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白話散文集粹    P 166


作者:作者群
頁數:166 / 319
類別:白話散文

 

白話散文集粹

作者:作者群
第166,共319。
現在又正是有着使人出汗的太陽,在太陽下有着颼颼的涼風的日了;又是逼近端午的日子了。現在市面上已經有了粽子,田野里長着菖蒲和野艾,酒店裡滿注着陳年的香酒,等待着慶祝端午的人們去添置雄黃。但是我的幼年消失了,也不見了陪伴和撫育我幼年的我外祖母!帶著昔年的光陰而存在着的,只有一串小絲粽子,這是我的白髮的外祖母在她生前的最後一個端午贈給我的。從外祖母死去的那年我就一直保留了這串小絲粽子,我知道在我的一生中是不會再有第二次同樣的贈與了。
看見小絲粽子,我便追憶起我的外祖母,追憶起我的童年,也追憶起童年時候的端午。
原載《女聲》第1卷第2期,1942615
仲夏夜之夢

關 露
當樹葉子由淺綠變成了深綠的顏色,在黃昏的急雨之後發着醉人的濃郁的香氣,蒼藍的天空上漂逝着被清風追逐的白雲,白雲剛逝去以後便閃耀出粒粒的繁星的時候,我便有一個感覺:這是仲夏夜了。
仲夏夜是一個美的而帶著夢一樣的神色的時期。在這樣一個像夢一樣的時期中,人們也容易想憶起夢一樣的事情。
那一年,在一個仲夏的日了,我和我的朋友青芝住在有名的吳淞海濱上的一個小房子裡。一個構造得極其簡單的,漁人的住宅。
我們到那裡來的目的是消夏,所以我們並不很注意房子的內觀,我們所需要的只是海水,海邊的太陽與樹林裡的樹葉子香與海水混合的空氣。
自從到那裡起,我們每天總花一大半的時間在海邊跟樹林裡,或是靠我們小房子不遠的海濱旅館裡。這旅館是當時吳淞的一個有名的現代化的小旅館,裡面精緻而舒適;有都市旅館的方便而沒有那樣嘈雜。那個旅館建築在海的對面,從窗子裏邊可以看見綠色的海水。住在這個旅館中的客人不多,大概只是幾個大學裡的教授跟剛返國的留學生。
因為普通旅客覺得這旅館租價太高,愛揮霍的客人又嫌它過于僻靜,不夠他們去作那些繁華的消遣。

在這個旅館的旅客中有一個我的朋友,他叫陳燦,一位大學教授,是從大海的南面來到上海旅行,而到這裡來消夏的。我們每天除開到海濱而外便來拜訪這位主人。
陳燦除開是一位大學教授而外,還是一位詩人,除此以外還是一位考古學家,一位有豐富的着作與詩的感情的少年。他是我的朋友,但是跟青芝方面,那是有着更佳妙的關係,這意思是說,他後來跟她演過了美妙但是悲劇的故事的。
在我們來到海濱不久的一天,陳燦接着廣東某大學的電報,催促他即刻回去,為著這原故他決定明早乘車返滬,去作海上的旅 行。於是我們決定大家在海邊上過一夜,不回去也不睡眠,作一個臨行的記念。
這天晚上,月亮的影子剛從海邊升起,星星還不曾爭鬥過落日的餘輝而顯現出來的時候,我們便到海濱去。
我們到海邊的時候,陳燦已經在那裡。他穿了雪白的白帆布上衣跟褲子,帶了一個大的藤籃子,籃子的顏色跟他的臉印在一起,更顯得他的臉色蒼白。「他是一位文弱的書生啊。」我自己這麼想著。
「你把行李都帶到海邊來了嗎?」青芝好像在譏笑他,指着他的藤籃子。
「你們打算餓着肚子過一夜麼?」陳燦也答覆了她一個譏諷的微笑。然後打開藤籃于,拿出一瓶汽水,又說:
「這就是我的行李啊!」
青芝顯示出了一個嫣紅的微笑,然後向我說,「我們多粗心啊,連一個水果也沒有帶來。」我沒有說什麼,心裡贊同了她的話。
這時明月已經上升,繁星在天空中眨着明亮的眼睛,像是在慶祝,同時又在諷刺着人們。
我們沒有另外選擇地方,就在剛纔坐下的那個海邊安定下來,鋪開每個人自己帶出來的一條絨氈,準備去過這個仲夏的晚上。
原來我們都預備了很多的話,要在今天晚上說。我們要談詩的問題,哲學的問題,還有戀愛的問題。我們預備要在這個整個夜裡把我們平時要談論的東西都作一個結論。但是當預備開始談論什麼的時候,因為頭緒太多,便無從開始了。
最後我們決定先討論戀愛問題。但是戀愛的問題太廣泛,夏夜卻太短促了;於是便決定由陳燦給我們講述一篇都德所作的,帶著一點戀愛情緒的《星星的故事》。這故事是寫一個牧童跟一個鄉下姑娘在星星的夜裡,坐了一的興趣,在他跟日光一樣的蒼白的臉上現了一陣微笑,故事便開始了。
故事說了一半,夜也過了一半了。我們覺得有些饑餓,便打開陳君的藤籃子,拿出汽水跟蛋糕,吃了一次午夜的茶點。這時天空青朗得像雨洗過的,星星跟都德的故事中所寫的一樣散髮着熱情的光芒。陳燦講到故事中的年青姑娘的時候,他自己的眼睛裡也閃着星星一樣的光輝。
在這時候,我看著青芝,她的臉上顯着微紅,睏倦的嘴角上帶著微笑,她的眼睛也發着異樣的光彩,在月光的引導下邊,他們兩個的明亮的眼睛接觸了。
這時我很想避開,我想他們兩個一定要說一些跟他們眼睛一樣的熱情的話。但是我終於沒有走,第一我覺着在那種場合裡我一人要求走開是一種粗魯跟不禮貌,其次,假設因為我的提議三個都分散了,那卻要拆散別人的美滿相遇了。
故事還不曾完結我就覺得非常疲乏,便躺在我自己的絨氈子上。這時月亮已經高升,夜風帶著腥鹹的味道從海面上襲來。海波呼出鋼琴鍵于似的聲音,遠遠的樹林裡送來襲人的香氣。疲乏使我便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