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尤物    P 21


作者:西村壽行
頁數:21 / 56
類別:推理懸疑

 

尤物

作者:西村壽行
第21,共56。
  面對她這一驟變,他不免感到愕然。所以帶著一頭的霧水,他放開她,並且站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詢問道。
當他抽開身去後,裕子隨即一個翻身坐了起來,然後重新整理好散亂的頭髮和解開的衣服。
疲憊的她說道:「什麼事也沒有,先生,你並不是我需要的型別,如此而已。所以我不要和你上床。」
他先是等待著,繼而才開口道:「我想知道,我是否會錯意了,你並不想要?你根本不想我碰你,對嗎?」


  
她仰著臉瞪視他,真願意自己的嘴巴能夠昧著良心說句謊話:「我並不想與你做愛,也不會再有這事發生。」隨即拿起掉在地上的小皮包,轉身走出了房間。
只剩下渡邊呆呆地坐在床上,什麼也沒有問裕子。
過了一會,他才走到衣櫃前面,打開衣櫃,把上裝掛進去,又把手槍脫下來也放進去,然後關上衣櫃,坐在床上動手脫鞋。
剛把鞋子脫了一隻,有人就從露臺外跳進來,手中一把刀指著渡邊,臉部的肌肉猙獰地扭曲著,似乎有無比的敵意。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大漢,渡邊呆呆地看了他好一會,才認得他是誰。
他就是能村的住宅那裡的助手金田三崎,渡邊初到島上時差點把他摔下水裡喂鯊魚的人。「金田。」渡邊說道:「你在那裡幹什麼?」
「我來替田中加代小姐報仇!」金田沙啞著聲音說:「你跪下來受死吧,渡邊,這回我不會放過你的!」
「你瘋了,」渡邊仍然拿住那隻鞋子。「誰告訴你加代是我殺的?」
「我不會逃走!」渡邊鎮定地微笑。
他看著勁樹走到門口,把門拉開了,他又說:「請幫我一個忙好嗎,勁樹?」
勁樹停下來看著他:「幫你什麼忙?」
「吩咐剛才那兩個人別來騷擾我。」渡邊說:「爲了他們自己的好處,剛才我已差點不能手下留情了。」


  
「你放心吧,」勁樹點頭,「他們不會來騷擾你的!」他開了房門,便走出去了。渡邊奇怪勁樹笑起來會是什麼樣子的,因為自始至終,勁樹都沒有露出一絲笑容。
第二天黃昏,渡邊下到酒店的餐廳中時,就已經發現了那個人在監視著他了,一個黑黑矮矮的漢子。他若無其事地在餐廳中坐下,叫了一桌晚餐,慢條斯理吃起來,那個黑矮漢子就在外面的客堂中坐詐作在看報紙等人之類。渡邊不慌不忙地吃完了他那桌晚餐,然後付了帳站起來,走出了酒店的門口,他一時似乎並沒有特別的目的地似的,只是沿著酒店外面的行人路步行著。但是,當一部的士在身邊經過時,他卻忽然揮手把它截停了。
他上了車,對司機說:「我要到墳場去!」
「現在去墳場?」司機詫異地從倒後鏡里看著他:「現在?」
「對了,」渡邊點點頭:「這個時間到墳場去散步,是特別有詩意的。」他看著那個監視的人在後面也截了一輛的士。
那人繼續跟蹤他。
那的士司機聳聳肩,似乎覺得古怪的人他已經見得太多,現在再見一個,也不會少見多怪。
車馳過市區的街道,到達了郊區。天氣熱了,郊區的街道行人也不少,但即使是天氣熱,墳場附近行人也不多。
渡邊就在墳場門外下了車,後面的的士大約一分鐘后,在同一地點停住了,那個黑矮的漢子四處張望著,有點膽怯心驚的,但這時的渡邊卻已不知去向了,他正遲疑時,渡邊的口哨聲從墳場內傳來。
他連忙向口哨聲的來處張望。
渡邊正在那墓碑之前悠閒地散著步,吹著口哨。
那人打了一個冷顫,渡邊來這個可怕的地方幹什麼?約了人在這裡等嗎?忽然他看見渡邊迅速一跳,跳到一塊墓碑後面去了。
渡邊突然的動作使他吃了一驚,不由自主地,他也衝進墳場之內,向渡邊消失的那塊墓碑跑過去。他咬著牙在想,如果渡邊打算借這個地方來擺脫他的追蹤,那他是白費……
一隻鬼從那墓碑后一彈而起,這個人的心也差點從嘴裡跳出來,接著他發現這不過是渡邊,用手把眼睛控著,又把嘴巴拉開,做出的鬼臉。
他憤怒地把手向懷裡一伸,把槍掏出來。
他覺得自己拔槍的動作算快,在他的槍剛剛從衣服里拔出時,渡邊已經把他的手腕執住了。強大的力氣又把他手腕一扭,他叫了聲,不由自主地轉過身,背對著渡邊。
「放手!」渡邊命令道,這人仍然固執地握住那把槍。渡邊便把他的手用力向上一提,這一提使他的手腕可能脫筋而掉下來。
他哎唷了一聲,只好放了手,槍應聲掉在地上。
「現在給我跪下!」渡邊說著一按住他的肩,他便乖乖地地跪下來,就跪在墳前,石碑上的名字不認識,這真跪得冤枉……
勁樹正在玩著一些東西,那是子彈。似乎爲了配合他的神槍手的美譽,他的玩具也是子彈,他眼睛平閉著,屋中沒有燈,他似乎在享受這黑暗。
門伊呀一聲被推開,接著電燈也亮了。
勁樹不耐煩地皺著眉:「熄燈,由美!」
「由美在外面花園睡著了。」渡邊說:「有人在她後腦勺上敲了一下。」
勁樹的腳一用力,那張皮椅便轉過來,朝著渡邊。
渡邊正站在門口對他微笑。「你派去監視我的人也在墳場里睡著了,不過在睡著之前他告訴了我你的地址!」四周望望:「很不錯的地方,一幢花園別墅,租來的對嗎?這比酒店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