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盪魂    P 12


作者:西村壽行
頁數:12 / 28
類別:推理懸疑

 

作者:西村壽行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盪魂

  「你要去了。」和子不由輕聲說了一句,和子對他沒有了憐憫,平日這個比自己大三十多歲的男人心懷嫉妒,爲所欲爲,他唯一對和子做的,就是為她購置了這棟妾宅。六年來她把自己嬌嫩的肉體毫無保留地奉獻給他,所得到的就是這棟房子,和子從來沒有得到過性的滿足,儘管這衰老的男人對她的肉休十分貪婪,也是隻顧自己的滿足。他在還要擺出一付正人君子的嘴臉,對他的家庭做出十分忠守的樣子,所以和子對他早已失去愛慕。
和子這時發現自己還光著身子,上垣的視線正對著她那豐滿的乳峰。
「再好好看看吧。」說完,她覺得自己的聲音陽氣襲人。和子抓起自己的乳房讓他看,六年來這是隻有上垣玩弄過的乳房,上垣用他沾滿鮮血的雙手揉摸著它,不知不覺,上垣就徹底地斷了氣。
和子想著那天的這一幕,現在和子把菜做好端上桌子,又擺好了威士忌酒,這才坐下來等左門。墻上的掛鐘快要指向八點了,對左門的期待使她有些魂不守舍。其實她並不瞭解左門是什麼樣的人物,只是在飯店大廳見他一面,知道他是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再就是聽他講了如何和上垣配合殺了好幾個人,因而她知道左門和上垣是一路貨色。
本來她猶豫了幾天要不要見左門,但女人的弱點加上處境的微妙,使她又一次失去了投奔光明的機會。她擔心自己如不順從左門,很有可能會被他殺掉;因為她是和上垣共同生產了六年的人呀。左門一夥必然會擔心她也聽到了什麼秘密;如果處理不好,反會給自己帶來麻煩。再說上次左門離開妾宅前所講的話明白無遺地透出了某種意思,和子屈從了,這個原本善良的女性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了,雖然她和上垣共同生活了六年,但卻對黑社會中的兇殘是一無所知,所以她認為只要自己委身左門就能過上安穩的日子。
然而,她做夢都沒有想到,左門那兇惡的魔爪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伸向了她。和子聽到了汽車到門前的聲音,她慌忙跑到大門口,以日本女人那特有的禮信恭候左門的到來。和子跪在地上,用柔順的聲音對左門說:「一直在等待你的到來。」
左門只是隨便瞟了她一眼一聲沒吭,和子還跪在地上等左門先走進去,這時一隻穿著皮鞋的腳伸到了她的鼻尖,和子微微一怔,但還是連忙替他脫下了皮鞋。
左門筆直走進小餐室,他還是一聲不吭地坐到了餐桌邊上,和子給他斟上一杯威士忌,然後在餐桌的另一角落坐了下來。


  
「你就站在邊上。」
「是。」和子狼狽地站起身來,退到一邊,左門開始在威士忌里加上涼水自斟自飲起來,和子為他做的菜他動都不動。和子就那麼站在一邊,長時間的、畢恭畢恭地站在一邊,恐懼一步一步震懾著她,她感到身子在一點點地傾斜都要站不穩了,本來就白晰的面板,這時更是毫無血色。


  
「把你的衣服脫掉。」左門突然冷冷地冒出了一句。
「是。」聽到左門的這聲命令,和子反而安心了,很快她就脫光了全身的衣服。
「轉過身來讓我看看。」
「是。」和子轉過身來,將她充滿了自信的肢體暴露在左門面前,雖說她已三十多歲了,但她全身的肌膚都充滿著活力和彈性。
「你幹得不錯呀,你沒有跟上垣一起完蛋,是因為你的嗅覺還比較正常,到這邊來,跪下。」左門的聲音略略有些沙啞,指著他的腳邊。
「是。」和子可憐巴巴地跪到了左門的腳邊,和子身體發抖了,她擔心今天可能要被左門殺掉了。她赤身裸體兩手支在地上跪著,左門伸過一隻腳來擱在了她的大腿上,左門又扭過身去又在杯裡倒上威士忌默默地喝著。
和子的全身抖個不停,和子看出來了左門不會饒恕她,看來他一定產生了什麼誤解,是不是他認為自己長期跟隨上垣就一定要和他一起滅亡呢,和子的直覺告訴她,生的希望纏繫在左門的身上。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和子能做到的,只能是強裝笑顏討好左門。然而,左門拒絕了和子生存的乞求,踩在和子身上的那隻腳似乎宣告了和子的死,他根本不體諒自己按他的要求殺害上垣時的恐懼和痛苦,踩在她身上的那隻腳冷酷無情。
(我為什麼不去報告警察呢……)此時,巨大的悔恨在她記頭激盪,和子不由痛哭失聲,恐怖使她的身子劇烈抽搐起來。
左門醉眼朦朧地盯著抽搐著的,和子那雪白的背部,他並不打算立即殺掉和子,他要先留下她,好好玩弄一段時間,現在把她殺了,她那姣美的容貌和勻稱的肢體太令人可惜了。他要徹底把恐懼種植到她白嫩的面板上,把屈辱刻在她心頭,左門知道這樣的女人不會違抗的,他已經完全掌握了她懦弱的性格。左門知道,在一個女人身上花費過多的時間和精力得不償失,而且處在他的環境稍有鬆懈還會導致全盤崩潰。然而,他不願放棄這種走鋼絲般的危險遊戲,征服女性,蹂躪女性是他的嗜好。什麼戀人、妻子,他認為和那樣正兒八經的女人性交能帶來什麼歡樂呢,只有搶來的女人,或是處在和子這種立場的女人,對她們窮兇極惡地折磨,在精神上把她們徹底摧毀使之高度恐懼,才能激起他的昂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