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殺機四伏    P 57


作者:大藪春彥
頁數:57 / 66
類別:推理懸疑

 

殺機四伏

作者:大藪春彥
第57,共66。
  巡邏車在赤湯車站附近向左拐彎,這裡是通往溫泉町的縣大道。此時此刻,突然傳來一陣激烈的槍聲。駕駛車輛的藤井巡査,瞥了一眼大妻警部。
「注意!儘量駛近槍聲大作的地方。」
2分鐘后,大妻警部惘然若失地倒吸了一口冷氣。
僅有100米的前方,已經可以看見御守天旅館的大門。那裡,堆砌著砂袋,二、二、二……槍口閃爍著青紫的曳光,一輛汽車被狙擊,停在50米開外的地方。


  
汽車號碼牌上清清楚楚地寫著「羽」7161,車輛一側,倒臥著一位穿制服的警官,他俯伏在地,鮮血染紅了道路。
「怎麼辦?」
「就這樣慢慢靠近那輛車后。」
「危險哪。」
「我知道危險。不是已經有一個警官犧牲了嗎?」
「我想,他是讓汽車停下,盤問車中男子時,罪犯打開窗戶給了他一顆子彈。」
「大概是那樣的,因此,在御守天旅館,伺機行動的警官們也開始了狙擊。」
「可是,真差勁,全是瞎瞄準。」
「不,恐怕是不想擊斃罪犯,威脅威脅而已,有意瞄偏了目標。」
「靠近那車后怎麼辦?」
「從後面撞上去!」
「要捱打呀。」
「撞上以後,先開槍,把手槍借給我。」
大妻警部從藤井手裡接過手槍,作著手勢,指揮巡邏車向前開去。
藤井巡查鎮定地駕駛著巡邏車,開到最後幾米,一下加快了車速。
鬼頭的注意力似乎被御守天旅館的警官們吸引去了,完全沒有察覺後面挨近的巡邏車。因為被撞著了,那副慌慌張張回首觀望的窘態,映入隔著車窗的大妻警部的眼簾,與此同時,大妻警部的手槍開火了。
「啪」——「啪」——後面的車窗玻璃被打得粉碎,槍聲剛過,左側車門打開,裡面翻身滾出一個青年女子。
「救命啊!別開槍!我什麼都不知道呀!」


  
那女子瘋了一般連聲狂喊大叫,她就是瑪莉。
「鬼頭英一!」
大妻警部的手裡握著短槍,拿起巡邏車裡的話筒喊話:
「我們什麼都查清了!殺害了西主任、大泉、重本、勝浦、還有新加坡被害的山名,就是你。證據確鑿,還有目擊者,你再負隅頑抗,我要命令警官隊開槍打死你,你應該明白,警官不想打死你,才鳴槍警告,可這一次要動真的了。我是東京來的警視廳警部,只要我下令,你的身體會被打成馬蜂窩。扔下手槍出來,兩手放在車頂上。」
喊話后,過了一、二分鐘,鬼頭沒有動靜。
「怎麼啦?鬼頭,你殺人不眨眼,毫不在乎,最後別出了丑。」
這時,爬到路邊的瑪莉,站起來說:
「搞錯了,搞錯了。他自殺了!他朝自己胸膛開了一槍。」
這話令大妻警部大吃一驚。
開車撞上去時,鬼頭確實是活著。幾秒鐘之後,當大妻警部喊話時,鬼頭對著自己扣動了槍機。
「真的嗎?瑪莉,鬼頭死了嗎?」
「死了!倒在汽車裡。」
大妻警部命令藤井巡查去察看一下路邊倒臥的警官,自已很謹慎地打開巡邏車門下了車。
御守天旅館前的砂袋後面,出現了10多個警官的身影。
大妻警部戒備著靠近汽車,從瑪莉飛滾出來時打開著的車門,朝裡面駕駛室望去。
果然,一個男子戴著太陽鏡,精疲力竭地倚著駕駛座上,閉著眼睛,手槍掉在腳邊。
——不錯,這是一支口徑38的 S W式手槍。
鬼頭的左胸已染成殷紅的一片。大妻悄然摸了一下手腕,尚有一線脈脈搏。
「警部先生。」
藤井巡査大聲叫喊著:「這位警部還活著,只是左肩被擊穿了。」
「鬼頭也活著,這裡有救護車嗎?」
「馬上去叫吧。」
接話茬的是一位御守天旅館出來的警官。
鬼頭英一,微睜了一下緊閉的雙眼,嘟嚷著、嘴裡滴滴嗒嗒地一個勁淌出血來。
「我知道,我想射穿心臟,好像子彈偏離了,沒有一下死去。真遺憾!這也是我的一生為人哇。」
遠處傳來警笛聲,救護車來了。
「振作起來!救護車馬上到了。」
「我不需要什麼醫生。像我這種人還是死了好,再活著,今後不定還會殺死多少人呀。」
「你那麼僧恨人?」
「我恨!我雙親在大陸死去,我是在痛苦中長大的,回到日本,卻因原籍不明,任何機關衙門都不把我當日本的看待。」
「別多說啦!出血太多了。」
「你若是願意聽,我告訴你,否則,你不知道我的為人。我不被看成日本人,就找不到工作,結果,我卻和黑龍黨的無賴為伍,那也是因為我能講中國話,被那傢伙看上了,他是個壞蛋,讓我在香港、緬甸,干毒品走私勾當,把我這種人當人看的,也唯有他一個。」
「你說的那傢伙……是高倉大尉嗎?」
「說什麼呀,那傢伙過去是陸軍軍人嗎?我為他拚命地幹,追趕山名到新加坡,也是那傢伙吩咐我監視山名,見機行事的。那個混帳山名,想將美鈔以1/3廉價拍賣,然後攜款潛逃呢。」
「因而,你用遊艇把他帶出來並殺害了他,把屍體漂浮在馬六甲海峽?」
鬼頭閉上眼,露出會心的微笑,剛一咧嘴,嘴角又冒出了血泡。〃
「然後返回日本,接著又去殺害四國的小西主任。」
「置大泉、重本、勝浦于死地都出自高倉的命令嗎?」
鬼頭有氣無力地點頭之際,救護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