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殺機四伏    P 58


作者:大藪春彥
頁數:58 / 66
類別:推理懸疑

 

殺機四伏

作者:大藪春彥
第58,共66。
  「警部先生,先讓受槍傷的警官上車?」
藤井向大妻報告。
「我就用不著了。」
鬼頭代替大妻作了回答:


  
「即使送往什麼地方也無法救得我,我就這麼和自己無聊的人生告別,警察先生們,懸案即將冰釋,你們會輕鬆暢快的。我……就要去遙遠的世界,我也……感到痛快。」
這是鬼頭最後的訣別。
「多麼可憐的傢伙呀。」
大妻警部耳邊,聽得一聲溫柔、悅耳的女子聲音。他恍然大悟,抬起頭來,只見鳳仙警部站在他的面前。
和鬼頭開始槍戰,直到最後一刻的幾分鐘里,大妻警部幾乎把鳳仙警部的事全忘在腦後啦。
「沒事吧?」
「我說過,我也是警官嘛。」
「真叫人擔心,我飛一樣趕了回來。」
「那也是國際刑警的偵察官嗎……」
「你的嘴真厲害。」
「我無意中聽到女傭領班阿時,給什麼地方掛電話,喊加藤。所以,我和南陽警署聯繫,請求協助每隔5分鐘聯繫一次,我想,倘若5分鐘后無聯繫,說明我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日本的警察真親切,我正準備再聯繫時,已經有10多名警官前來,並在旅館前堆砌砂袋。」
「你嚇唬南陽警察了吧?說對方是個瘋狂的手槍狙擊手……」
「哪裡,我只說:我是新加坡的偵察官,那個化名加藤的男子帶著 S W式手槍。」
「果然如此,據說外國人看到日本人佩刀毛骨悚然。與此相類似,日本人非常懼怕手槍。」
「噯,那兩件,我都怕呀。」
鳳仙警部走近汽車邊。握了握倒臥車座的鬼頭的手腕,旋即撒了手,回頭望大妻警部說:


  
「沒救了,已經死了!」
那種神態,較之女醫生、護士更冷靜,真不愧專門擔任兇殺案件的女偵察官。

第四章 太平洋上5天4夜(5)


5



黑顏色的卡車,最終逃脫了封鎖嚴密的搜捕網。
儘管警方在米澤的國營公路以及縣大道、山路、凡通往外縣的道路上全部設了卡,宮城、秋田、福島、新瀉等毗鄰的縣警察本部也積極協助封鎖通道。各機場、港口均配備了警官。可是,黑卡車終於沒有露面。
「會不會有漏洞?……」
米澤警署的刑警科長對鳳仙警部的質疑,流露出忿忿不平神色說:
「絕對不會有那種事,請你相信:日本警亭是可以信賴的。」
「我當然信賴。一個女子遠離祖國,在東京能夠安全留學6年就是證明。可今天,如果沒有漏洞,卡車為什麼還沒有落網呢?」。
「可以考慮兩點:第一,在形成封鎖網前,那傢伙已經溜掉了。」
「可以這麼考慮。」大妻警部介面應道。
「據兩名假鈔印刷工人說:黑色卡車離開時間至少是30分鐘以前。我們在這種不利條件下,同山形市警察本部聯繫上后,才能部署統一行動。這又花掉一定時間。」
「再有一點,是這黑色的夜幕。」
刑警科長在御守天旅館大廳,指著窗外說。毛毛細雨已經停了,霧靄卻還籠罩著整個山形縣,夜幕低垂,一片漆黑。
「是啊,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夜晚,黑卡車不易引人注目呀。」
「可是,如果趕夜路,則必然打開車燈,那燈光一定會進人搜査人員的眼簾。」
鳳仙警部和大妻警部兩人意見恰恰相反。
「說得對,高倉大尉不是傻瓜。豈止不笨,製造假美鈔他一直耐心等待了30多年,足見他忍耐力強,是個詭計多端的傢伙。搜査人員當然也拿著燈,其中也許有人還拿著紅色指示燈,因為紅燈遠遠的就可以看到。」
「是呀,交通訊號燈一般都採用紅、黃、綠……」
「從遠處能最先看到的是紅色,所以它成為『停止』的訊號。」
「那是因為紅炮1.4堪德拉。」
「什麼?堪德拉是什麼玩意兒?」
「哎呀,國際刑警組織的刑偵概論中,不是寫得很清楚嗎?」
「不知道,堪德拉是什麼?」
「透視光度,綠色的是23堪德拉,因此,紅光比綠光遠16.5倍的地方就能看見。」
「懂了。你真是個了不起的學者。可我想說的是,高倉遠遠地就能望到搜查隊的紅光,所以他能馬上變換方向。」
「即使改變去向,其它道路也被封鎖了。」
這回刑警科長接上說。
「那麼,可以認為高倉不在山形縣內嗎?」
「我想是的!所以,縣警察刑警一科全體出動,正追蹤著黑色卡車呢。」
然而,刑警科長他們的一廂情願,一切努力,頓時化為一枕黃梁。——黑色卡車在一個人們出呼意外的地點發現了!
發現卡車的現場位於福島、山形兩縣交界,靠近山形縣境一側。
栗子嶺把二個縣分割成東西二部。嶺西就是山形縣。在迤邐連綿的山嶺中開鑿了一條長4公里的西栗子隧道,銜接2條隧道的是國營一級13號公路。
此外,還有另一條隧道,在國鐵奧羽本線的板谷車站與二嶺車站之間有全長4公里的栗子隧道……。板谷、二嶺兩車站相距4.1公里,就是說隧道兩頭都有車站,它們都在山形縣境內。
靠近3條隧道中心,有一座缽森山,山高1003米。冬季是有名的滑雪場,現在成了坑坑洼洼的蘿蔔田。
就在那蘿蔔田里,丟棄著無人的黑色卡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