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林肯傳    P 6


作者:布老虎
頁數:6 / 76
類別:傳記

 

林肯傳

作者:布老虎
第6,共76。
1830年夏,有次亞伯去迪凱特有事,見一家商店門前有兩位州議員候選人在發表競選演說,他懷着好奇心走上前去,提出了疏濬散加芒河道以利舟楫航行的主張。歷史學家認為,這是林肯在伊利諾州發表的首次政治性演說,是他從繁重而單調的農活中走出來,邁向美利堅政治大舞台的初次嘗試。早先,他雖說也曾獨對著森森林木、排排樹樁和簇簇玉米發表過數不清的演說,但這一次卻不同,他面對的卻是密密匝匝的人群、擾擾視聽和甜甜笑貌,氣氛和效果也迥然有異啊,他感到了一種說不出的喜悅。
這年的秋季,林肯一家有不少人罹患瘧疾,臥病在床,輾轉呻吟。
年底,散加芒河畔又出現了一場特大的暴風雪,白雪皚皚,摧毀了莊稼和飼料。在連續幾周的零下十幾度嚴寒中,牲畜紛紛倒斃,不少人餓死凍死,遺屍處處。春天又姍姍來遲,多數人家遭災蒙難,一籌莫展。
大地解凍,道路可行之後,林肯一家又轉徙到柯爾斯縣,離迪凱特百里開外。

這時,已到法定成年的亞伯拉罕·林肯決計離開家庭,不再跟全家人東搬西遷了。
第二章
節在闖蕩中不斷成長1從紐薩勒姆村起步18312月,亞伯拉罕·林肯終於離開了父親和繼母,隻身獨闖天涯。
這年春,他同堂舅約翰·漢克斯第二次前往新奧爾良。也正是這一次,他的心裡種下了對奴隷制的仇恨。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有個商人名叫丹頓·奧法特,他跟約翰·漢克斯簽訂了一份合同:漢克斯將經由水路運送一批貨物去新奧爾良出售,順便帶上22歲的亞伯拉罕·林肯和他的同齡異母兄弟約翰·約翰斯頓一道前往。
合同簽訂後,他們仨便忙着購貨、裝船,沿散加芒河順流而下,朝新奧爾良進發。
二度登上新奧爾良的碼頭,眼前的景物與三年前首次光臨時所見似乎相差無幾。這個渾身煥發出青春活力的拓荒青年,面對大都市的花花世界好像無動于衷,惟一使樸實壯漢驚心動魄的,是那撲入眼帘的眾多奴隷販子的廣告,其中的一則寫道:「願出高價購買各種黑人,並即付現金;也可以代客銷售,收取佣金。備有專存黑人的圈欄和囚籠。”賣方廣告註明:「出售1018歲小妞數名,24歲的青年婦女一名,25歲的能幹女人一名,外帶三個壯實小孩。」買方廣告則几乎千篇一律:“購買1825歲身體結實的黑人25名,男女均可,肯出高價,現金。」
約翰·漢克斯後來回憶起當時的情景,說道:「當時我們看見黑人都被鐵鏈鎖住,挨皮鞭抽打,備受折磨,於心不忍,林肯更是坐立不安。他激動得一言不發,內心極其痛苦,臉色也十分難看,目光獃滯,彷彿在思索什麼。我敢說,正是這次航行才形成了他對奴隷制的看法。實際情況也的確是這樣,因為我常聽他說,18315月所看到的一切刺痛了他的心。」
約莫一個月後,林肯和約翰斯頓乘輪船北返。按照合同規定,林肯將從聖路易斯循陸路徒步去伊利諾州的一個小小的邊區村莊紐薩勒姆。商人丹頓·奧法特將在那裡開設商店和磨房,聘請林肯當店員,月薪15美元,包吃包住。
18317月下旬,林肯來到了這個邊區村。村子不大,只有25戶人家,居民 100來人,開設了幾個小鋪子,幾名工匠,附近還設有一名法①官和兩個警察。「紐薩勒姆」村前的牌子上標明 NEW,因為它是 182910月由約翰·卡姆倫開始創建才兩年的新村。林肯初來乍到,就在卡姆倫家吃住,因而對新村的創業史瞭如指掌。
不久,奧法特也來到了紐薩勒姆村。他用 10美元買進了一塊土地,又和林肯一起動手在這塊土地上蓋起了一棟圓木小房。小房的前廳開店,房後住人。奧法特的貨物運到後,林肯便將它們在貨架上一一碼好或堆置屋子的一角。
林肯忠於職守,對顧客也誠信無欺,受到村民的普遍讚揚。
① 英語中的new,是「新」的含義。
一次,有名婦女買布多付了幾美分。為了退還幾分錢,林肯硬是跑了足足六英里路,才趕上了那位女顧客,對方感動不已。又一次,林肯發現自己給另一名女顧客少稱了四盎司茶葉,為此他也跑了好幾英里路去給她補上。
在當店員和業餘時間裡,林肯接觸到了形形色色的顧客,他們分別代表着各階層人民的心理和需求。這是他進入社會的開始——接觸各種類型人物,探索並研究他們的內心活動。
183181日,林肯平生第一次參加投票,選舉國會議員。他當②時的觀點異常鮮明:擁護輝格黨 人,反對現任國會議員約瑟夫·鄧肯,就因為鄧肯是屬於美國第七任民主黨總統安德魯·傑克遜18291837一派的。
這一天投票日,林肯簡直如過節一般,他把大部分時間都花費在投票箱附近,跟投票人愉快聊天,廣交朋友,講述故事。他以驚人的記憶力記住了紐薩勒姆村四周的几乎所有人的姓名和他們的音容笑貌。
林肯對與自己觀點相同或相近的人,大有惺惺相惜之感。有個醫生叫約翰·艾倫,跟林肯几乎同時來到紐薩勒姆村落戶。他為人謙和,醫術精良,跟人辯論時絲毫不隱瞞自己對奴隷制的憎恨,是個典型的北方佬。林肯對他就很感興趣,倆人常常談得很投合。
對於為非作歹的惡棍和橫行鄉裡的壞蛋,林肯也敢於跟他們鬥。他憑着自己魁梧的身軀,長期墾荒煉出的膂力和嫉惡如仇的本性,常常輕而易舉地制服當地的凶頑,威震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