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處刑軍團    P 62


作者:大藪春彥
頁數:62 / 63
類別:推理懸疑

 

處刑軍團

作者:大藪春彥
第62,共63。
  就是說,除了主樓和沿圍墻,沖山宅第的警備只是外強中乾。而且,津場他們攻擊沖山的有利之處在於,沖山住處的用水不是從井裡提上來的而是通過自來水管從市裡引來的,沖山的主樓及傭人的住處都在山上,故此由於市裡來水水壓不足,得先由電泵將水抽入主樓邊的大型水塔后,才能供給區內使用。
一天,津場等人偷偷溜進了設在神奈川縣座間市附近的陸上自衛隊醫學研究所,盜出相當五燒杯的培養中的腸炎沙門氏菌。自衛隊正在研究這種細菌準備今後作為一種生物武器。
腸炎沙門氏菌是包括傷寒菌等在內的沙門氏菌的代表,也稱腸炎菌。它藏身在老鼠等不衛生的動物糞便中,而高溫、冷凍、而且被它污染了的食物表面看不出來。味道也不發生任何變化。
津場等人在丹澤山中的洞窟里,用瓊脂培養基大量培殖腸炎菌。

從二四六號國道附近通往沖山宅第的自來水管道,經過一片被住宅公團買下一直未能動工的雜木材,津場等人穿上酷似市自來水管理局工作人員的作業服,在水管上鑿開些眼他們先將充滿著腸炎菌的瓊脂培養基放入水中溶化,然後用強力水泵將它們送入水管翌口,他們出去偵察果然發現哨所里的傢伙都上吐下泄。變得暈暈糊糊。很多人不能久站,甚至還有的脫下褲子蹲著一動也動不了,更有人倒在地上,滿頭大汗,苦不堪言。
這天夜裡,津場、巖下、本城三人用自動步槍、手槍等輕武器試裝起來,另外還帶上叫作弩的方箭和箭筒,悄悄接近了沖山住處。
此外,巖下還帶了美軍拍實的小型地雷探測器,本城則攜有一把大金屬鉗子,三人不僅穿著迷彩服,還塗上了油漆,他們靠近的是南側,他們來到了南側中央連綿三公里的金屬網圍墻前頭,在對過內墻的小哨所邊上的地面上,有兩人鉆在睡袋裡正在熟唾,發出沉重的呼吸,不時漂來拉稀的惡臭,三人拉開專用捕獵張力為一百五十磅的弩弦,搭在鉤子上,將也是用於捕獵的尾部鑲有四枚鋼片的硬質鋁箭搭在弩弦上。巖下等在外面,以防萬一,津場和本城扣動箭弩。箭弦兩端貼有柔軟厚實的緩衝膠墊,所以發射時的震響聲很小。兩支箭穿過內外金屬網眼,扎進了兩個沉唾者的頭蓋骨。那兩人二聲沒吭,死了。
津場、本場又用弩分別將左右兩個哨所的四個人結果,然後回到最初的哨所附近。
本城將外墻剪開個大口子,再由巖下用探雷器在外墻與內墻間的砂地上搜索,這兒沒有地雷的金屬反應,本城又剪開了內墻,已深入敵人腹地的津場三人分別使用箭弩、匕首和超小型飛鏢全殲駐在南側墻邊的所有守衛。沿東西內墻的哨所也被幹掉了一半。

幹這事用了近三小時。要避開滿地的稀屎往前走也是件苦差。津場三人出墻返回雜木林,他們在林中藏有手推獨輪車。
本來只適用於走田間小道和彎彎山遒的獨輪車經津場
三人之手一改,模樣大變,車輪換成了直徑更大的,木結構變成了鋼鐵架構,第一部載了門速射炮,第二部裝著炮彈箱,第三部堆滿了彈藥箱和兩挺勃朗寧 M Z型重機槍。
津場幾入抬起獨輪車後部的兩根扶把,推車又一次進到墻內,幾乎沒發出什麼聲響。推獨輪車翻山實在是件累人的活,三入幹得滿頭大汗。他們停在了圍繞主樓四周的草地邊的雜木林中,抑制住急促的呼吸。這裡正對著主樓。
昏黃的燈光透出主樓的視窗,這時該在草地上警戒的 Kc I A的人一個個看不著速射炮和重機槍還架在那裡,是得腸炎菌所賜吧。
從主樓二樓的視窗露出機關鎗的槍管,可後頭也沒有射手,津城留下來卸下重逾百公斤的速射炮和它的彈藥箱,巖下和本城繞到大樓後頭去偵察。
兩人返回后說,主樓的側面和全面也都沒見著 Kcl A的人。本城推著騰空了的獨輪車出去領受草地上的迫出炮和炮彈以及重機槍子彈,津場和巖下分別守在速射炮和重機槍邊,作好了掩護射擊的準備,以防事態突變,到凌晨四點,盜來的東西已達到,90毫米迫擊炮和炮彈三百發,五十口徑(l27毫米)重機槍子彈約五萬發。重機槍子彈成帶狀擱在彈倉里。90毫米迫擊炮是韓國的改良了日本 T洲後製造的,炮體和兩個支腳上都安有緩衝裝置。
三人將安有瞄準器的迫擊炮對準了主樓,同時發炮。
這是撞針固定式迫擊炮,炮彈從炮口落下兩秒鐘后射出,聲音淒厲可沛。打在主樓屋頂上和飛進視窗的榴彈和燃燒彈衝出股股火柱。三人不斷修正準星,四處發炮。主樓里也有反擊的槍聲,但一來射手們體力太弱,再加情勢很混亂,因而精度極低。
待到津城他們打完三百發炮彈,沖山那華麗壯觀的主樓正被破壞大半,在熊熊烈火和濃煙中越來越矮。 K C I A和沖山的貼身保鏢們衣服也燒著了,面板上被燎起一個個大泡,發出絕望的喊叫,紛紛跳下樓來,津場瘋狂掃射,恨不得把敵人都撕成碎片。
巖下和本城抬起重機槍和子彈帶放上車,往主樓右側和後面遊走。在那兒射殺跳下樓來的倖存者。
「別開槍,求你們別開槍了……我就是沖山。」從主樓大門口傳出經手提話筒放大了的,老人沙啞的叫喊聲。
「出來,沖山……你決出來!」趴在重機槍后採用臥射姿勢的津場減道。
「嗯,你們能保證不開槍嗎?你們要是饒了我,我什麼東西都可以給。」沖山求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