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蘇格拉底傳    P 5

作者:布老虎
頁數:5 / 56
類別:哲學家

 

有些時候,獻祭的船在海上遇到風暴,會延長返回的日期。但克里同已探悉到確切的信息,船已從提洛島返航。這樣算來,蘇格拉底只能再活一天了,下一天傍晚就將被處以死刑。
當克里同得悉獻祭的船很快就要從提洛島返回後,天還沒有亮就來到囚禁蘇格拉底的監獄。克里同給監獄的看守一些好處,看守就讓他進入蘇格拉底的囚室,然後在躺着的蘇格拉底身旁坐下。在蘇格拉底醒來後,克里同告訴他船當天就要到的消息,這就是說蘇格拉底就剩下最後一天了。可是,蘇格拉底並沒有感到意外,因為他在醒來之前做了一個夢。

在夢中有一位賢淑秀麗的女子對他說:「蘇格拉底啊!你將在第三天前往天堂般幸福富饒的弗塔雅。」
「弗塔雅」一語源於古希臘詩人荷馬的史詩《伊利昂紀》,原意是表示返回故鄉,在這裡暗示為「人生的歸宿」。克里同對這一點是瞭解的,因此在聽完蘇格拉底描述完他所經歷的夢後說道:“這個夢真有些奇特!可是,我最愛的蘇格拉底啊,請聽我說,趁現在還來得及,趕快逃出去遠走高飛吧!
要是你真的被處死,我不僅失去一位良友,而且還蒙上不白之冤。那些不瞭解你和我的人,會認為我把金錢看得比朋友還重要,不願意花錢把你救出來。
世間上最可恥與不義的事莫過于看重財富而輕友誼和朋友;世上的人必然不會相信我曾經儘力勸說你逃出去遠走高飛,但是你卻拒絶我。”
蘇格拉底聽了克里同說的這番話後說道:「親愛的克里同,我們何必去顧及某一些人的看法呢?只有那些賢者的看法才值得我們予以尊重。」

克里同接著說道:「你說的也對。但是,大夥的意見、社會的輿論,也是不能忽略的。就拿判你死罪這件事來說吧,就是最好例證了。那些受到眾人非議的人,不僅會出現小的誤會,也會蒙受很大的冤屈。」
蘇格拉底聽了克里同的這番話語後,頗不以為然,說道:「克里同啊,要是眾人的力量能釀成大患,我倒是樂意看到的;因為群眾能釀成大患,也就有能力做大善事,難道這不是很好的事情嗎?可是實際情況並不是這樣,群眾既不能使人成為賢者,也不能使人成為愚人,他們所做的事大多是偶然所造成的。」
克里同雖然無法反駁蘇格拉底的這個論點,但還是繼續對蘇格拉底說:「你用不着擔心我和其他的朋友,你若是能逃出去遠走高飛,別的我已經做好安排工作了。雖然我也許被告發,最多是破財,花點錢罷了。為了要救你,就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我現在苦苦哀求你,逃出去遠走高飛吧!」對自己逃出去牽涉着朋友們的安危,蘇格拉底確實考慮過。
但他所想到的遠非就這一點,他認為自己應按公理、正義而行,不能受外界輿論所左右。
但克里同仍然費了不少心思,動了很多腦筋,再費唇舌去說服蘇格拉底。克里同繼續說道:「其實,你用不着為我們擔心,監獄看守索要的數目並不大,告發你的人的要求也不太高,用不着花許多錢就能滿足他們。只要能把你救出去,花多少錢我是不在乎的,我相信我是有那份能力的。你要是不讓我多花錢,那些常來看望你的雅典以外的友人,也是很願意解囊相助的。
例如塞凡的希米亞斯,已經籌措了一大筆錢,目的是為了幫助你。另外還有柯美斯等人,也都籌措了一些錢。請你不要為錢財的事操心。至于逃走後的去處,那就更用不着擔心了,到處都有朋友歡迎你。
要是你願意去塞桑尼亞的話,那兒也有我認識的朋友,他們對你都十分仰慕、十分敬重,你在那裡一定會過得很愉快的!”克里同思索了一會兒又接著說道:“我不認為你所做的事是對的。你完全可以自己救自己,為什麼不自己救自己呢?你要犧牲自己去殉道,正好落入指控你的人所設的圈套。為了要把你除掉,他們處心積慮地設下陷阱,你不就成為他們的幫凶了嗎?人們會認為你根本不顧自己的孩子,你是應該養育他們的,但你卻扔下他們不管,對他們未來做什麼你也不作打算。以後,他們就像孤兒一樣了。
你要知道,如果不打算撫育子女,就不應該讓他們出生人世。你如今所要做的是舍難就易,勇敢者是不這樣做的!你曾公開宣稱,要將生命奉獻於追求道德涵養的境界,所以,你這樣做是不應該的。」
蘇格拉底在一旁靜靜地聽著,沒有說話,克里同又口若懸河地說起來了:「關於這件事的發展,有人會指責我和你的其他的朋友膽小、無能。本來,人們指控你的這件事,不通過法律途徑是可以解決的,但事情的變化完全出乎意料,你不僅被送上法庭的被告席,甚至被判了死刑。仔細想想這件事的變化過程,真有些令人哭笑不得。世人一定會認為我們辦事不力、膽小,本來我們完全可以救你,你也可以自救,但是這些機會都一一錯過了。
這些對你,對我們的名譽都不好,也是不幸的事。蘇格拉底啊,請你要好好想想呀!」克里同的表情十分憂鬱,也顯得無可奈何,突然間,他又若有所悟地說話了:「實際上現在根本沒有任何考慮的必要了,這是因為方法只有一個,就是今晚必須採取果敢的行動,如果動作不夠迅速,一切都會失敗的。蘇格拉底啊!請你照我的話做吧,不要再猶豫了!」蘇格拉底對克里同的一片赤誠十分感激,但他不願逃出去然後遠走高飛的初衷並未有所改變。蘇格拉底有自己的道德觀念,他認為逃出去遠走高飛的行為是不正當的。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