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蘇格拉底傳    P 11

作者:布老虎
頁數:11 / 56
類別:哲學家

 

3雅典的民主政治雅典執政官伯裡克勒斯在雅典執政期間,即從公元前 461—公元前 429年間,是雅典歷史上最繁榮、最富強的時期,也是雅典民主政治發展到巔峰的時期。在此之前,先是梭倫的政治改革,然後經過克里斯梯尼斯到厄菲亞爾特,及至伯裡克勒斯,雅典的民主制度臻于完善,嗣後達到巔峰。在伯裡克勒斯執政期間,雅典的民主制度具有以下特點:1.鞏固發展前人的成就,使已經建立起來的民主制度更加完善,並使之成為正常運轉的國家機制。
2.擴大民主的基礎,採取切實可行的措施,使廣大的下層公民能參與政治活動。

執政官伯裡克勒斯十分重視提高所有雅典公民的素質,充分使他們的才能得以發揮,對學術與文化藝術的發展予以大力扶持,以便雅典成為「全希臘人的學校”,成為希臘世界的文化中心。伯裡克勒斯之所以如此運作,因為意識到,如果公民的素質差、舊觀念重,就容易被貴族首領所愚弄。所以,他不僅有上述的舉措讓更多的公民參與政治活動,而且大力興辦雅典的文化事業,實行觀劇津貼,並促使外邦人到雅典辦學和傳授知識,為此他還創造了不少條件,而且還有保障。當時的學者名流如阿那克薩戈拉斯、德謨克里忒斯、普羅泰戈拉斯等哲學家和悲劇、喜劇家索福克勒斯、歐裡庇得斯、阿里斯托芬等在雅典的文化領域中都十分活躍。
於是雅典人的文化水平得到迅速提高,為此雅典在政治、經濟、科學及文化諸方面,都成為希臘世界的中心。對此,柏拉圖在其《申辯篇》中有過敘述:“……雅典屬於最偉大的城邦,是以智慧和強盛聞名于世的。」
伯裡克勒斯這位雅典的執政官、思想家與政治家的歷史功績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一是既推行帝國的經濟政策,又將雅典的政治完善化;二是他體現了這一時期的潮流,對公民的精神生活及人的培養予以了最大的關心,而且採取了有力的舉措。
伯裡克勒斯在軍事上,不僅指揮作戰沉着勇敢,在內政上,也卓有見地。

現以他的一篇演說為例。大家推舉他在國葬典禮中致辭,當時他已60歲,而蘇格拉底那時才36歲。在致辭中,伯裡克勒斯首先感謝列祖列宗,其次讚美創造雅典的神,然後再談到雅典人如何追求理想,以及在政治上的理想領導人物應該具備何種條件。蘇格拉底所認同的法治及自由則是本於伯裡克勒斯的政治精神的,伯裡克勒斯說道:“我們的政體並非學自他國的制度,更非追隨他人的理想,而是要讓別人以我們為楷模,效法我們。
民主政治非為少數人所獨占,而是為多數人所共有。在我國,依法律的規定,任何人都有平等的發言權,但是,若其一個人的才能超出眾人之上,那麼,我們則必須超越一般人所謂平等觀念,而要特別任用他,給予他很高的地位。假若有某一個人能為國家做事,雖然他出身貧寒,也不能因此阻塞他的仕途。
「不要害怕別人用懷疑或怨恨的眼光看你自己,只要你的生活並沒有侵犯他人或妨害他人,那麼,你天天都能自由自在地生活,否則只有用法律來約束。因此,要喚醒眾人知廉恥之心,雖然是一種『不成文法的規定』,但大家仍必須遵守。」
以自由的理念為基礎是貫穿在雅典的民主政治中的。但自由並非是按次序的,而且是有法律為其保障的,所以要享受自由就必須守法。在當時,雅典的民主主義雖是反映民眾的意志,但也是富裕階級的政治。這一政治有其特色,就是由民眾來選擇政治領袖,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擁有政權,這是一種限制。
但是伯裡克勒斯所談的民主政治,即雅典民主主義的理念,即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蘇格拉底就是在伯裡克勒斯所倡導的民主政治的環境中成長的,因此他對克里同向他提出的逃走計劃不予贊同。這是因為蘇格拉底認同伯裡克勒斯所倡導的民主主義理念。所以他沒有聽從克里同的勸說逃走,而甘願飲鴆就刑,在色諾芬的《回憶蘇格拉底》中記述了蘇格拉底有關王道及假民主主義的看法。蘇氏認為王道是用國法來治理,使人人順從;假的民主政治是不順從民眾的意見,是一種沒有法治的獨裁政治;貴族政體是依照傳統選出執政者;富者的政體是依照財產額來授官;民主政體是從所有人中選出賢能者委以重任。
柏拉圖在《克里同》中論述過。雅典的審判官曾就此告訴蘇格拉底:“蘇格拉底啊!現在你心中打算要做的事,是不正當的,我們生你、養你、教育你,又把好的分給你,是希望你成為我們理想中的雅典人,更何況你曾對雅典發過誓。現在你已經成人,已經瞭解國家的情況,及我們的法律,如果我們的處理、我們的判決,不能使你感到滿意,那麼,你可以帶走你的財產,到你所願意去的地方去。其他的人若是有這種想法,也可投奔到其他殖民地或別的國家去,我們是決不妨礙和禁止的;要是你們沒有離去,仍留在我們這裡,即在我們國家裡,就必須接受我們的判決,瞭解我們如何處理國政;也就是願意遵守我們的法律,接受我們的約束,否則等於犯了以下三重罪;1.我賜給你們一切,但你們沒盡到義務,也沒有服從我的命令。
2.不順從生你、養你、教育你的雅典。
3.你願意順從我們,但未能切實做到。如果說我們有什麼錯誤的話,你應立即提出改革的建議及具體措施,以便使法律知道其錯誤;而這兩者之間,你卻不做任何選擇。”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