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血拚    P 3

作者:血拚
頁數:3 / 64
類別:推理懸疑

 

  船沒走上風,而是靠近下風航行,一百米后動力機停止,聲音消失。在接近獵物剎那間,同貫端起槍。
槍是雙管的。獵物是一隻海豹,大約一噸多重。如果一槍結果它的話,一定得使用大口徑的雙管槍。在同貫持槍的同時,另外三個射手也各就各位。

在射程近一百米的海豹,正躺在那裡,用肉眼只能見到那麼一點點,但,同貫的槍瞄準了一點海豹的頭部,只見火光一閃,雪白的島上「啪」的一下濺灑著鮮紅的血,獵物被擊斃。
標的海域名稱,是由俄語的狩獵之海得來的,由於魚多,於是就聚集了大量的海豹、海驢這類海獸。爲了捕捉這些,從前英囯人和美國人等世界皮毛商的狩獵船經常在這裡鬧事。
當天下午,狩獵船的工作進展順利。一個冰島上就有五六頭,多時有十頭海豹。它們大都時常呆在一起,當聽到槍聲便立即跑散。剩下捕殺逃散海豹的工作就由另外三人繼續射擊。射擊結束后,船靠近冰島,登陸的人將倒在地上的海豹用搭鉤拖過來。然後開動吊車將它們吊到前面的船艙里。
在這段時間裡,津山等人只是旁觀者而已。充其量攝影記者在雜誌上讓一點相片凹版來插進狩獵時的圖片罷了。同貫的一夥人真是好樣的。因為這一切就是他們世代相傳的職業。他們將這些海豹賣給遠道來的皮毛商,換回汽油錢、槍彈和人工費。
當天的獵物有三十九頭,全裝人船內。
趁吃飯的時間,津山討教同貫。原來,在下午那陣工作中,他一直在旁邊看他們射擊獵物,但總有一點不明白:「為什麼瞄準頭部?頭裡有骨頭,角度稍一偏差子彈就會滑飛吧。」
「瞄準心臟的蠢蛋、笨人。不損傷皮毛,一聲槍響還有動靜的話,能說是職業的嗎?瞄準頭部,特別是眼和耳的洞穴,細小的子彈就會鉆進去。心臟皮下脂肪肥,稍遠一點,射擊了但沒有真正的死去。裝死的獵物對我們來說不是太有些殘忍了嗎?」
有一隻獵物在動,這邊搖晃的船上,響起了一聲槍聲,子彈命中了它的耳穴。
真是令人恐懼的本事,津山思忖著。
第二天,天氣陰沉沉的。
船繼續北上,獵物也有增加。津山的工作在上午也有些進展。找到了理想的冰島,模特兒森尾美紀和攝影師上島,開始進行宣傳毛皮的商業攝影。
在浮冰群中,有巨大的冰島,如同北極的桌狀冰山。所見到的一個大島與其它的不同,緩慢地浮動著。在雪白的冰島鋪上又寬又紅的地毯。在鮮紅色的地毯上一個裸女輕鬆地站立著,緊接著在裸露的部位套上水豹上衣。
隨即響起啪啪的快門聲音。數名攝影師在拍攝冰島上的裸體模特兒時,津山戴上登山夾克的兜帽,利落地給予指示。
拍攝完后,狩獵船繼續前進。其後只等第一寶飾黑田的最後聯絡了。在津山等人之前,潛入北海道的第一寶飾黑田刺探了從根室出來捕魚的天祐丸漁船動向,然後用無線電同本船聯絡。

這時,到了聯絡時間了。
津山回到舷梯時,船長同貫遞出一張紙片。
「津山君,你的,是從紋別漁協無線室來的。」
是一張由通訊員譯出的紙片。
津山接過紙片,發電人是黑田。
津山很快往紙上掃了一眼。好像談的是考査船天祐丸的動靜,同核潛艇的接觸沒有變更。
「——天祐丸,按預定捕魚,在根室發現第一寶飾公司名字的汽車,不會錯。接觸是四月六日。目的地在前次聯絡的緯度、經度的桌狀冰山。速!」
四月六日,就是明天!
目的地是在還要花數小時的北方。
爲了準時趕到基地,今晚收拾掉北斗丸。明天早晨必須到達。
一小時後,津山的訊號將攝影師一個接一個地召集到舷梯周圍。
同貫一人在舷梯上。
現在干!津山下定了決心。
商談完畢,津山發出訊號。
七位攝影師各自就位。
日落之前,守在船首槍架的是菱剎、東鄉、野島三位射手,正用望遠鏡觀察獵物,步槍靠在一邊。河田和重竹小組的七位攝影師奪走步槍,其後用強硬的態度將他們帶到船艙里臨禁起來。
津山親自收拾駕駛室的同貫。
行動開始。
津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敏捷地將艙門口的雙管槍抓在左手上。
同貫沒注意,手扶著舵輪,看著前方,正欲將船靠近獵物棲息的小島上。小心翼翼地穿行於冰塊和冰塊之間,不要讓船頭撞上。
津山想繞到他的背後,沒必要像銀行強盜那樣採取粗暴的行動,而是將獵槍的槍口輕輕地抵在同貫的背後。
「船長,停機吧,請把手舉起來。」
同貫仍望著前方發問:「為什麼演戲?」
「同貫君,失禮啦。請老老實實地進船長室吧。這不是演戲。其他三人已由我的夥伴帶進船艙里。其實我們只想借用一兩天你的船和槍。」
「船!」
好不容易,同貫醒悟過來,瞪著眼珠:「這船是我的命根子請不要這麼霸道!」
「只是借,其實你拿二、三個月不狩獵也並不困難,我們會按規定給你巨額酬金。快,停機,走到船長室去。今晚由美麗的模特兒看護你!」
「女人!蠢豬!我對女人沒有興趣,想停機,你除非把我同貫幸平……」
還沒有讓他說完,津山將槍換過手,用槍托向同貫的腹部打去。他本想瞄準心窩,讓他昏過去,然後拖進船長室。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