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尤物    P 24


作者:西村壽行
頁數:24 / 56
類別:推理懸疑

 

尤物

作者:西村壽行
第24,共56。
  當白光散去時,他發覺自己坐在地上,而腿又有點發軟。
「怎麼啦?為什麼你要打我?」勁樹惱火地問。
「你要我證明一件事,我已經證明了。」渡邊說:「現在我也要你證明一件事情,我要你證明你是夠男兒氣概。我要你證明除了能用槍之外,還能用拳頭,因為當槍彈用完了,拳頭就會很有用!」
勁樹的嘴巴慢慢地展開了微笑。


  
「這倒是一件值得證明的事!嗯!讓我們來證明一個更好的原始人!」他忽然一跳起身,手一揮,一件閃著光的東西直飛過來。
渡邊並沒有預料有此一著,雖然猛地低下頭,還是被轟中了。那件東西擊中了他的頭頂,發出「轟」的一聲,然後斜斜地彈開了。
渡邊眼前發黑,膝蓋也軟軟的,他看著勁樹向他揮拳,他知道他是必須閃避的,但是四肢一時不肯遵命,他只能眼巴巴地看著。
那拳頭擊中了他的下顎尖端,他便打著轉,整個向後面仆去,仆在一隻空罐的旁邊,於是他知道勁樹是用這東西打他的。
渡邊咬著牙齒,把那一陣眩暈驅走了,然後一滾身,雙腳便向上撐出去。這一下只是推測而已,他推測勁樹會從上面撲下來,他的雙腳撐住他的胸,使他不能再下來。然後渡邊一用力,勁樹叫了一聲,便飛開了。
「媽的!我說用拳頭,你用的是什麼?」渡邊吼道。
「我們不是在拳壇上,渡邊,我們只是假設槍彈用完了,我們只是在比賽生存本領,沒有什麼規矩可言,手邊找到什麼武器,就用什麼!」
他一跳起來,手中已拿著一根鐵棍,那是一根發銹的鐵棍,略為彎曲,不是一件很好的武器,不過比空手好得多。
勁樹拿著鐵棍,一步一步向渡邊走來。「這就是我手邊找到的武器!」勁樹狡猾地笑著。
渡邊爬起身來,小心地後退著。
「你隨對可以跪下來投降的,屈膝求饒吧。」勁樹吃吃笑。
渡邊並沒有跪下來求饒,他從來不向人求饒。
勁樹獰笑著,忽然跳前一步,那根鐵棍就揮過來。


  
「呼!」渡邊及時低頭,鐵棍就在頭頂之上掠過。渡邊馬上搶前一步,勁樹的鐵棍再揮回來的時候,他已經搶近了,兩隻手執住了勁樹握鐵棍的手腕。勁樹在他的肘骨上又踢了一腳。
渡邊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鐵棍上,對其他地方就疏於防範了,而且他的兩手是舉起來,肋骨暴露,這一腳更加受力了。那火炙一般的疼痛使渡邊狂叫一聲,放了勁樹的手腕,而且不由自主地彎下腰。
呼,風響逼近後腦,渡邊知道鐵棍又敲了下來,於是他讓自己跌倒地上滾開了。
他揚天躺在沙地上,看勁樹像一個難以抗拒的巨人。
「為什麼你不投降?難道我們真要弄假成真嗎?」
渡邊沒有投降,他只是手腳並用地後退,像一隻青蛙。
勁樹又跳向前,喝了一聲,高舉鐵棍擊下去。於是,渡邊就把抓緊在手中的一把干沙撒了出去,對準勁樹的臉部撒出去。
勁樹大叫一聲,擊下一半的鐵棍也收回了,連忙跳后t,用衣袖擦著眼睛:「好的,你不能這麼卑鄙!」
「是你自己說的,我們不是在擂臺上,沒有規矩,手邊找得到什麼武器都行!」
勁樹的眼睛進了泥沙,仍然看不見,但他還是用手中的鐵棍一下橫掃。
呼!沒有擊中什麼,渡邊的拳頭擊中了他的下頷。他踉蹌倒退了七八步,搖搖欲倒,但鐵棍仍在前面不斷橫掃,拒絕渡邊逼近,渡邊的拳頭又上來了,這次卻是擊了後腦。
勁樹的腦袋裡就像爆發了一枚核子彈,他在奇光閃亮之中失去了知覺……
當勁樹醒過來時,頭仍痛極了,他呻吟一聲,睜開眼睛,首先看見的就是渡邊的臉。
渡邊正在對他微笑。
「我在哪兒?」勁樹茫然地問。
「你自己的屋子裡。」渡邊說:「我把你帶回來了。」
勁樹坐起來,便馬上抱著頭,呻吟起來。
「我的頭,頭就要炸開了!」
一個女孩子走過來,遞給他一條熱毛巾,勁樹把那熱毛巾接過,鋪在自己額上。
「除了頭痛之外他並沒有什麼大礙。」渡邊說:「由美,你去替他拿點藥來。」
那女孩子點點頭,離開了廳子,渡邊看著她的背影,一個剛剛發育的女孩子,看她的年紀不會超過十六歲,很美麗,很年輕,卻已經會用槍了。
渡邊當初闖進這花園來的時候,就是這女孩拿著槍在守衛著,他只好把她擊暈了。想不到這個女孩子會拿槍之外,也是那麼溫柔,懂得服侍男人。
「你真會揀人。」渡邊向門口指指。勁樹聳聳肩:「女孩子什麼時候都比男人聽話的!」
「我已經租了船。」渡邊說:「我們明天就可以起程了!」
「起程到哪裡去?」勁樹把臉上那條熱毛巾拿開了。
「到青湖去。」渡邊說:「那就是我殺死秋葉的地方。你要我證明,我就帶你去證明了!」
「明天一早?」勁樹皺眉。
「是的。」渡邊說:「這種事情要愈快解決就愈好的,可不是嗎?」
「需要什麼幫手嗎?」勁樹問。
渡邊搖頭:「我和你兩個人已經夠了。我們又不是要打仗,而且,就是去打仗,也不見得會吃虧的,我們兩個人可以抵一小隊軍隊了!」

第四章 鍾愛幼女 稚嫩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