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尤物    P 17


作者:西村壽行
頁數:17 / 56
類別:推理懸疑

 

尤物

作者:西村壽行
第17,共56。
  渡邊的表情似乎很奇怪,這使她覺得不安了。如果是一個神經有問題的人,她還是不要和他說話太多的好些。無緣無故要人家再收拾一次房間,根本就已經不是很正常的行爲了!渡邊取出香菸來,深深地吸了一口。原來兇手就是山口武夫,而行兇的時間大約是中午。但為什麼呢?為什麼他要殺死加代小姐?誰叫他來的?剛才,他還懷疑武夫會是能村勁樹派來的,勁樹不想騙局被揭穿,所以要殺他滅口。
但,殺加代就不大有理由了。
那女工匆匆地做好了,渡邊給了她一點小帳,她便走了。渡邊吸完了那根香菸,看看錶,便拿起內線電話,接通了掌拒,說:「請替我結了帳單吧,我要走了!」
「現在就走?」掌櫃難以置信地道。既然要走,為什麼又要人收拾房間?然後他便動手收拾他那簡單的行李。


  
一面,他在想著加代。無疑地,探長一定會查出加代生前和他一起進來的。不過好在,時間證明他不是兇手,加代遇害時,他是正在被警方盤問著。
帳單送上來,渡邊付了帳,便離開了那裡。
他只希望能村角榮不會對他有所誤會,他希望能村也像探長一樣,能查清這時間的問題,就知道人不會是他所殺死的。他也希望勁樹不會誤會。
事實上,他懷疑加代已經通知了勁樹沒有。她是答應了通知勁樹暫時不要來尋仇的,但她已經通知了沒有呢?在死前,她沒有過機會如此做呢?渡邊想到這裡,心裡又感到一陣陰冷,如果加代死前沒有機會這樣做,那麼勁樹還是會來找他的。
不過事實上,即使加代有機會和勁樹聯絡過,勁樹肯不肯接納他的提議,也是一個問題。
秋葉三郎明明不是勁樹所殺的,勁樹爲了掩飾自己的謊言,非殺她滅口不可,他不會肯讓渡邊有時間去證明他說謊的。
這些思潮一直在困擾著渡邊的腦子,雖然在上了飛機之後,乘客們睡著了,而在飛機上他是沒有被暗殺的危險的,他也還是一時無法入睡。
清晨的空氣清極了,清得一點塵埃也沒有。
這裡山間的清晨,和城市是相差很遠的,特別是人跡罕至的山間。這裡的空氣,與城市的空氣簡直是無從比較的。


  
渡邊就在這美好的清新空氣中架著車子,逋過蜿蜒的出路,不慌不忙地行駛著,一面,他則在注意路邊的景物,好像找尋一個標誌似的。後來,他的視線被遠遠一座建築物吸引了,他的車子便離開公路,駛上了路邊的草坡。
沒有路、只有草地,不過是很平坦的草地,也沒有什麼大塊的巖石,所以車子走在那上面是沒有很大困難的的。很圓滑地,渡邊的車子通過草地,遠離了路邊,最後到那座是建築物的的面前,停下來。
那是一座古老的建築物,是一座石頭砌成的炮樓,已經很破落了,因為現在距離戰爭很遠,沒有人用這座炮樓,也沒有人會把它加以修茸。有一度石梯階通向炮樓的頂上。
如果加代是說謊的話,她也是真的到過這個地方的。
當她在這炮樓頂上看著勁樹殺死了秋葉,而那樹林里就是藏屍之所。現在從這裡望下去,地勢與她所講的故事倒是很吻合的。
渡邊從袋裡取出一副小型望遠鏡來,望向那樹林。被望遠鏡的鏡片所改變了,於是他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那樹林。也差不多可以看到加代形容,他還記得加代是如何形容勁樹在這坐里和秋葉三郎決鬥、勁樹如何把三郎殺死的。而加代緊張得差點翻過了這欄桿、跌倒下面去,甚至她說她碰脫了欄河的一塊石頭這一點也是真實的,欄河上,就在渡邊站立的那地方的前面的確是缺少了一塊石頭。
還有那樹林前面的一塊火石,加代說過,秋葉曾經躲在那塊大石後面,以那塊大石作為障礙物,和勁樹對抗。不錯,地方是真實的,只有故事是假的,加代大概真是來過這地方,所以把情形講得很清楚!
但很容易證明這個故不是真實的。
加代說過他們事後把屍體棄在林中不會有人發現的,這裡並非常有人到來,雖然事隔數月,至少會剩下來一副骸骨。
如果沒有屍體,事情就不是真的了。他們總不能找一真假屍骨來冒充。現在渡邊只要到林中去找就行了。
渡放下望遠鏡,卻瞥見樹林中有一塊紅色的東西動了動,原來是一個穿紅衣服的人正朝樹林深處跑去。
他皺著眉頭想,一個人在林中等著他,這是巧合嗎?這是一個人人跡罕至的地方,怎麼恰巧有個人在這裡,而他又在逃避渡邊的望遠鏡呢?
渡邊思忖著,這人是誰?
很可能是要來殺渡邊的,據他自來所知,目前想殺他的並不是少數人。
那人一定大感困惑,他必須躲到一棵樹后才能避開那刺眼的陽光,但避開了陽光,又看不見渡邊了。
當渡邊估計已差不多進入槍彈射程之內,他便拔出了槍。
林內槍聲響過兩次,現在很明顯,那人是不懷好意的。
但是也很明顯的,刺眼的陽光使人完全喪失了戰鬥力,因為他的子彈也不知射到何處去了,渡邊連它的聲音都聽不見。
那人再發兩槍,也是如此。
渡邊繼續跑過去,但是還沒開槍。他不想打死那個人,他本來不是一個嗜殺的人,而這一次他更想把這人活捉了,活的比死的好,活人有口供可招,死人卻沒有。
那人顯然是慌張起來了,不斷地向渡邊開槍,但最的一顆子彈也只在距他六尺之外擦過。渡邊從容地繼續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