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尤物    P 23


作者:西村壽行
頁數:23 / 56
類別:推理懸疑

 

尤物

作者:西村壽行
第23,共56。
  「我敢肯定,這個女人是被人謀殺掉的,她引出了一個假秋葉后,然後她也被殺掉,因為她知道得太多,你為什麼要殺秋葉呢?」
「我非殺他不可!」勁樹並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但他不想死,他知道你不會放過他,所以就來一個假死,他以為他死了,就不會追他了。」
「而現在,他知道我們可能揭穿騙局,他想制止我們,他派來了山口武夫。」


  
渡邊的眼色使他說不下去了:「你在說什麼?秋葉已經死了,是我殺死他的!你殺的是假的,但我殺了真的秋葉!」
勁樹忽然微笑了,露出很整齊很白的牙齒,渡邊還是第一次見他笑。
「你笑什麼?」
「我想,現在輪到你證明是否殺了秋葉!」
「用不著證明,是我殺死了他,你讓他騙了,但我沒有,他逃過了你的那一關,卻連不過我這一關。現在我去向你爸爸解釋。」
「不,」勁樹搖起頭來,「不,渡邊,你要證明不是你殺死的秋葉,不然,我會殺死你的!」
「證明什麼?」渡邊說:「已經證明了你殺死的不是秋葉,那也證明我殺的是了,我們兩個人之中只一個是真的,你的已經證明是假的,那麼我的就顯然真的了!」
「也許你殺死的是一個假的秋葉。」勁樹說:「真的一個並沒有死,他仍然活著。」
「你在開玩笑!」渡邊說:「難道我自己殺的是誰,我也會不知道嗎?」
「在一個多鐘頭之前我也是和你一樣想的。」勁樹說:「我一直都深信自己殺死的就是秋葉,但現在怎樣呢?現在我卻深信我所殺的不是秋葉了!」
渡邊舐舐嘴唇。他倒從沒有想到這一點。他殺死的也是一個假的秋葉?但這是不可能的,回憶又在腦海中涌現了。


  
好像一部電影中的閃鏡頭,他殺死秋葉時的情景又清晰地回到眼前來了。一個假的秋葉?怎麼可能呢?
「別忘山口武夫。」勁樹說:「為什麼他企圖殺死你,又殺死了加代?理由是很明顯的,他不想讓我們發現林中那具屍體不是秋葉三郎,只有一個人會有任何動機做這件事,那就是秋葉本人了,如果秋葉是真的死了的話,誰會阻止我們的呢?你自己可以運用腦子想想。」
渡邊在那裡呆呆地思索著時,勁樹便把油門踏盡,車子以高速行駛。渡邊一直沉默著,思索著勁樹那番話,覺得果然是很有道理的。後來,他發覺車子停下來了,望望窗外,那是一片荒涼的郊野。
「你停車幹什麼?」他問勁樹。
「要證明一件事!」勁樹第二次露出微笑來,不過渡邊覺得,他還是在不笑的時候好看一點,他根本就是那種相貌陰沉的人,笑起來總覺得與他的格調不符了。
他的手忽然向衣服里一摸,槍就拔出來了。很快,快到只是一閃,便完成了這個動作。
渡邊也是同樣地快的。他的手掌已伸出去托住了槍嘴,把槍嘴推開了,使它不是向著自己。他不喜歡人家在他的面前拔槍。勁樹的槍停在那裡,槍嘴對著車窗外面。而勁樹的眼睛在濃烈的眉毛下面陰沉地注視著他。
「我不是要殺死你,渡邊,我只是想要知道一些東西,關於一些你的東西。」勁樹說:「我只是想證明一件事。我想證明究竟你是多麼會用槍,我想證明究竟是你好還是我好!掉一個的。」
「不是那種證明。」勁樹又微笑了,「我不要是和你決鬥,我只是要和你比試一下,明白嗎?」
「好吧。」渡邊無可不可地聳聳肩:「你告訴我用什麼辦法比試吧,你隨便說好了!」
勁樹打開車門,拿著槍下了車:「來吧!」渡邊也下了車,已經拔槍在手,而手指匹在那昏暗中熟練地檢查著槍的槍件。這裡是一大片荒野,附近是完全沒有人家,他們在這裡開槍也不會驚動什麼人的。
勁樹領著渡邊離開路邊,走到一片草坡,那裡有一堆垃圾,不過並不很臭,因為這是空曠的地方。
白天陽光無情地曬著,陽光是最佳的消毒劑,垃圾都臭不了。
勁樹從垃圾中拾起兩隻空的啤酒瓶:「你看過牛仔電影嗎?」
勁樹把瓶子一丟,丟往空中,兩隻瓶子分兩邊升上去,在空中打轉,勁樹的槍迅速響了兩次。那兩隻瓶子在空中變成碎片。
渡邊說:「我看不出為什麼你喜歡玩這種孩子的玩意!」隨即他也同樣打碎了兩隻酒瓶:「還及格嗎?」
「很好,而且做得比我好!」
他又拾來兩隻空瓶:「我們再來一次!」
他把瓶子一丟,然後拔槍發射,這一次瓶子卻沒有破碎,只是瓶頸給射斷了。瓶子在地下才碎掉,不過在落下來之前,已可以看見瓶頸是斷得很齊整的。
渡邊微笑:「我不敢自認是一流好手,不過這我也做得來。」
他說著也去拾了兩隻瓶子,以同樣的手法開槍,兩隻瓶子的瓶頸都是齊齊整整地斷去。
「這兩下幹得不錯,渡邊你從哪學來的?很不錯。」
渡邊低下頭來,把槍膛的空彈褪去,納進實彈。
「我小時候在馬戲班裡呆過,那個表演神槍射擊的賣藝人和我很好,這是他教的!」
「哦,原來如此,我卻是自己學的!」
渡邊說,「我還想向你證明一件事?」
「什麼?」勁樹抬頭看著渡邊,剛來得及看見渡邊的拳頭正在向他的牙床擊過來,他已沒有時間躲避了,渡邊的拳頭與他的顱骨接觸,他便整個飛了起來,整個世界爆成了一陣陣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