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蘇格拉底傳    P 3

作者:布老虎
頁數:3 / 56
類別:哲學家

 

那是5月間的一天,蘇格拉底將飲鴆就刑。當死神的腳步向蘇氏越來越逼近的時候,在囚禁着蘇氏的地方聚集了不少人,其中有他的摯友克里同,還有其他的朋友及他的學生。這時,克里同問蘇格拉底:「你還有沒有別的事情要作交待?如關於你的家人或其他別的事,我們都是願意儘力去做這些事的。」
蘇格拉底回答道:「沒有什麼事情。我只是希望你們能按照我往常所說的那樣去做,要好好照顧自己。你們若是能好好照顧自己,就等於是幫助我和我的子孫後代。要是你們不好好地照顧你們自己,不遵從我方纔及以往說過的道理,不管你們現在如何鄭重地答應我所要做的許多事,那都是沒有什麼用的。」

克里同說道:「我們一定要努力去做的,但我們該怎樣安葬你呢?”「按照你們所想的方式就可以了,只要你們心中真正感到我還存在着,並沒有離開你們,那麼你們就以你們所想的方式埋葬我吧。」蘇格拉底說完這句話後微微一笑,看著圍繞在他身旁的眾人,接着又說:“各位,克里同並不瞭解現在的這個我就是蘇格拉底,反而認為在不久後他看到的屍體才是我,所以才向我提出如何埋葬我的問題。在我飲鴆去世後,我要告訴你們,我去另一個國度了。有關這個問題,剛纔我們談論了許久。
這是因為一方面希望你們鎮定下來,另一方面,也是在安慰我自己。可是我們之間方纔的談話,好像克里同並沒有聽進去。我懇求你們向克里同擔保,向他作保證,我死後是不會留在這兒的,會去離這兒很遠的樂園。這樣一來,克里同的心情就能平靜下來。
那樣,在他看到我軀殼被埋葬或焚化時,他的悲慟或許要減少的,因為他不會感到那樣做不是對我的虐待;同時,在埋葬屍體時,他不至于說:『埋葬的是蘇格拉底。』克里同啊,你必須丟掉那些沒有實際意義的想法,以免傷害自己的心靈。你要鼓足勇氣說:『埋葬的只是蘇格拉底的軀體。』關於怎麼樣埋葬,就照你的意思,按照現行一般的民俗做就行了。」
蘇格拉底說完上面這些話後就站起來,然後走進另一間房子去沐浴。這時,克里同和其他人留在外面,沒有跟着進去。他將蘇格拉底向他們說過的事情提出來,大家互相間討論討論。對於這些,他們進行了回憶、反思,對於蘇氏以往的不幸遭遇,感到哀傷和嘆息。
在場所有的人都感覺到自己好像是一群沒有父親的孤兒,必須就要面對寂寞和現實的人生。

在蘇格拉底沐浴完畢以後,他的家人,包括三個兒子,其中大兒子 17歲,名叫蘭普羅克勒斯,另外的兩個都還很小,以及他的第二個妻子克珊狄波斯,來到他身邊。蘇氏當着克里同等人的面將他迫切希望的事向他的家人講了,作了交待。然後讓妻子和孩子先回去。隨即轉身到克里同等人處。
這個時候天漸漸黑起來了,蘇氏坐了下來,便不再多說話了。不一會兒,由 11人組成的刑吏隊的一名下屬走近蘇格拉底的身旁說道:「蘇格拉底啊,你跟別的囚犯真是很不同呀!在我接到命令要他們飲鴆就刑時,他們要不是耍賴就是咒罵我。而你對我從來沒有埋怨過。自從你被關在這裡以後,我已經瞭解你是這座牢裡所有犯人中最高尚、最溫和也是最偉大的人物,到現在我相信了這一點。
你是一位很明事理的人,你清楚,有關你的事,責任不在我,因此,對我也不生氣。想來你也明白,我要對你說些什麼,我就是要請你保重,也要請你對這無法改變的事,要以輕鬆平靜的心情忍耐下去。」
這人說完上面這些話以後,就淌着眼淚難過地離開了。
這時眾人沉默,蘇格拉底對正離去的那人的背影說道:「你也要保重,我會照你所說的話那樣去做的。」
然後,蘇氏向克里同及其他在場的人說道:「那個人跟我很親近,他一有空總是來和我說話。像他這樣的人現在已經不太容易找到了!我是由衷感激他。克里同,我們要照他所說的話去做。請你叫人把鴆,即毒藥拿來好嗎?要是還沒有準備好,就讓他們趕快準備吧。」
克里同回答道:「蘇格拉底,可是太陽仍然照耀在山頂上呢,還沒有落坡。其實我也知道,不少人接到就刑的通知後,總是要拖延一段時間才飲鴆,即毒藥。他們還要盡情吃一些美味,最後歡樂一番,然後才去死。所以,你用不着那麼急,時間還是有的呢。」
蘇格拉底回答道:「克里同啊,那些人就像你所說的那樣,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認為這樣做,對自己有好處。但是,我不像他們那樣也是有理由的,因為我覺得推延飲鴆,即服毒的時間,對我來說是沒有什麼用的。如果到了這時候,還什麼也放不下,只能增添些自我嘲諷而已。
因此,還是照我的吩咐去做吧,不要再堅持了。」
到了這個時候,克里同只好用目光暗示在旁等候吩咐的小童,那個小孩就走到外面去了。一會兒,這個孩子又走了回來,並且領着一個人進來。這個進來的人手裡捧着一隻杯子,裡面盛的就是鴆,即毒藥。於是,隨時都可飲鳩就刑了。
蘇格拉底對這個手裡捧着毒藥杯的人問道:「請你告訴我,我該怎樣做才行?”那個人說:「你喝下這杯毒藥以後,只要不停地在這裡走,如果感到兩腳逐漸沉重起來,而且越來越重,於是你就躺下來。這就表明毒藥已經生效了。」說完了這些話,此人就將盛着毒藥的杯子遞給蘇格拉底。蘇格拉底把杯子接了過來,臉色一點也沒有變,鎮定自若,跟平時的表現完全一樣。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