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殺機四伏    P 50


作者:大藪春彥
頁數:50 / 66
類別:推理懸疑

 

殺機四伏

作者:大藪春彥
第50,共66。
  5分鐘后,大妻警部和鳳仙警部被領進了一座最關鍵的庫房。
「這裡就是多年陳米倉庫。」
穿過倉庫大門,辦事員進行了說明:「山居倉庫雖然都重視防溫抗濕,還使用除蟲劑,但是,這個多年陳米倉庫尤其地道,二、三十年前的陳米一點都不會發生霉變。」
大妻警部一邊聽取辦事員說明情況,一邊伸手翻看壘成山丘似的米袋上紮著的貨簽,只見上面寫著昭和28年(1953年)出產的稻米。貨簽的顏色依然如故,紙質完好如新,這是一張26年前的貨簽啊。


  
「肯定是這兒!」
大妻警部對鳳仙警部悄聲耳語。
「儲存紙張的地方?」
對鳳仙警部的話,大妻警部贊同地點著頭,又接著說:
「包括印刷機和原版……」
這裡的溫濕度對儲存稻米很合適,此外,還經常撒殺蟲劑。因此,鐵製的印刷機、原版的銅版也就毋庸憂慮生鏽腐蝕了。
「是不是罪犯從一開始就打算將印刷機隱藏在此,才送往酒田的?」
「我看不是,日本戰敗時,為匆忙隱蔽印刷機和原版、紙張,才選上了山居倉庫吧。」
「其理由呢?」
「嗯,如果一開始就準備隱匿在這裡的話,理應把兩臺印刷機都運來,可是,一臺在酒田車站被美軍憲兵沒收了。當時,美國中央情報局和美國憲兵也是非常敏捷的。就是說僅僅只有隱匿一臺印刷機的時間。」
這一回是鳳仙警部表示贊成了。『
「對!如果一開始就準備隱匿的話,那肯定會把兩臺一起運到這裡來。」
大妻警部詢問辦事員:
「您在倉庫工作時間有多長?」
「我從酒田商業學校畢業,近40年了。說來慚愧,一生都是作為稻米看守人渡過的……」
「哪裡,哪裡,過謙了『活字典』在任何職業上皆不可低估。那麼,有關這座倉庫過去40年間的事,什麼都瞭解吧?」


  
話音剛落,辦事員平靜地搖了搖頭。
「即使講工作40年,其間,我作為現役軍人入伍,復員后,又第二次應徵,最後是在華中的漢口被遣返回家的。在部隊總共生活了10年。」
「那麼,戰爭結束時還在大陸?」
「是的,在中支(華中)派遣軍,守備漢口附近的一座叫大冶的鐵礦山。」
大妻警部大失所望。如此看來,這個人肯定不會知道當時印刷機和一萬張紙入庫的情況。
「可是,您回家后再到此復職,聽到當時倉庫的負責人,談起過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不,只說特別的事,我也很難理解啊……」
「我想每年總有人到這座陳米倉庫一、二次的……」
「啊,高倉少佐嗎?」
大妻警部感到心裡的一塊石頭落地。
瀨戶內造紙公司的監督官高倉大尉終於登場了,同時,高倉將印刷機、紙張隱藏在此的情況明朗了,而且,他似乎是憑藉最後的階段——少佐軍銜出入山居倉庫的。
「高倉來幹什麼?」
「我不瞭解,終戰時,我好容易才升爲下士官,少佐的軍銜對我來講這可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哪。」
這位辦事員的一生都在山居倉庫擔任稻米看守人,考慮問題極簡單。誠然,在絕對服從命令軍隊中的下士,都像魔鬼般令人可怖,至於將校級軍官,更是威風凜凜,令人敬而遠之的人物。
那軍官是少佐,說起來大抵是個大隊長,最低限度是中隊長。加之,高倉佩著少佐肩章,這麼一來,對於下士官辦事員,的確是個神仙般的大人物了。
高倉少佐作為貨主,憑藉以前的軍銜,多次來糧庫,給印刷機塗油,保養,防止生鏽,這恐怕完全合乎情理。
「那個高倉少佐,最近從倉庫取走什麼嗎?」
「即使講最近,也已經一個多月了。他把草蓆裹著的沉重貨物搬上了卡車,運往什麼地方去了。」
「是鐵製品嗎?」
「我想大概是,可是,究競是什麼不清楚。」
「運貨卡車是什麼運輸公司的還記得嗎?」
「那是一輛罕見的卡車,不很大,車上塗著黑漆,兩側畫著紅色的太陽標記,寫著白字——歸還北方領土!尖閣諸島是日本領土……等標語。」
——大妻警部心想,使用的那輛車是黑龍黨的卡車。
「終戰時負責人是誰?……」
「他去世了,已經有10年了。」
「有記錄什麼的東西嗎?」
「有,可是,沒有什麼值得一看,庫存目錄上僅僅寫著一行字:高倉佐參謀送來貨物6個……」
「沒有涉及貨物內容?」
「唉呀,沒有……我想大概是軍隊的秘密物資吧?」
「聯合國軍進駐后,美軍憲兵來調査山居倉庫了嗎?」
「聽說來過,只是到裡面翻米袋,沒有進行嚴格的搜查。」
大妻警部想,美國中央情報局和美軍憲兵可能沒有來調查陳米倉庫……
問題在於——高倉大尉把印刷機、原版、紙張,從山居倉庫轉移到了何處……
大妻警部返回辦公室,給東京的小野寺科長掛了電話,向他報告酒田車站原貨運股勝浦的死亡經過,以及山居倉庫的情況。
「用黑龍黨的卡車從倉庫搬走了貨物,這一點確鑿無誤嗎?」
「我看的確如此,據說卡車的兩邊上寫著北方領土,尖閣諸島什麼的,黑色底漆上畫著鮮紅的太陽旗標記。」
「不管怎麼說,那卡車象黑龍黨在街頭進行演講時用的車呀,它把印刷機搬到哪兒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