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獸行的復仇    P 12


作者:大藪春彥
頁數:12 / 86
類別:推理懸疑

 

作者:大藪春彥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獸行的復仇

  「不能說得太明確了,只能告訴你我們是對付國際劫機事件及海上劫持事件的專門機構的成員。你一旦確認了那五億日元已按你的要求存入瑞士銀行,就會相信,我們同你談的事決非兒戲。呆會兒還將告訴你幾個電話,供你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使用。請記住,你不是日本人,即便去死,也是作為一個外國人去死。不管怎麼樣,日本政府都與此無關,它是清白而無可非議的。只要你發誓遵守這一條件,那麼,你在卡美利愿怎麼幹就怎麼幹,我們決不干涉。」
三天後,片山搭上了西德航空公司的波音747飛機,在非洲大陸上空向南飛去。片山是在瑞士蘇黎世登機的。由於乘客連定員的三分之一都未滿,片山便將客艙中部四排座的扶手放下,平躺在座位上。他本想望一眼下面廣闊無邊的撒哈拉大沙漠,但迎面飛來一片浮雲,擋住了他的視線。
打那以後,片山將野豬和熊肉都賣給了澀谷的野味餐館。爲了提高對霍亂和黃熱病的免疫力,他接受了有效期為十年的預防注射。接著,他又飛抵夏威夷,從存放在那裡的銀行保險櫃里的各式手槍中,選拔了一把柯爾特式自動裝填式手槍。這種槍可用於射擊比賽,具有很高的精確度。它的槍套是在皮革製造商的勞萊斯公司專門定作的,掛在腰帶上能夠始終保持二十五度的后傾角度,既能迅速拔槍射擊,又能防止忙中生錯誤傷自己的腳。皮套上還安有子母扣,一旦用力按,手槍便會自動彈出。
這之後,片山來到了瑞士蘇黎世的蘇黎世·尤尼奧銀行,確認了五億日元的瑞士法朗已通過這個銀行在東京的分行,按自己的戶頭帳號轉到了這裡。片山爲了保險起見,又把這筆錢換用另一個帳號存入了這家銀行。
巨型噴氣客機在馬里上空折身向西繼續飛行。幾小時后,飛抵卡美利上空。下面依然是綿延的沙漠地帶,遙遠的南方依稀可見卡美利山脈及海拔一千米左右的高原地帶。由於政府不願意讓人看到那兒的鴉片種植園,所以那一帶便成了飛行禁區。
片山坐起身來,從面板漆黑的高身條兒空中小姐那兒要來了豹牌啤酒,吞下了兩片瘧疾預防藥。這種藥效果不錯,副作用也不小,但總比因瘧疾而死好得多。
整個一個小時,下面相繼出現沙漠、疏林、草原,叢林和熱帶高草原,和許多河流,但由於正值乾季,河底大多已經乾涸了。過了一個小時,眼下的風景變成了密密麻麻的熱帶叢林。再過半個小時,飛機的高度下降了不少。從視窗向外望去,下面是波光鱗鱗的大西洋。寬闊的卡美利河從首都路桑哥中部橫穿而過,蜿蜒曲折,伸向遠方。道路兩旁,綠樹成林,廣場中央盛開著各種鮮花,把整個城市裝點得五彩繽紛。無論是港口的模樣,還是建築物的形狀,都有點像二十年前的橫濱。到處矗立著希爾頓等國際性大集團的超高層建築。
巨型噴氣客機在路桑哥上空盤旋了幾周,便滑翔下來,停在了一片由熱帶叢林開闢而成的寬廣的機場上。


  
片山胸前掛著墨綠色迪哥特式望遠鏡,頭上戴著一頂亮灰色的美國西部牛仔氈帽,帽沿壓得很低。身穿一套下襬略長的西服,繫著一條褐色領帶。襯衫也具有西部牛仔的風格。絡腮鬍和嘴邊的鬍鬚也被颳得一乾二淨,片山又恢復了過去的那種瀟灑、英武的勁頭,男子漢味兒十足。他的毛髮和唇須在黑暗處是深黑色的,但在陽光映照下卻呈現出一種奇異的黑褐色。
他提著皮包走下舷梯,由於沒戴遮光鏡,陽光有點刺眼。但現在是相對涼爽的旱季,所以,冒出的汗一會兒便被全部蒸發,在背陰處還算是比較陰涼的。在機場柵欄外面,全身一絲不掛的孩子和男人,紛紛用一種近乎癡呆的表情望著飛機。孩子們手拿彈弓,男人們提著長矛。漆黑的臉上儘是些被碎玻璃或小刀劃破的傷痕,走近一看,才知道不是真的傷痕,而是畫上去的。


  
從飛機上走下來的大多是白人或黑人,此外,也有二十來名黃面板的印度、巴基斯坦人。機場大樓大約只有羽田機場大樓的十分之一規模。片山在離入境口兩米左右地方向檢查官出示了護照。是英國護照,上面清清楚楚地寫明,片山是英國藉的倫敦人,姓名是肯尼斯· S·簡,並附有在香港接受各種預防注射的說明書,也就是黃卡。
「請問入境的目的。」黑人檢查官用英語問道,他長著一隻扁而平的寬鼻子,鼻孔朝天。
「我的商會打算向這兒出口具有銷售代理權的汽車內胎用的腳踏式空氣注入泵。」片山掩飾著美國口音,用英國英語答道。
「在我國停留期間,您住在哪兒?嗯,是否能將您的圓珠筆借我用一下。」
「吉拉夫飯店。」
片山來到行李房,搬運工正在爭奪顧客,片山取回自己的兩個旅行用皮箱。這兒還兼作為海關。雖說是自由港,但對於洋酒和香菸的進口卻有限制,毒品和武器也禁止入境。
「有什麼需要申報的東西嗎?」海關的官員向片山問道。
「沒有什麼,就算是一點小意思吧。」片山拉開旅行用皮箱的一側口袋,取出一本登著大量彩色照片的北歐色情雜誌。
那位官員欣然接過雜誌。「好,祝您在路桑哥的每一個夜晚都過得快活。」說著,他用粉筆在兩個皮箱上作了一個奇怪有趣的符號。
「帶我去一個叫做埃朗德的酒吧。」片山向一名出租汽車司機說道。據說這家酒吧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間諜經常聚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