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復仇狂    P 16

作者:西村壽行
頁數:16 / 48
類別:推理懸疑

 

  「我与你们不一样,不会随便杀人。不过,真正动枪的那一天总会来到的!」
山泽没有回答,漫不经心地回身走了。

仁科尾随中臣一行从支尾根下去,到了陡峭的岩石地带的中心,这是个荒凉的地方。
仁科躲在岩石后面用望远镜观察着。
与前两次一样,四个人正在用金属探测器寻找什么。雾气舐着山地上升,不时掩盖住他们的身影,搜索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太阳已开始落山,中臣一行支起了帐篷。
仁科对四周的地形进行观察后,在一块雪堆状的岩石后面坐下来休息。中臣一行的帐篷就在下面目所能及的地方。仁科打开从雪檐带来的砂糖雪糕和威士忌吃起来。寒气不断侵袭腹部。太阳早就落山了。中臣他们的帐篷里微微透出光亮。
吃完晚餐,仁科钻进睡袋。夜晚,出奇的寒冷,连星垦也好象冻僵了,发出的光芒使人不禁想起玻璃碎片。
「唉,难道就这样持续下去吗?」仁科望着夜空自言自语。
翌日,天一亮,中臣一行沿着陡峭的山路逐渐下行到冰坑状的岩石凹地,在那里反复进行搜索。
午后,雾升起来了,中臣等人钻进山谷深处,这是个一旦迷了路,就可能遇难的危险地方。
仁科在后面跟踪。
三点多钟,中臣一行到达了缆车起点站千叠敷冰坑。乘缆车下山的登山者很多,很难区别谁是自卫队队员。
仁科用对讲机呼叫山泽,告诉他中臣一行下山的情况。
「从现在起,你随时准备接收同你会面的指示,当然会告诉你会面的地方。」山泽简短地回答。
缆车来了,仁科随着等待已久的乘客坐进去。缆车只有六十一个座位,立即就坐满了。缆车开始下降,转眼间,花的原野渐渐远去,一过森林的界线,白丝柏和洋扁柏树等针叶树林渐渐变高。
缆车下降到半途时突然停住了。
一分钟,两分钟……缆车仍然停着不动,乘客们开始骚动起来。仁科往下一看,下面有瀑布;树木就象庭院里的盆景一样,缆车所处的高度令人胆寒。
「怎么搞的?」

一个乘客向乘务员怒吼。不安的气氛逐渐高涨,胆怯的女孩子发出小声的悲鸣,乘客中一片恐慌。
「请安静!」女乘务拼命地用话筒叫喊着,「没有出故障!」
「没有出故障,缆车为什么不动了?」
「马上就会开动。」女乘务没有回答质问,「请别担心,安全装置还处于正常状态中。」
「那为什么不开动?请解释一下!」
一中年男子走近乘务员,因为他看见乘务员在缆车停下之前,接过一次电话。
「请讲出电话内容!」
「马上就要开动了。」乘务员低声说,随后,低下了头。
「这不能算回答!」
「不过,马上就要……」
「警察!」突然,从什么地方发出高叫,直到发觉是从口袋里对讲机发出的声音,仁科才紧张起来。
「听见了吗?不知是谁告了密,警察正在白尾本发车处布置警戒,马上就要部署完毕了。一刻也不要犹豫,快逃!」山泽向仁科报警。
仁科走进缆车驾驶室掏出手枪:「在我发出信号之前,不许开动缆车!」
「听见对讲机里的谈话的乘客骚动起来。
「别动!」仁科朝乘客怒吼道。
「老实点就谁也没事!」
乘客们被这种气势唬住,镇静下来。
仁科又看了看下面,高得令人头晕目眩,远处瀑布,溅起了雪白的飞沫。
「紧急脱险装置在哪儿?」
脸色苍白的乘务员打开了舱板上的脱险升降口,冷风立即刮了进来。从艇板上开的这个小小脱险口看下面的景色,宛如倒置着望远镜观看景物一样,又远又小。仁科抓住减速装置的绳索。人一般都有高处恐怖症,到了一定高度,就会感到恐怖。仁科走向升降口的脚又缩了回来。
艇口下的风景缩得更小了,非得在这儿下去不可吗?仁科失去了血色。
「快!直升飞机来了!」衣袋里传出含糊的声音。
仁科握紧绳索,跳出脱险升降口,身体立即飘浮在空中。头发倒立着,被冰冻了似的战栗透过心底。绳子缓缓下降,由于体重的关系,绳子拉长了。不过只要抓住绳子就没问题,但他感到抓绳子的手似乎要脱离绳索了。绳子缓缓地继续下降,往上一瞧,缆车在蓝天的背景中就象一口小箱子。仁科往下看,原始森林正在迫近,已接近了一株白丝柏树高高的树梢。瀑布在垂直的绝壁下发出轰响。
瀑布!
仁科离开缆车时并未察觉身下有瀑布,而现在自己正笔直地朝着瀑布下降。如果就这样继续降下去,就会落到瀑布中心,那时死期就到了。
仁科非常焦急,手腕的力量也达到极限了。他看见瀑布两侧的原始森林,就象铺着的绿色地毯一样。他想,若是能飘到原始森林的哪棵树梢上就好了……
缆车上,乘务员一边打电话,一边看着正在下降的人。车上的人七嘴八舌:
「如果不开动缆车就危险了!他会被卷入瀑布的呀!」
「一动就更危险!那样会产生剧烈摇动,也许他就会因恐怖松掉绳索。现在他处于什么状态?」一个焦急的声音问道。
「哪个人在摇动绳……绳子!」
乘务员对着电话送话器高喊:「那背着登山包的人在瀑布和森林上空……」
「喂,怎么了?」电话里的声音发怒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