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林肯傳    P 8


作者:布老虎
頁數:8 / 76
類別:傳記

 

林肯傳

作者:布老虎
第8,共76。
恰好這時商人羅恩·赫恩登跟威廉·貝里合夥開了一爿商店,林肯便把赫恩登的股份買了下來,寫了張借條權當現金,這樣,貝里和林肯便購進了一批雜貨。由於經營乏術,小店幾個月後就倒閉了。事實證明,他經商的能耐遠不如他講故事的本領強。貝里心灰意懶,林肯成天則沉溺于書本和陶醉于幻想中。
他從此欠下了一屁股的債,用了整整17年的時間才算還清。不過,這一時期也不是毫無所獲,林肯在斯普林菲爾德拍賣市場上總算買到了第一本屬於他的法學書——英國法學家威廉·爾萊克斯通17231780寫的《大英法律述評》,他便津津有味地讀將起來,以求另辟蹊徑,有所進取。
18333月,貝里領到了一張新執照,又夥同林肯開起了一家零售酒店。林肯對小本經營本就不感興趣,如今要用烈性酒去兜攬生意,戕害別人身體,就更使他於心不安了。不久,林肯便把自己的那一股份全部轉讓給了貝里。
183357日,林肯被委任為紐薩勒姆村的郵遞員,他的年薪為50美元,從郵務所的收入中提成。這一工作一直延續到了1836年。

每週一次的收發郵件工作並不很累,更重要的是,在分發報紙之前,林肯可以先睹為快,這樣,他就讀到了許多此前難以問津的內容,還增強了從讀報中觀察政治動向和鑽研問題的習慣,知識由是日積月累。有份《國會環球報》,登載了美國國會議員們的大篇演說全文。他讀着讀着,不由大開了眼界。
那時候,要找個零活幹是極不容易的。為了謀生,林肯對任何重活累活一概來者不拒。他做過拓荒伐木人,劈過柵欄木條,給磨坊打過短工,在農場幹過活,在商店當過幫手。工作之餘,他就孜孜不倦地攻讀了一些大部頭著作,如沃爾內的《帝國的覆滅》,吉本的《羅馬帝國的衰亡史》、潘恩的哲學名著《理性時代》等。
這期間的惟一煩心事是債台高築,他欠下了許多人的債務,尤其是老搭檔威廉·貝里于18351月猝死,身後沒有留下任何遺產,而且倆人的債務全都落到了林肯一人身上,金額多達1100美元。這的確使他痛苦不堪,焦慮難安。

1833年秋,林肯應散加芒縣測量員之邀,同意當他的測量助手。這是個技術性高、責任心強的工作,不容有絲毫的差池、馬虎。為了稱職,林肯特意買了指南針和測規,研讀了一些測量學專著,工作中虛心討教,兢兢業業,全力以赴,一絲不苟,工作成效較為顯著,總算有了可以餬口的工作了。
林肯自然不滿足於既有成就,他要求的是測量工作能精益求精。對於一個從未受過正規教育的他來說,要啃下大部頭測量學專著,絶不是一件輕鬆事兒。這時他那頑強剛毅和無堅不摧的性格幫了大忙。他在研讀吉布森的《測量的理論與實踐》和斐林特的《論幾何、三角和矩形測量》兩本書時,几乎達到了廢寢忘食的入迷程度,硬是不畏艱難、夜以繼日地苦讀冥思,在紐薩勒姆學校教師格雷厄姆的幫助下,經過六個星期的刻苦鑽研,林肯終於讀通了這兩部專著,掌握了書中的要旨。
因而他也就以其測量工作中的準確無誤和認真細緻而譽滿全村了。不少人還登門求請,幫助解決有關地界糾紛。
技術上的長進,鄰里間的信任,更使得林肯在工作中自強不息,殫心竭智。一次,他在設計彼得斯堡的一條街道時,竟然打起了一個大彎,違反了街道筆直的原理。眾人大惑不解,紛紛質問林肯,林肯無奈,只得作了一番解釋。原來,把街道打直,就勢必把寡婦傑邁瑪·埃爾摩爾家的房子划進街心,從而一舉拆毀、而她拖兒帶女,只有一個小小的農場。
樂於助人,也是林肯的生活習性。一個寒冬的早晨,有個年輕人用兩塊破布裹着一雙光腳板,在雪地上劈一大堆木料。林肯不由詫異,待問明對方叫亞勃·特倫德,劈柴是為了賺點錢買雙鞋子時,他要這個年輕人去他的店裡暖腳,自己卻留了下來。一袋煙工夫,林肯回到店裡,把斧子還給特倫德,說木柴已經劈好,他可以去領錢買鞋了。
2伊利諾州的年輕眾議員1834年,又到了美國中期選舉的時候。散加芒縣民主黨領導人、治安法官鮑林·格林向好友林肯表示,他和他的民主黨同事將全力支持林肯競選州議員。在當年419日的《散加芒報》上,就赫然刊登着州議員候選人之一林肯的名字。這一年,作為美國民主黨的反對黨的輝格黨成立。
林肯不僅參加了輝格黨,而且成了當地輝格黨中一位公認的少壯派。他還得到斯普林菲爾德的律師、縣輝格黨領導人約翰·托德·斯圖①爾特 的支持。所以說,林肯這次參加州議會選舉,與兩年前的孤軍奮戰已大不相同。他獲得了兩黨領導人的支持,再加上測量土地和投遞郵件兩份工作,林肯已成為當地婦孺皆知的名人。
183484日,第九屆州議會議員的投票選舉揭曉:在 13名散加芒縣候選人中,林肯名列第二,25歲的林肯當選為年輕的州議員。當選以後,林肯借了 200美元,購置了一套新服裝,準備出席州府會議時穿戴。此外,他繼續主管紐薩勒姆村郵務所,間或幹點測量工作。
為了躋身仕途,林肯加強了與一些政界朋友的交往,特別是密切了與當地輝格黨領導人斯圖爾特的關係。
早在「黑鷹戰爭」時期,斯圖爾特曾任自衛隊的少校營長,林肯則當過該營下轄的連長,倆人早就有交往。斯圖爾特為人精明,語言不多卻出語不凡。他當過兩年州議員,又是一名現職律師,對林肯的影響很大。林肯一直從他那裡借閲法學書刊苦讀鑽研。