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殺機四伏    P 49


作者:大藪春彥
頁數:49 / 66
類別:推理懸疑

 

殺機四伏

作者:大藪春彥
第49,共66。
  「還有一件事要請問一下,是33年前的事。從酒田車站用卡車載著一種分散包裝的機械,據說運到某個地方。我想沒有保管條件良好的場所,必然生滿了銹,那種地方,你估計是什麼地方?」
「在酒田市嗎?在這裡只要每年上油、擦拭的放……30多年也不生鏽呢?」
「不,不僅機械,還有30多年前的紙張,一點都不變質,能保持的原來的良好效能,還可使用。那種環境優良的鬼地方有嗎?」
「紙張倒難呀,看一看舊報紙,雜誌就會明白,時間久了會泛出紅褐色,變得發澀。」


  
「它一點也不泛紅褐色。」
「那是沒有直接日曬的地方。」
「加之紙質完好,不發澀。」
「那需整年保持一定的恒溫和濕度。」
「你估計是什麼地方?」
「哎呀,不知和你說的地方吻合與否,一年四季,溫度為20° C左右,濕度是七十二、三度。而且每年灑幾次殺菌力強的克菌定,那只有一個地方。」
「在哪?」
「儲存莊內米的山民倉庫陳米為。」
「山居倉為!」鳳仙警部不由自言自語說道。
「哎,我說過啦,有的,據說竟連10年、15年前的稻米也不會生蟲,一直儲存很好,這是新井田河岸的倉庫。相傳,這是從前這一帶的王候老爺筑建起來的……」
「唔,叫『開山』倉庫吧……」
「那裡,不是開山倉庫。」內山科長搖了搖頭否認。
「山居倉庫,它是這兒地方上的鶴崗酒井候筑建的糧庫。開山倉庫則是酒田的大戶提議,由稻米批發商們共同建造的。」
「剛才您說的陳米糧庫是哪個?」
「山居倉庫,那裡的溫、濕度保持不變,為防霉蛀,還灑殺蟲劑克菌定。因此,紙張不會變質。另外,經常注意給機器擦油,也不會生鏽,稻米可以儲存50年左右,但是,這種稻米,味道差一些,不宜食用。」
「不食用也行,是紙張和機械之類呀,能使用就行了。」大妻警部起身付了帳。
「乘酒田警署搜尋租用汽車之際,我們去山居倉庫査看一下吧。」
這話對鳳仙警部來說,正中下懷,她贊同地連連點頭。


  

第四章 太平洋上5天4夜(1)



第四章 太平洋上5天4夜


1
走出咖啡館,外面正下著毛毛細雨,低氣壓從西方緩緩推進,眼看就要影響東北區域。
「真不妙,下雨啦……」
內山科長想叫來警察巡邏車,然而,卻被大妻警部婉言謝絕了。他和鳳仙警部來到車站前,坐上一輛出租汽車,朝山居倉庫而去。
也許山居倉庫是酒田代表性名勝古蹟,剛說了地名,出租汽車就疾馳而去。
從車站途經寬敞的大街向目的地進發,只見商店街的兩側幾乎都是臨時建築的店舖,前幾年大火災的痕跡依然歷歷在目。
不久,汽車渡過了一條河流。
「這是最上川嗎?」
「不,是新井田川,最上川比這條河要寬好幾倍呢!」
中年司機向他們解釋說,橋上雕著「實生橋」幾個字。
「過了這座橋,就是山居町。」
出租汽車駛入山居町,沿新井田川疾馳了四、五分鐘,停了下來。
左邊矗立著很大很大的倉庫,排列著黑黝黝的板壁,右邊,雨水沖刷著石墻,墻的中央鑿開了一個缺口,新井田川的河水,滾滾而來,拍打著石墻。
「從前,這裡是船碼頭,好像是在此裝御莊內米。」
司機又給他們作了說明。
冒雨疾走,來到寫著山居倉庫辦事處的大門口,裡面有人開了門。
「是大妻先生嗎?」
一個清瘦,50開外的男子迎了出來。
「酒田警署曾來電話,正恭候你們光臨。聽說想看一看倉庫呀。」
大妻警部看到房檐上吧噠吧噠直往下滴的雨水淋落在鳳仙肩頭,他把自己的風雨衣脫下,披在她身上。對辦事員道:
「不是全部倉庫,主要想看看陳舉倉庫。」
「明白了,我帶你們去吧。」
大妻警部和鳳仙警部跟在辦事員身後,穿過辦公室進人庫房。
雖說已是春天,3月底的酒田還很寒冷,可是,倉庫里卻不感到寒氣陰冷,保持著相當的溫度。
「真暖和呀,這裡……」
「是呀,整年之中都是這個溫度。寒冬臘月暴風雪,從日本海、西伯利亞襲來的寒流十分厲害。倉庫內保持一定的溫度,真不容易呀。當然,和從前截然不同,現在有了空調裝置,使我們的工作也比較好做了。然而這在江戶時代,可真是了不起哩!」
「這是什麼米?」
「前年出產的稻米,也就是說,2年陳米。現在這個倉庫里有2年陳米30萬石,1年陳米36萬石。」
「能讓我們看一下多年陳米倉庫嗎?」
「這就帶你們去。」
辦事員走在前面,穿過昏暗的倉庫,從米袋壘起的過道走過。
這裡倉庫的構造很別緻,粗壯的柱子和橫樑,結構嚴謹,窗子很窄,那小視窗外漂著細雨。
「好大的雨啊。」
辦事員反頭看了看窗戶,似乎在喃喃自語。
「是嗎?窗戶卻並沒被淋濕?」
「因為外面有大櫸樹,茂密的櫸樹枝葉,夏天能遮擋烈日的酷署,冬季可以抵禦西伯利亞襲來的寒流。」
「這麼說是爲了調節倉庫的溫度而種植的?」
「當然,從前的人,真了不起,不動用鋼筋水泥,卻想到了防寒降暑的好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