向哨所里的同伴送吃的用的等任務,丘俊和谷地間的地形十分複雜,吉普車發揮不了什麼作用,主要用速度很慢的履帶式拖拉機。
沖山的主樓建在他私人擁有的三座山丘中央那座上。這是座鋼筋混凝土結構的樓房,地上三層、地下二層,佔地面積五百坪,總建築面積約二千坪,十分龐大。
沖山的二十個貼身保鏢跟他同住主樓;五十人的 Kcl A特種兵中的十名,分兩班倒看著樓頂五門速射炮,餘下四十名 Kc I A中的二十人守在樓四周五千坪內及草地上的重機槍和迫擊炮邊上,警惕來犯者。另外二十名則負責從主樓二樓視窗伸出的機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