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殺機四伏    P 53


作者:大藪春彥
頁數:53 / 66
類別:推理懸疑

 

殺機四伏

作者:大藪春彥
第53,共66。
  假如真是文子,偷聽我和庶務主事談話極其方便。
「是那個傢伙嗎!?」
「想到誰了?」
大妻警部把佐伯文子的情況對鳳仙警部作了介紹。


  
「總之,她是個行跡可疑的女人,再早一些發覺該有多好、每當我說出高倉大尉名字,文子總是神情呆板,咧著嘴,似乎想哭泣一般。」
「我想她一定庇護著高倉大尉,擔心著他。」
「為什麼?高倉大尉在瀨戶內造紙公司不是惹人嫌嗎?」
「那是普通職員。說到30年前,文子這人還很年青呀。」
「按說正是十六、七歲的妙齡少女。」
「我在東京上大學時,常聽到這類軼事。戰爭時期,被動員為國效忠的女學生,很多人遭受上級、軍官的非禮,真是屢見不鮮。即使在新加坡,當地的女性受到日本軍人難以啟齒的屈辱的事,在當時也是司空見慣的。」
「可是,那些傢伙都被軍事法庭懲辦吧?」
「那是在外國。日本內又如何呢?女人還是有淚往肚裡回,忍氣吞聲度日的嗎?」
「是啊,很可能是。」
大妻警部詢問駕駛臺上的藤井巡查:
「我想和警視廳緊急聯繫一個事情,到達山形大概還要多少時間?」
「大約30多分鐘吧?可是,現在過了本道寺,再往前就到西川町,那裡有駐在所,使用警察電話怎麼樣?」
10分鐘后,大妻警部從西川町的警察駐在所,給警視廳的小野寺科長通了電話。
「佐伯文子?……她是什麼人?」小野寺科長驚詫不已地詢問。
「是瀨戶內造紙東京分公司的女辦事員,從戰爭時期一直幹了30多年,對以前的事很瞭解,尤其是,她曾接待監督官高倉大尉,因此,我請求調査一下佐伯文子和高倉大尉的關係……」
「能搞清30多年前的關係嗎?」
「能,我覺得他們兩人至今還保持著某種形式的聯繫。」
「只是覺得,那可棘手哪!」
「您聽我說……」


  
大妻警部把4件連續發生的兇殺事件,總是被兇手搶先得手,聯繫到他要拜訪的受害人或許佐伯文子知道等詳情逐一作了彙報。
「原來如此,這麼說是高倉從文子那裡接受了情報,匆匆忙忙地派遺職業兇手,趕在你之前,先得了手,銷聲匿跡了。」
「這尚不清楚,不管是高倉直接僱傭兇手,還是高倉和文子溝通訊息后通知黑龍黨,由黑經黨派遣兇手。總之,我想弄清文子和高倉現在的關係。」
「明白了。馬上委託刑偵一科調査,我們怎麼聯繫呢?」
「我來聯繫。我這就準備去米澤,或是赤湯,緝拿模擬畫像照片上的兇犯。」
「好。5點以後,我離開警視廳。路上大致花30分鐘,5點半以後,請和我家裡通話聯繫。」
大妻警部應諾后,掛斷了電話。
「好,咱們走吧。」
「第一個目標是哪?」啟動巡邏車后,藤井巡査問。
「聽說你是朝田町人,知道赤湯溫泉吧。」
「知道。」
「御守一旅館呢?」
「這是赤湯有名的旅館,江戶時期古色古香的建築物,最近,又新建了一棟六層大旅館。」
「先上那看看,而後嘛,你知道米澤警署?」
「嗯,我是米澤高中的……」
「那麼,『表町』這個地方呢?」
「知道,附近有一座女子家政高中,惡少們經常去哪裡追逐女生,勾引女孩子們外出呢?」
「據說那一帶,監獄、米澤警署、檢察廳都在一起是嗎?」
「是的,那裡有很多紡織作坊,咔嚓,咔嚓的桿梭聲,在那一帶震響,的確有著古風猶存的舊城容貌。」
「就這兩個目標,先去御守天旅館,後去米澤的表町吧。」
「明白了。」
藤井巡查駕駛著巡邏車,沿最上川支流水川河,在雨幕之中朝越后六十里的東方,疾馳前進。

第四章 太平洋上5天4夜(3)


3



「加藤先生?……啊,那兩位呀!預定了住宿,可現在出去了呀……」
赤湯御守天旅館,雖然是一個名字古雅的旅館,卻也新建了六層樓高的鋼筋混凝土大樓,而且門廳里,有西式飯店的服務檯。
站在那裡的辦事員,望著停在大門邊上的巡邏車,驚慌失措,戰戰兢兢地回答了從車上下來,到此詢問的大妻警部。
「本來旅館已經客滿,一般是要謝絕的,可是,女傭領班阿時來求情,所以……」
「即便客滿,還能找到房間?」
「有無法謝絕的客人……譬如,從縣廳介紹來的,和山形縣有關係的國會議員等有名望人士推薦來的,這裡有二、三間客房是為特殊旅客所準備的備用客房,由於阿時請求才……」
「女傭領班有這種權力?」
「哪裡,不是權力,現在旅館的客房女傭越來越少。阿時的話,有五、六個女傭是言聽計從的。」
「明白了,如果她帶著手下人遠走高飛,旅館就會發生困難,是吧?」
辦事員點頭稱是。
「我們想會晤一下阿時小姐……」
一會兒,辦事員喚來一個身體結實,三十七、八歲的女人,來到服務檯。
「是阿時小姐吧?」大妻警部出示了警察證件。
「你和加藤有什麼關係?」
「加藤先生?噢,瑪莉領來的那位?」
「瑪莉?穿狐皮大衣的女子嗎?」
「嗯……因為瑪莉一定要求幫忙,才請求服務檯安排的。」
「關於那男子瑪莉怎麼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